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875章 强敌在侧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此时,银澄的攻势终是凝成,狂暴的妖焰之雨洒落,直接洞穿了白泽宗强者们的护体真罡,将他们烧得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原本,白泽宗秘传的功法,乃是以至柔为主,其中蕴着水属性的特质,并且,功法的品阶极高,由此修成的真罡,与妖族圣火是互相克制。

    若是想分出高下,自是看哪一方的修为更高,其对比结果不言而喻,银澄的妖火乃是双色圣火,除非是皇主境的白泽宗强者亲至,否则如何能够压服于她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……”那女子惨呼,连声哀求。

    秦墨却是充耳不闻,他对于这群白泽宗强者毫无留情之念,若是彼此的情况颠倒过来,己方不敌这群家伙,其下场只会更为凄惨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也没有动手的意思,而是目光越过这群家伙,看向远处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样的作态,瞧得一众白泽宗强者们差点吐血,这是对他们彻头彻尾的轻视,实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咯吱咯吱……”水色长袍青年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若是可能,他恨不得冲出,与这少年同归于尽,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忘了,之前对待秦墨时,他就是这样的作态,并且更加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萧雪晨秀眉微颦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很了解秦墨,自是清楚,这少年不会以这种作态,来打击敌人。

    秦墨不答,却是目光一凝,猛地出手,双拳连轰,血气之力澎湃,拳头绽放光辉,如同两轮血月腾空,以狂暴之势,朝着那个方向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一霎那,拳势横空,形成可怕的拳域,封锁了那个地方,狂暴的拳劲肆虐,将那里的山石都震得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如春雷般的巨响炸开,即使距离很远,依然冲击得一众白泽宗强者们东倒西歪。这群强者脸色苍白,不明白这少年为何这样出手,难道其高绝的实力有缺陷,其神智有些不清楚?

    这样的猜测,能让一众白泽宗强者们心中稍稍有点安慰,至少这少年的超凡战力,并非是依靠天赋修炼而来的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一道身影冲起,如鬼魅一样若隐若现,在狂暴的拳劲中穿梭,竟是将这样狂暴的攻势一一闪开。

    “咦!你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一个惊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吼!是这个混蛋!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原本就杀意毕现的银澄,则是彻底狂暴了,它立刻就分辨出来,这是蓝袍青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么?”

    秦墨神情平静,眼中却是跳动杀意,他已是从狐狸的反应中明白,就是此人下手,差点截杀了狐狸、胡三爷。

    双臂挥动,秦墨连连挥拳,将【祭体祷文】催动到极致,其拳势如怒海狂澜,如同一张天网,彻底笼罩了那片区域,要封死蓝袍青年的所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蓝袍青年冷哼,其速度再次提升,竟是以身化刃,不断斩向滔天拳势,将一股股拳势斩断。

    “【断狱天鬼步】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秦墨有些惊异,果然如银澄所说,这蓝袍青年战力很强大,有些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相比在【聚宝斋】古地中遇到的陈家那名子弟,蓝袍青年在这种诡异身法上的造诣,明显要高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秦墨目光一闪,眼眸中剑芒闪烁,而后激射而出,化为一条剑龙,直卷向蓝袍青年,要将之镇锁。

    对于【断狱天鬼步】,秦墨很感兴趣,他有种预感,若是能够得到其中的奥义,说不定能进一步完善【虚波流光】。

    人族的护族大术【分身术】,将之推演出来,一直是秦墨努力的目标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剑气如龙,欲破苍穹!

    这样一条剑龙横空,使得一众白泽宗强者们骇然惊呼,都是面无人色。怎么也想不到,这少年在剑道上的造诣,竟是达到如此高绝的地步。

    水色长袍青年的脸色,则是彻底的惨白,呈现一种绝望的灰败。他的自信心遭到毁灭的打击,知晓即便此次逃出生天,也再难有机会,向秦墨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这少年的实力之高,已是远远超过同辈,可以与宗门的巨擎一较高下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蓝袍青年倒飞出去,他也是察觉到危机,本来隐匿在暗处,想要对银澄进行绝杀。却是想不到,竟被秦墨发现了藏身之处,并且,这少年的战力之高,也是恐怖到极点,乃是难以想象的大敌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蓝袍青年将身法催动到极致,以身化刃,拼着遭到漫天拳势围攻,终是斩开一个缺口,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!小子,异宝出世在即,这一次我不与你计较。待到【阴诡骨塔】之中,再与你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样的话语,那道身影一闪而没,撕裂虚空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想这么就走?哪里有这么便宜。”

    秦墨沉声喝道,脚下麒麟阵纹浮现,身形已是飘起,准备直追过去。

    【断狱天鬼步】固然堪称世间极速,但是,秦墨对于【虚波流光】的速度也很自信,再加之他的神魂无比强大,六识堪称变态,足以吊住蓝袍青年的行踪。

    不过,正待秦墨欲追去时,他眉头皱起,停了下来,看向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,有一团鬼雾若隐若现,宛如轻烟,融入山峰的水雾中,难以察觉其具体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那个鬼族的强者也潜藏在一侧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有些头疼,无论是蓝袍青年,还是这鬼族强者,都是以速度,诡杀见长,若是他前去追击蓝袍青年,则是很担心萧雪晨、银澄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就如这家伙所言,到了【阴诡骨塔】中,再将他击杀。”秦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此时,银澄仰天长啸,漫天妖焰汇聚,化为一顶妖焰熔炉盖压下来,将一众白泽宗强者悉数笼罩其中,全部焚烧殆尽,除去这些家伙身上的宝物,却是连一丝残渣也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呢?你小子就这么放他走了?”

    解决了一众白泽宗强者,银澄却发现蓝袍青年已是远遁,顿时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秦墨看向这狐狸,示意其稍安勿躁,并使了一个眼色。后者一愣,终是与秦墨极为默契,立时明白了什么,运转六识一扫,就是发现了那鬼族强者的一些踪迹,却是难以捕捉其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,又一个阴魂不散的家伙……”银澄眯着狐眼,心中充斥着杀意,却是怒火渐渐压抑下来。

    它清楚秦墨的顾虑,有这样两个诡异强者在侧,确是非常麻烦的事情,稍有不慎,就可能被偷袭得手。

    此时,不远处的山路上,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,身形枯高,皮肤如老树皮一样枯槁,穿着黑色衣袍,伫立在那里,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,正是红城黑市上所遇的黑衣老者。

    秦墨等都是一惊,没想到会在这里,遇见这位神秘的黑衣老者,后者似是站在那里许久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但是,直至此刻,秦墨一行才是发现黑衣老者的存在,显然是后者刻意散发一丝气息,让他们感应到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刚一开口,黑衣老者则是摆手,而后抬手,朝着一个方向点出一指,一道乌墨之光飞出,如同黑夜中的飞虹,快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同时,有着庞大的威压笼罩了那里,将那片空间彻底禁锢,随着那道乌墨之光射至,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一团鬼雾飘起,在虚空中不断蔓延,朝着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“鬼族的这些魍魉,是没长记性么?进了白泽湖的水域,也敢躲在一旁窥视,你们的那些鬼祖们是这么教的么?”黑衣老者冷哼,言语中充斥着无法形容的压迫。

    这一幕,使得秦墨等都是瞪大眼睛,虽是知道黑衣老者深不可测,但是,直至其真正出手的一刻,还是为其手段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那鬼族强者的身法之诡,几乎是无迹可寻,却是难逃黑衣老者的一指,这是修为上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秦墨也是明白,黑衣老者的修为之高,恐怕比之晁破霄只强不弱,却是隐匿在白泽湖中,外界罕有人知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在古幽大陆上,隐匿的盖代强者绝不在少数,许多古老的存在怕是都在遁世不出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