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902章 先付定金
    “你这老头的随身阵盘,本狐大人也看不上,但是,阵堂一半的圣级中阶阵盘,一块也不能少。”银澄龇牙,威胁若不兑现,立刻就走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巨岛一端,一片碧光浩荡,直卷而至,一个鹤发女子踏着碧光落下,如海潮般的力量波动立时席卷而至,覆盖了这片区域的天空。

    在场白泽宗强者们齐齐行礼,高呼“宗主”,发自内心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泽宗主,好可怕!”

    “比那赵岛主似是还要强上几分,修为估计到了皇主后期巅峰?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皇主后期巅峰那么简单!白泽宗主还能发动【碧波罗天门】的全部威力,若无必要,不要与之正面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对【轮回水晶】志在必得,仅差一步就迈入主宰境,自会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秦墨一行暗中传音,对于鹤发女子很是警惕,白泽宗主比赵岛主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并且,之前窥听赵岛主的密谈,可以断定一点,白泽宗主绝不似表面上如此亲和,暗中城府极深,很是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儿的朋友们么?”白泽宗主看够来,目光柔和,却蕴着莫大压迫。

    “阵宗·秦墨,拜见宗主。”秦墨拱手,以礼相见。

    “宗主,你来的正好。你们白泽宗也是巨无霸势力,既是请我们过来,总该预付一半的酬劳,才好拿钱干活吧。”银澄则是不依不饶,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这修复古阵,乃是极耗费心神的,若是全部修复完成,对于阵道师的寿命,也是不小的消耗。”胡三爷附和道。

    在场白泽宗强者们嘴巴一歪,差点破口大骂,银澄刚才修复一道古阵裂痕,根本没有耗费吹灰之力,怎么到你这老头嘴里,就是折寿的累活了?

    一阵阵怨念在心中盘旋,叶长老、金长老等却是说不出话来,现在白泽宗等于被人掐着脖子,自是说黑说白都是秦墨一行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好。这是应该的。”白泽宗主很干脆,当场应允,吩咐随从,带胡三爷、高矮子等先去宝库,至于秦墨、银澄则留下来修复古阵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事,乃是有些误会。修复古阵之后,诸位以后都是我们白泽宗的座上宾。”

    白泽宗主这般说着,又表达了一番亲近之意,便是离开了,她要操控【碧波罗天门】,以防古阵一旦崩溃,形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很是警惕,仅是短短接触,就感到白泽宗主的可怕,胜过以往遇到的巨无霸势力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“主人,要小心。白泽宗主非常可怕,若是与赵岛主联手,两人亲自发动那两件神器,足以将我们留在这里。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很小。”圣灯器灵传音告诫。

    “不过,若是有所防备,在白泽宗主、赵岛主联手前,有足够把握先一步离开。”灯灵又补充一点。

    此时,秦墨又一次感受到,拥有一件镇族神器的牛·逼之处,就算面对不可战胜的强敌,也能做到从容退走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人一狐立刻开始修复古阵,既是拿了酬劳,自然就要出力。何况,这场混乱实则就是秦墨等导致,还悄悄拿走了那么多颗【轮回水晶】。

    修复古阵的过程很顺利,有圣灯的【破妄之光】探查阵枢,修复的速度也很快。

    加之,秦墨、银澄施展祖阵之技,互相配合之下,即使是古阵的大漏洞,也能在短时间内修复。

    叶长老等阵道师深受打击,一个小妖狐阵道造诣超凡也就算了,传闻中的这少年,分明是精擅武道,为何也修成了祖阵之技?

    耗费一天一夜的时间,一座座古阵已是修复完成,在白泽宗一群阵道师失魂落魄又叹服的注视下,一人一狐施施然离开,朝着白泽宗的宝库而去。

    当然,离开之前,银澄并没有忘记,索要白泽宗阵堂一半的圣级阵盘。

    在狐狸看来,这些圣级阵盘放在白泽宗,实是浪费了。在它所见过的阵道师中,就是胖少年冬东咚的阵道天赋,也比白泽宗这些阵道师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在白泽宗宝库中,秦墨、狐狸与一行同伴汇合,选取剩下的一半报酬。

    面对宝光四溢的宝库,秦墨并未选择成品的宝物,而是选择稀世的宝料,用以重铸【狂月地阙剑】。

    灯灵告知,搜集到足够的材料,以圣灯之焰淬炼,则能使【狂月地阙剑】彻底蜕变,很可能重铸出一口准大陆级神器。

    以秦墨如今的实力,需要准大陆级以上的神器,才能发挥其剑气的全部威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泽宗,淡金半岛,深处。

    秦墨端坐在一处大殿中,银澄、萧雪晨等都不在,他独自一人。

    从白泽宗宝库出来,炼护法告知他,她的师妹秦长老,想要单独见他。

    “秦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上一次,从龙坑中出来,见到的那道水罡虚傀,当时秦长老的强大令他震撼。

    现在,秦墨也跻身皇主境初期的境界,回忆上一次的情景,却觉得与那道水罡虚傀交手,都是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轰轰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后,传出轰鸣声,似是一道大门洞开,应是秦长老出关了。

    秦墨莫名一阵心悸,他感应到两股微弱的气息,若有若无,并不强大,却让他心中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尚未等他反应过来,这两股微弱气息已是消失,一股磅礴如海的真罡之力涌现,一道身影从大殿深处走来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这身影,秦墨就知道这是秦长老的真身,也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女子。

    在白泽宗,除去白泽宗主、赵岛主之外,唯有秦长老带给秦墨强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这么精纯的水罡之力!这女子绝不是普通的皇主境初期!”圣灯器灵也很吃惊。

    秦墨心中震动,起身行礼:“秦长老,许久不见。上次多谢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冲击皇主境成功了,这样的修炼速度真是了不得!”秦长老也很惊讶,眸光微动,示意秦墨坐下谈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相遇,你才跻身武主境不久,现在却是一位皇主,真正跻身大陆巅峰强者之列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冲击皇主境成功,也是侥幸而已,秦长老过誉了。”秦墨微笑,心情莫名舒畅,秦长老身上有种亲近的气息,让他放下了戒心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两人又同姓秦,秦墨甚至怀疑,彼此是否真有一些家族上的联系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猜测,秦墨并未说出来,与秦长老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,就问及这些会很冒犯。

    况且,与白泽宗之间,实则并不融洽,在修复古阵的过程中,那些白泽宗强者对他怀有极大的戒备,以及明显的敌意。

    并且,秦墨还感到,有两个可怕的存在注视着他,应是白泽宗主、赵岛主。

    “并非是过誉,你这样的年龄跻身皇主境,这样的纪录惊世骇俗,在远古时代之后,几乎是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摇头,正色道:“也正是如此,宗主、赵岛主才会对你无比忌惮,从你入岛那一刻,就联系我,希望将你拿下,永禁白泽宗。”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震,看向秦长老,很是意外,后者竟会毫不掩饰的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会当面说出这样的话,有着两种可能,第一种是准备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第二种,则是传达一种善意。

    秦墨笃定,秦长老是第二种意思。

    “多谢秦长老拒绝了。”秦墨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子。”秦长老笑了,满意点头,而后轻叹,“那次在龙坑外相见,我就相当中意你,你和白儿很般配。可惜,你钟意的那女孩也是绝艳,与白儿难分轩轾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我与白仙子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有些尴尬,想说些什么,却被秦长老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宗主,也不是赵岛主,不干涉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一切都看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,宗主趁着我闭关时,想强行决定白儿的伴侣,在你们修复古阵时,我已经和她理论过了,自不会来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与白泽宗主理论过!?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跳,从秦长老身上,他总有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,这是很罕见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同为皇主境初期的强者,秦墨可谓是同阶无敌的存在,自信能横扫皇主境初期的一切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,秦长老散发的气息,则是与白泽宗主有些相似,秦墨猜测若是真的交手,恐怕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”圣灯器灵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动,刚想以心念传音询问,却被秦长老接下来的话语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我此次找你来,本来是有三件事情,现在你顺利跻身皇主境,就只有两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是关于白儿,也是关于【阴诡骨塔】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第一件事,并非进入【阴诡骨塔】中,让秦墨出手照拂白仙子那么简单,而是涉及到白泽宗的内部争斗。

    如今的白泽宗分支,并非是淡金、淡银两个半岛,还有第三个分支。

    即是秦长老、炼护法,以及白仙子这一分支。

    “白泽宗还有第三支分支势力,以秦长老为首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有些吃惊,而后才了解到内情,这才明白,为何在窥听赵岛主密探时,赵岛主会说白泽宗主为何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白泽宗的第三个分支纯粹就是因白泽宗主而形成的。

    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