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901章 赌约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你知道这些古阵的阵枢?也清楚这些古阵的阵纹玄奥喽?”狐狸眯眼,慢条斯理反问。

    叶长老一滞,他若是知晓古阵的阵枢,弄得懂这些古阵纹的玄奥,还要求助外界干什么,自个儿就能修复古阵了。

    修复一门阵法,关键时知晓阵枢,通晓阵纹玄奥,由此进行修复则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可是,关于上古阵法,阵谱都没有多少存世,早已湮灭在时间长河中。没有阵谱的情况下,别说是阵枢所在,便是阵纹奥义也是难知其皮毛。

    秦墨冷眼旁观,皱眉不语,若非炼护法、白仙子,他已是拂袖而走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银澄却是不怒反笑,熟悉它的朋友都知道,这狐狸如此笑得时候,一般都没好事,它眯着狐眼,漫不经心道:“这位老前辈说得好有道理!不过,古阵的阵枢真的那么难找么?若是我等不小心,顺手一找,就找出来一座古阵的阵枢呢……”

    叶长老笑了,很轻蔑。

    白泽宗一群阵道师也笑了,这妖狐当是找泥巴呢,还顺手一找就找到。若是能顺手找到,这么长时间以来,白泽宗的师长们会找不到么?那岂不是一个个都是瞎子?

    叶长老哂笑:“若是找到一座古阵的阵枢,本长老就以一块圣级中阶阵盘相赠。”

    “白泽宗阵堂长老的话,可要算数哦。”银澄眯着眼,道。

    “本长老所言,绝不反悔,你们这两个小辈若能解除本宗危难,将阵堂的所有阵盘送你们又何妨?若是只会嘴巴逞能,就快点滚蛋!”叶长老喝斥道。

    银澄依然眯着眼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秦墨依然冷眼旁观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其余同伴则是嘴角微微抽搐,看着叶长老的眼神,就如同看一头蠢猪,还是一头老蠢猪。

    高矮子咧嘴,差点要当场笑出声,被胡三爷捂着嘴,愣是将笑声憋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白仙子脸色变幻,想要提醒一声,终是暗叹一声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“那开始吧。”银澄看向秦墨,寻找古阵的阵枢是这小子的拿手本事。

    地脉阵道师的体质,在这一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对于大阵的生死奇正布置,乃至于大阵的枢纽有着奇异的感应。

    秦墨看了看半空,眸中流转淡淡青辉,他并没有动用地脉阵道师的感知,而是启动圣灯的第一个能力——破妄之光。

    灯灵乃是吹嘘过,破妄之光不仅能破除虚妄,看透鬼魅魍魉的行迹,更能照出大阵的枢纽,洞悉禁制的要害。

    有此机会,正好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眸光所及,秦墨视野中的景象立时有了变化,那椭圆光幕泛起涟漪,如水波一样,一层层荡开,将正在崩溃的古阵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一个又一个光团呈现,那是无数阵纹汇聚之地,也是一座座古阵的阵枢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秦墨很是震撼,灯灵没有夸大,破妄之光确是强大,竟能隔着两件大陆级神器的禁制,尽数洞悉一座座古阵的阵枢。

    这样的能力,比之地脉阵道师的感知还要强大,难怪传说中有关人族圣灯的事迹,说圣灯能破除一切黑暗,说得应是破妄之光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一座古阵竟有九个阵枢,真是大手笔……”

    注意到一座座古阵的情况,秦墨惊愕之余,也将数处阵枢的位置,传音告知狐狸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!”银澄一惊,这速度超乎它的想象。

    它也没有深究,当即让两个老妪开放禁制一条裂痕,吹出一口妖焰,化为一团焰雾,钻入其中。

    透过那条裂痕,可以看到这团焰雾涌动,朝着古阵裂痕的一处卷去,而后弥漫开来,化为淡淡光幕,呈现出一副景象,乃是无数古老阵纹汇聚的光团。

    阵枢!?

    叶长老本来不屑的眼神,一下子变成了骇然,失声道:“真是古阵阵枢?!”

    白泽宗一群阵道师立时寂静,都是难以置信,猜测是不是看花眼了,那团焰雾笼罩之中,真是古阵的阵枢?

    “废话?难道还能是假的阵枢?”银澄斜眼,道。

    两个老妪、金长老等也是无比震惊,之前叶长老可是提及,【轮回池】周围的古阵重重交错,想要寻到一处阵枢太过困难,怎么现在被一下子找到了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长老看向银澄的目光,犹如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先拿一块圣级中阶阵盘来?你手上的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银澄看向叶长老手中的阵盘,知道那是好宝物,乃是圣级顶阶的阵盘,当即伸出爪子抓过去,却是扑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嗯?这头蠢猪阵道老头还想耍赖?!

    狐狸怒目,“你身为白泽宗长老,想要出尔反尔么?”

    叶长老捏着阵盘,道:“老夫说得是一件圣级中阶阵盘,并不是这块。况且,你这小妖狐真能修复古阵的裂痕么?单是能找到一处阵枢有何用?这里一座古阵的阵枢都超过七处,且环环相扣,就算找到一部分阵枢,也不能解救本宗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顿,叶长老打量银澄,又看了看秦墨,猜疑道:“你们是奕大师的弟子,应是持有某种阵道神器,才能找到古阵的阵枢吧?想要阵盘,至少也该展示一下,如何修复古阵漏洞,能够缓解本宗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这小狐狸,能够修复一道古阵裂痕,老夫的随身阵盘就输给你,又何妨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见银澄喷出一道妖焰,直射入椭圆光幕的裂隙中,在半空中不断变幻,凝成一道无比繁复的阵纹,填补在一道微小的古阵裂痕中。

    只见,阵阵光辉闪动,那道微小的古阵裂痕竟是消失了,如同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这——被修复了!?

    在场白泽宗强者们惊呆了,他们都是大高手,出身白泽宗这样的巨无霸势力,见识自是不凡,自是见过阵道师修补阵纹。

    天级以上的大阵,即使是阵道大宗师出手,修复的过程也很复杂,需要以顶级阵盘为导引,一点点修复其中的裂痕。

    如同银澄这般,喷出一口妖焰,就修复了古阵的一道裂痕,只有在修复地级以下的大阵时,才能够见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没有施展祖阵之技,就修复了古阵的裂痕!”叶长老浑身抖动,如同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身为白泽宗阵堂的长老,叶长老乃是实打实的阵道大宗师,本以为银澄若是凭借祖阵之技,或许能够修复古阵的裂痕,但是,也会非常吃力。

    可是,这小妖狐就吹了口气,一道古阵的裂痕就修复了,这让白泽宗一群阵道师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那口妖焰凝成的修复阵纹,在叶长老看来,如同是天书一样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银澄笑了笑,一贯毒舌的它没有讥讽什么,但是,它的眼神却让白泽宗众阵道师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狐狸的目光已是毫不掩饰,分明告诉白泽宗的阵道师们——你们就是一群猪!

    秦墨撇嘴,懒得搭理叶长老等人,即使阵道造诣不及银澄,换成他出手,也是能够轻而易举修复一道古阵裂痕的。

    修复这些古阵的大难题,乃是那些大的漏洞,这些微小的古阵裂痕,秦墨都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拿来吧,老家伙,你的那块阵盘,放在你手上,有些浪费了。”银澄再次伸爪,言语扎心。

    叶长老不甘,紧握阵盘,脸色苍白,这是跟随了他许久的随身阵盘,如此送出去,就如割肉一样心痛。

    “你们白泽宗如此言而无信,本狐大人如何敢相信,修复这些古阵后,你们的承诺是否兑现?”银澄眯着眼睛,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付一半报酬,不然不干活。”胡三爷补充,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一群白泽宗强者脸色很难看,心都在滴血,他们确是打了主意,事成之后,在宗门宝库中做一些手脚,取走所有的宗门重宝。

    现在,银澄、胡三爷的要求,则是措不及防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