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931章 邪魔黑手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阵轰鸣之后,整个大殿恢复了平静,那具臃肿身躯消失无踪,地上只有着几块碎裂的人皮,代表这样的怪物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么?”

    安雷城脸色苍白,从秦墨背后弹出一个脑袋,依然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数以万计神魂自爆的威力,实是太恐怖了,若是神魂不够强大,在这样近的距离,就是皇主境强者也会被秒杀,魂飞魄散,只留下一具空空的躯壳。

    秦墨瞪了中年大叔一眼,身为皇主境的老牌强者,竟躲在一个小辈身后,实在是有些丢脸。

    安雷城老脸一红,有些悻然,却是并不觉得有多丢脸。

    这少年的实力,已是让他仰望,就算被外人知晓,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彻底死透了么?”安雷城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修炼【链心术】的渡心族人,安雷城已是彻底的怕了,再不愿碰见这样的诡异强者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那几张脸皮么?就剩下那些了。”

    秦墨没好气的回应,盘膝坐地,开始搜寻吸收的那些记忆片段。

    脑海中,一段段记忆呈现,这些记忆片段很诡异,蕴含着森寒的邪气,与魔焱皇的气息有些相似,却是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灯灵冷笑:“若是换成其他人,吸收这些蕴含邪气的记忆片段,也会被侵蚀,逐渐变成又一个渡心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渡心?说得好听。”秦墨也是冷笑,已是大抵明白,渡心族的来源。

    不过,要弄清楚渡心族的秘密,还是要等搜寻这些记忆碎片,才能真正明了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运转【青金神焰】,笼罩这些记忆片段,旋即将这些邪气焚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不净化这些记忆碎片,秦墨将之吸收后,也不有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拥有【青金神焰】,这种邪气一旦侵入体内,立刻就会被神焰自动焚尽。

    只是,秦墨对于这种邪气非常厌恶,自是不愿就这样吸收。

    良久——

    大殿中,秦墨睁开眼睛,脸色相当难看,身上泛着冰冷杀意。

    “墨先生,怎么样?难道有什么差错?”安雷城吓了一跳,以为秦墨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秦墨摇头,并没有出什么差错,但是,从这些记忆片段中,所探知的消息,却让他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渡心族并非一个族群,彼此也大多没有血脉联系,所谓的渡心族人,实则就是修炼【链心术】的一个怪物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说出渡心族的由来,这一族群的由来,乃是由【链心术】产生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怪物?!墨先生,你的言下之意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雷城眼皮狂跳,他也是智慧通达,自是听出来,秦墨言语中更深层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所谓的渡心一族,根本就是对外宣称的一个幌子,真正的渡心族,其实只有一个,就是最早得到【链心术】传承的渡心老祖。”秦墨沉声开口,所说的内容可谓是破惊天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安雷城头皮发麻,其实从这个怪物的状态,他就猜测出一些真相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真相实是惊悸,他不愿细想,这很可能牵涉到一个莫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现在,从秦墨口中,将这一真相揭露出来,则让安雷城全身泛冷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所谓的渡心族人,其实都是渡心老祖的分身,或者说,连分身都算不上,就是他操控的一具傀儡?”安雷城倒吸凉气,喃喃道。

    秦墨脸色很难看,这一真相实是令人毛骨悚然,从这些记忆片段中,他了解到渡心族的过往。

    在古幽大陆诞生后不久,渡心老祖就诞生了,几乎与远古龙族同一时间,来到了这片大陆上。

    在获得【链心术】的传承前,渡心老祖是一个普通的人族,资质算是一般。这样的武者,在武道上本不会有多大的成就,即便有天大的机缘,也难以登上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但是,在获得【链心术】的传承后,渡心老祖还得到一股邪气灌体,彻底改变了体质。

    并且,与之后修炼【链心术】的武者不同,渡心老祖吞噬其他生灵的神魂后,并不会出现相互排斥的情况,也使得他神魂不断壮大,修为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,修炼【链心术】的武者,实则就是渡心老祖的傀儡,只要他愿意,就能瞬间控制任何一个修炼【链心术】的武者,相当于一个分身降临。

    刚才,那个怪物也想召唤渡心老祖,却不料,秦墨布置的重重禁制,隔断了其召唤,让其只能自爆神魂。

    “远古时代,中古时代……,种种大灾难的背后,实则都有渡心老祖操控的影子,只是不为人知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墨沉则脸,说起探知的这些秘密。从古至今,渡心老祖行事都无比隐秘,唯一露出行迹的,正是真魔岭暗杀那位无上天才的事件。

    “真魔岭的那位盖代强者,为何会被渡心老祖盯上?”安雷城询问,这是绝域中的一个谜。

    原本,真魔岭那位盖世天才遇袭的缘由,绝域各大势力一致认为,是太天殿、无光窟太过忌惮这位无上天才,所以,邀请了许多大高手,进行了一场惊世袭杀。

    不过,之后有消息传出,渡心族并非太天殿、无光窟的邀请,其动机成谜。

    秦墨冷笑,眼中有冰冷杀意:“还能是怎么回事?真魔岭那位前辈,找到了一个邪魔黑手的线索,渡心老祖自是要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邪魔黑手……

    从这些记忆片段中,秦墨了解到,在中古时代,有许多盖世强者洞悉到幕后黑手的存在,称之为“邪魔黑手”。

    “邪魔黑手……”安雷城嘀咕几句,猛地浑身颤抖,似是想起了什么,顿无血色,目光中有着惊恐。

    身为绝域第一流势力的高层,安雷城自是听说过,有关“邪魔黑手”的一些传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传闻终究太过虚无缥缈,从无一则传闻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因此,一直以来,安雷城都将这个名字,与虚幻的传说划上等号。

    安雷城额头渗满冷汗,干笑道:“墨先生,你别开玩笑。关于那个‘邪魔黑手’的传说,可是与所谓的七界灭世有关,这个玩笑不能随便开啊!”

    在迴印宗的秘典中,凡是提到“邪魔黑手”,都与“七界灭世”关联在一起,若是传说倒还好些,若是真有这个黑手……

    想到宗门秘典中,关于“七界灭世”的一些记载,安雷城只觉全身悚然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开玩笑吗?”秦墨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这些记忆中的信息,着实令人震骇,也让秦墨对这个“邪魔黑手”,杀意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摇了摇头,渡心老祖从远古时代生存至今,其实力之强,已是达到了恐怖的地步,并非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铲除这个恶心的家伙,还有一段路途要走。”

    秦墨平复心情,而后喃喃道:“咱们现在要小心的,是这个怪物所说的,潜入这处秘藏的另一头怪物。从其记忆中,另一头怪物的可怕程度,比渡心族这个怪物要强上十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雷城脸色骤变,有些欲哭无泪,深觉不该来这座火焰峡谷,不仅被夺了至宝,沦为这个少年的打手,还连番遭遇一个比一个变态的怪物。

    紧跟着,安雷城转念一想,若说变态的怪物,面前的这少年也算一个,这么想来,倒是有些许安全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