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909章 峰顶骨炉
    “那些鬼傀有着鬼皇子的气机,能够让其属下带出来,说明鬼皇子手中掌握有更多的鬼傀。看来【聚宝斋】古地中,这家伙并没有展现真正的实力。”秦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未必是这样,或许在【聚宝斋】古地中,所遇到的鬼皇子,根本不是其真身。”圣灯器灵一语惊人。

    鬼族中的皇族,比人族皇族还要神秘,这一纪元以来甚至未曾出世,罕有听闻。

    灯灵存在久远岁月,清楚鬼族皇族的许多秘密,修炼【冥皇流抄】的鬼族,能够凝练分身,代替真身在外行动。

    分身的实力,自是比不上真身,也不会有那么多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与人族的【分身之术】差不多。”秦墨惊道。

    “【冥皇流抄】乃是鬼族的镇族绝学,与【分身之术】不相伯仲。据传,都是脱胎于九大奇学之一的盖世绝学,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秦墨怦然心动,推演【分身术】的进程一直很缓慢,若能一窥【冥皇流抄】,必定能有突破。

    “修成【冥皇流抄】得鬼族强者,最是擅长隐匿逃遁。击败鬼皇子或许可能,想要将之擒杀就非常困难了。”圣灯器灵觉得这个想法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况且,从这一番交手推断,鬼皇子自身实力非常强大,乃是一个劲敌,在偷袭的情况下,秦墨也未必能防备。

    “先将【千门之域】中的造化夺得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墨继续前行,这一路上,则是不再低调避让,遇到挡路者一律击溃,若是怀有杀意的强者,更是被秦墨以雷霆手段轰杀。

    在一座座山峰中前行,凡是与秦墨交手的对手,皆非其十合之将。甚至有一群大高手联手,想要将秦墨轰杀,谋夺其身上的宝物,却被秦墨以血气之力全部镇杀。

    这一战,使得这片地域的生灵们胆寒,再不敢靠近秦墨,知晓这是一个可怕存在,远远避开,免得被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这片山脉深处,有一座山峰耸立,远高于其余山峰,尤未显眼。

    仔细望去,那是一座熔炉,坐落在山峰顶端,耸入云霄,跳动着无比炽烈的光焰。

    “骨塔熔炉么!?”

    “进入熔炉中,接受骨塔之焰的淬体,能使肉身进一步强化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淬炼至极致的肉身,经由熔炉的淬炼,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很危险,若是承受不住骨塔光焰,则会被焚成飞灰,要有足够强大的肉身,才能够进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许多生灵看向那座熔炉,既是期待,也是畏惧。

    自古相传,【阴诡骨塔】的机缘造化,都是伴随着无比的凶险,若是实力不够,则造化会变成绝境。

    【千门之域】的开启,实则就是骨塔的一次筛选,若是连这里的机缘也无法争夺,无法承受,如何有资格进入阴诡骨塔。

    通往骨塔熔炉的一条道路,被一支队伍封锁,禁止通行。

    “此路不同,诸位想前去骨塔熔炉,另寻其他道路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紫袍老者伫立,站在山路中央,如一座山镇在那里,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是你们宗门开凿的吗?还想锁路封山,以为我们好欺负吗!?”

    有强大生灵冷笑,凡是能进入【千门之域】的,都有着强大的实力,且来历不凡,又岂会容忍这种封山行为。

    “骨塔熔炉的淬炼,乃是留给最杰出天才的造化,你等进入其中,只会让熔炉光焰的效力减弱。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笑眯眯开口,看起来很亲和,却是语气很轻视,根本不将这条路上的强者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笑面虎,注视四周的目光无比冷戾,似是准备随时暴起噬人。

    此时,被拦路的强者们越来越多,终是有人忍不住,暗中煽动,一起出手轰击这些路霸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股股强盛气势冲起,这些生灵都很强大,修为最低也是武主后期的境界,其联手之势犹如石破天惊,无比骇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道路中央的紫袍老者冷笑,双手结印,其紫袍膨胀起来,化为一个紫色袋子朝前笼去。

    一刹那,无比可怖的吸力涌动,那些动手硬闯的生灵都被吸入紫袋子里,传出阵阵惨叫,而后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其他强者们骇然失色,纷纷飞退,不敢与紫袍老者靠近。

    “太天殿的【紫天兜】!”

    有强者惊骇失声,终是认出了这群路霸的身份,竟是绝域太天殿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仔细辨认,无论是紫袍老者,还是那笑面虎的中年男子,气息都是晦涩难明,深不可测。毫无疑问,都是武主巅峰的大高手,才能躲过在场众强者的感知。

    至于【紫天兜】,乃是太天殿的重宝,准大陆级的神器,据传能够吞噬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这样可怕的宝物,握持在一名武主巅峰的强者手中,足以发挥其全部威力,即使是皇主境强者在此,也未必能够正面抗衡。

    “无耻!?竟在这里封山当路霸,想要独吞造化,就算夺得【千门之域】中的造化有如何?难道还能陪着你们宗门的天才,一起进入【阴诡骨塔】中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宗门天才,被这样保护,也不过是一朵小花,根本经不起风吹雨打。”

    有强者很不忿,暗中鄙夷,以紫袍老者这样的年龄,是无法进入【阴诡骨塔】的,却在【千门之域】中当路霸逞威,让在场强者非常恼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弱者懂什么?你们不过是杂鱼而已,根本没资格进入骨塔熔炉,我们只是先一步清理掉,免得脏了炉中之焰。”笑面虎中年人笑着,鄙夷道。

    被拦住的众强者闻言暴怒,却是慑于【紫天兜】的威力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别站在这里碍眼,老夫已经很仁慈了,若是依照年轻时的脾气,你们早就被镇杀在【紫天兜】里。”

    紫袍老者伫立路中央,眼帘低垂,却是懒得看面前的这群杂鱼一眼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讥讽笑声传来:“依照你这老阉货年轻时的脾气?你这老阉货年轻的时候,有资格站在我面前吗?”

    众人面前,忽然出现一个少年,正冷笑盯视着太天殿一群强者。

    有生灵发现,那少年的目光与笑面虎中年人很相似,都是如同看到一群猎物。

    将太天殿的这群可怕强者视为猎物?

    “看来老夫的警告力度不够?那就用血的教训来让你们这群杂鱼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紫袍老者笑了笑,抬目望去,面容微变,这少年有些眼熟,似在那里见过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在太天殿中,紫袍老者的地位很高,能让他看入眼的少年天才,可谓是屈指可数,不该没有印象才对。

    “是你!?”笑面虎中年人则是脸色一沉,笑容消失,认出了这少年的身份,乃是太天殿黑名单上的第一位——秦墨。

    紫袍老者也是一惊,他并未见过秦墨,但是,这段期间以来,却在太天殿中听过这少年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秦墨掠起,周身闪耀冲天血气,如同一颗流星,直撞向紫袍老者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出手了,对于太天殿,秦墨一向痛恨,既是见到,要全部扫荡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