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899章 宰肥羊
    这道剑芒凝实之时,在对峙的两拨人之间,虚空裂开了一道痕迹,竟是被这道剑意生生斩开。

    这小子真正擅长的是剑技!?

    一群白泽宗强者面色狂变,韩护法则是忆起,他曾听炼护法提及,这少年乃是不世出的剑道奇才,其最强的杀手锏乃是剑技。

    皇主境的剑客!?

    白泽宗众强者背脊有些发寒,修为至皇主境的剑手太危险了,这样的剑手在同阶中本就难寻敌手,更何况,这少年不依靠剑技,已是皇主境初期近乎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墨小友,请莫要如此,之前是有误会。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本宗之前的阻截行为,乃是宗门内出了大变故,所以,才会出现那样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碧绿软甲老妪露出笑容,很是亲和,将白泽宗古阵即将崩溃的情况,一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过,这老妪却是捏造了许多谎言,说古阵即将崩溃,乃是在秦墨一行来此之前,所以,才使得宗门如临大敌,出现了之前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哦。是么?”秦墨神情淡淡,不置可否,依然是一副要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状,在场白泽宗强者们都是大急,留又未必留得住这帮爷,但是,若让秦墨一行真的走了,则修复古阵的最后希望也没了,他们必定会遭到宗主、赵岛主的严惩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那些古阵崩溃,【轮回池】会遭到极大的损坏,白泽宗的实力将会遭到严重打击,这是白泽宗强者都不能承受的损失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淡金半岛上空,两道身影飞掠而起,朝着这边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秦墨,请留步!”

    “墨小子,你别走!”

    两道悦耳声音交替响起,正是白仙子、炼护法飞速赶至,拦在秦墨一行面前。

    “墨小子,这番是我对不住你。”炼护法开口,也不隐瞒,将信函之事说出,乃是她以白仙子名义代写,其目的就是想修复白泽宗的古阵。

    “秦墨,之前我在闭关,并不知晓这些事情。你没有受伤吧……”

    白仙子一袭雪白衣裙,有着出尘之姿,美眸有着浓浓愧疚,注视着秦墨,转而看到其身旁的萧雪晨,她容颜微微一变,轻咬红唇,却是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萧雪晨也正看向白仙子,两女眸光在半空中交汇,立时有种异样的气氛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白仙子么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秦墨的红颜知己。”

    两女心中,同时掠过相似的念头,皆是面带微笑,颔首致意,却是怎么都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。

    注意到两女之间的异常,秦墨有些挠头,暗中自嘲,明明自己也没做亏心事,为何会有束手手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干咳一声,秦墨站了出来,为两女互相引荐。

    两女微笑点头,却是眸光中相互审视,都是不得不承认,对方在各方面,都是不逊色自己。这让白仙子芳心有些不是滋味,一直以来,她都知晓秦墨有一位红颜知己,也听闻萧雪晨的一些事情,却是始终觉得,自己能胜过一筹。

    此刻,白仙子则是明白,萧雪晨不仅比她毫不逊色,甚至在某些方面,比她还要胜过一线。毕竟,一方天宗的资源,比之巨无霸势力还是要逊色不少,况且,萧雪晨自小也并未是被当做战天城的核心天才来培养的。

    这样古怪的气氛,立时被周围众强者察觉到,一瞬间,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一群白泽宗大高手们都是松了口气,皆是暗道,果然自古美人关难过,这少年惊才绝艳,却还是在白仙子面前放低了些姿态。

    “墨小子,这一次是我白泽宗的错,宗主已经交代下来,只要能修复古阵,宗门宝库的宝物你们可以任选。”

    炼护法这般说道,抛出了白泽宗愿意开的价码,竟是除了宗门的镇宗神器,镇宗绝学之外,允许秦墨一行各自挑选一件至宝。

    闻言,秦墨一行都是震动,没料到白泽宗会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随即,一行同伴则是暗中传音讨论,都是看出古阵崩溃引起的乱子,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,白泽宗看起来难以承受,不如趁此机会再狠狠敲白泽宗一笔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本大爷看那三个家伙不爽,让他们跪地请罪,自断命根子,本大爷就考虑饶他们一命。”高矮子传音,在其余同伴耳边嚷嚷。

    这矬子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!?

    秦墨一行暗骂不已,萧雪晨更是有着薄怒,恼怒这矬子说话太粗鄙了,况且,高矮子的想法也太不切实际了。

    “丫·的,白泽宗最好的东西不就是【轮回水晶】么?都已经被咱们包圆了,其他的宝物本狐大人看不上!”银澄这般传音道,一幅财大气粗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妖狐阁下,谁会嫌好东西多呢?以一个巨无霸势力的底蕴,其宝库中肯定有令人心动的宝物的。”胡三爷则是两眼放光,对于白泽宗的宝物很垂涎。

    并且,这老家伙还告诉银澄,他调查过白泽宗的宝库,里面有妖族的许多失传宝物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消息,银澄立时动摇了,这狐狸本就是见宝眼开的主,自是不愿放过这样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主人,绝域巨无霸势力中,以白泽宗的宝库最大,其中有许多奇珍宝料,能够用以重铸您的佩剑。尚未达到圣级中阶的佩剑,不足以发挥剑魂的最大威力。”圣灯器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【狂月地阙剑】一阵轻吟,它已是有些通灵,听懂了灯灵的话,也渴望进一步重铸。

    至于萧雪晨则是没有意见,她顺从秦墨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既是炼护法,白仙子出面,之前的事情可以暂且揭过,不过,贵宗的护宗古阵若是崩溃,会危及宗门的根基吧。仅是这样的酬劳,未免太小气了。怎么说白泽宗家大业大,我们每个一件宝物,也有些拿不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秦墨露出微笑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白泽宗众强者脸庞抽搐,有些人差点当场破口大骂,白泽宗宝库中任选宝物,这样的酬劳竟被说太小气,这少年简直贪婪的毫无人性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白泽宗宝库中的宝物,不乏一些稀世之宝,甚至有残缺的准大陆级神器,其价值难以估量,足以当作一方天宗的镇宗之宝。

    秦墨一行每人都能任选一件,这已是让白泽宗大大的出血了,竟还被说是小气。

    瞧着一群白泽宗强者如墨汁般的黑脸,银澄则是咧嘴一笑:“怎么?你们不愿意?本狐大人还不愿意呢,能否修复古阵,主要看本狐大人的手段,墨小子给出的条件已经很宽松了。若不是与炼护法,白仙子有旧,本狐大人现在就走,你们白泽宗是死是活,关本狐大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从万里迢迢之外,好意赶来白泽宗,助你们修复古阵。还被这样对待,你以为本狐大人是皮球吗?随你们揉捏,踢来踢去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一个个瞪着本狐大人干什么,若是心有愤懑,现在就划下道来,本狐大人都接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白泽宗强者们呼吸急促,有人暗中咬牙切齿,恨不得冲出来,将这狐狸的嘴巴撕烂。

    但是,众强者也是明白,这狐狸不是省油的灯,虽是武主境巅峰的修为,却精擅祖阵之技,足以抗衡皇主境初期的盖世强者。

    在场一群白泽宗强者中,恐怕有八成,都未必能胜过这狐狸。

    何况,这狐狸乃是奕铭风的弟子,尽传其阵道衣钵,修复崩溃的古阵还要靠这妖狐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你这小狐狸别说了,给本座一个面子,先进岛修复古阵吧。只要能够修复古阵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炼护法出来打圆场,瞪了这狐狸一眼。

    银澄撇了撇嘴,当初离开龙坑时,它受了炼护法不少指点,对于这位前辈还是很尊重的。

    “炼护法说得没错。两位既是奕大师的高足,先到宗门探查一下古阵的情况,若是能够修复,我白泽宗不会吝啬报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古阵的裂痕,困扰了历代的阵道大师,还是先看一下,或许,还要请奕大师出手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妪微笑开口,却是用上了激将法,也是存着一分轻视,觉得银澄未必能够修复即将崩溃的古阵,解除白泽宗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银澄冷笑两声,对于两个老妪的激将,并不放在心上。它愿意出手修复古阵,自是为了白泽宗宝库中的宝物,它已是在考虑,究竟该如何狮子大开口,索取更多的宝物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这狐狸的要求下,白仙子将【碧阙神轿】取出,秦墨一行进入其中,由金长老等抬着,朝着巨岛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入岛方式,金长老等人恨得牙痒痒,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了。

    一群身影飞掠而起,簇拥着中间的碧阙神轿,由三名皇主境强者抬轿,踏空疾驰,这样隆重的迎宾礼仪,着实是白泽宗有史以来最高规格的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