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989章 杀招与破绽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大殿中,秦墨的身影也是消失,彻底湮没在漫天剑华之中,与陈逸元之间的狂暴对攻,依然在持续。

    “这如何可能!?这小崽子的剑速,竟能提升至此?”

    “五少在【断狱天鬼步】上的造诣,乃是家族中的佼佼者,竟会被秦墨这小崽子挡住。”

    战斗到此时,陈家众强者也是明白,之前有关秦墨的情报,实是有些过时了。

    这少年的战力之强,堪比皇主境后期强者,并且,其剑技之高,也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墨小子的剑技,又进步了。这小子真是一个怪物!”高矮子喃喃道。

    身为荒龙族的绝世天才,高矮子一向不服人,此刻也不得不承认,秦墨的进步之快,实是超乎常理。

    这一段期间,秦墨修炼的方向,并未放在剑道上,但是,剑技依然精进如斯,达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可惜,墨哥儿的剑道,缺乏一门惊世剑技,不能将剑道威力彻底发挥出来。”胡三爷摇了摇头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“墨先生的佩剑品质,也是稍逊了一些,若是有一口大陆级神剑,陈逸元这小子已是陷入劣势了。”安雷城也是惋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轮对轰,两道身影倒飞出去,落了下来,秦墨、陈逸元的身形出现。

    彼此的气息,都是有些急促,显然这样狂暴般的对攻,对于交战双方来说,都是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秦墨深深吸气,【祭体祷文】、【荒龙劲】运转,使之损耗的力量迅速恢复,气息也随之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可有把握?陈家的【断狱天鬼步】无比诡秘,还是不要久战的好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秦墨与陈逸元的战斗,固然是势均力敌,但是,灯灵却一直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因为,陈家之所以被称为禁忌世家,乃是因为【断狱天鬼步】的威力,并不仅是极速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刚才陈逸元施展的招式,仅是【断狱天鬼步】的一般杀招,以极速为基,由此展开凌厉攻势。

    但是,这门可怕绝学的真正杀招,陈逸元尚未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我有把握。”秦墨这般说着,眼中隐隐有着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见猎心喜,而是从刚才的交手中,他隐隐捕捉到,【断狱天鬼步】的一丝奥义。

    【断狱天鬼步】,与【虚波流光】之间,有着许多相似之处,这一轮交锋,让秦墨有了不小的感悟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崽子,他的剑技比传闻中的还厉害!”

    陈逸元目光阴冷,而后,他嘴角的冷笑更甚,“这样也好,就让你这小崽子见识一下,我们陈家为何被称为禁忌世家!”

    随即,陈逸元身形变幻,在其身体表面,浮现无数奇异纹路,伴随着这种诡异的变化,他的身躯模糊起来,化为一道道幽光,融入那口锯齿利刃中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真的以为【断狱天鬼步】,仅是以极速为核心的武学吗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口锯齿利刃中,传出陈逸元的冷笑,而后这口利刃也是模糊起来,竟是彻底消失了,捕捉不到任何行迹,连一丝气息波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胡三爷等同伴脸色骤变,凭他们的六识,竟也捕捉不到这口锯齿利刃的一丝行迹。

    “无影无形,【断狱天鬼步】的真正杀招,竟是如此!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与虚空彻底融合吗?还是其他的武学奥义。”

    高矮子等为之惊骇,与这样的无形之刃交锋,根本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完全的消失,这是禁忌的手段啊!”胡三爷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见闻广博,知晓在曾经的六界中,出现过类似的禁术,能够彻底抹去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,想要修成这种禁术,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因此,这种手段也是一种禁忌。

    此时,一行同伴才明白,为何陈家被称为禁忌世家,这样的可怕绝学确实称得上“禁忌”二字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无形之刃,又拥有【断狱天鬼步】的极速,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“彻底无形么?”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凝,而后嘴角浮现一丝笑容,“将身体融入锯齿利刃中,彻底敛去行迹,又能发挥【断狱天鬼步】的极速,这样发动的攻势确实可怕。但是,却并非是无解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却没有陈逸元的声音传出,对面的陈家众强者则是冷笑,这少年想以言语相激,让五少开口,显露出行迹?

    这样的激将法,着实有些幼稚!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虚空洞开,在同一时间,撕拉一声,秦墨背后的衣物,出现了一道裂痕,浮现出玉石般的皮肤。

    叮得一声,在秦墨背部,出现一道半尺长的白痕。

    陈逸元的杀招,已是出手,并一斩命中。

    若非是秦墨的肉身,达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,这一斩就被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依仗肉身,立于不败之地?小崽子,你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大殿中,回荡着陈逸元的声音,透着惊讶,显是没有料到,秦墨的肉身防御强悍至此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口锯齿利刃的品阶,乃是大陆级神器,又融入了【断狱天鬼步】的力量,其锋利堪称惊世,却破不开秦墨的肉身防御。

    不过,陈逸元并不担心,他施展这记杀招,已是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所谓水滴石穿,只要不断斩在同一个位置,迟早能够将秦墨斩杀。

    况且,刚才的那一记斩击,只是一次试探攻击,并未发挥这一杀招的真正威力。

    秦墨笑了笑,身形微震,那一瞬间,一股滂湃战意升腾,如同火山一样,从体内喷薄出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在其身后,一道战环出现,缓缓旋转,迅速将秦墨身影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体表,沐浴着一层战意光辉,凝成一件战铠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秦墨看起来,如同战神一样坚不可摧,有着坚如磐石的稳固。

    运转护体神功,继续增加自身的防御?!

    在场众强者脑海中,闪过这一念头,这少年的肉身本就强大,再加上这等惊人的护体神功,当真是一块斩不开的乌龟壳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。”秦墨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陈逸元冷笑一声,再没了声息,下一刻,虚空一晃,秦墨的身躯被斩开,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此时,那口锯齿利刃现形,由秦墨的左肩斩下,直切入其心脏位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陈逸元狂笑不已,“自大的小崽子,你真的以为,我之前的一斩动用了全力吗?我只用了三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陡得,笑身戛然而止,陈逸元惊骇的发现,这一斩之下,从秦墨的伤口中,竟是没有一丝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同时,这具裂开的躯体迅速合拢,竟是将锯齿利刃,牢牢的束缚其中。

    这个秦墨是假的?

    锯齿利刃一阵嗡鸣,想要挣脱,陈逸元首次产生慌乱,战局脱离了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胡三爷等瞠目结舌,他们自是知道怎么回事,这是战主杀法中的【虚波流光】,凝成的一具虚影。

    这样一具虚身,本来难以瞒过在场众强者的耳目,但是,秦墨却以凝成的战铠,来迷惑了陈逸元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就算利刃无形,也并非无解。”

    秦墨的声音,也陡得在大殿中响起,缓缓回荡,“利刃固然无形,但是,你能判断出敌人的真假吗?连真假都分辨不出,【断狱天鬼步】不就是逃遁的手段么?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剑光斩现,从虚空中斩出,狠狠斩在锯齿利刃上,而后,蕴含【开天剑魂】的剑意爆发,悉数刺入锯齿利刃中。

    顿时,锯齿利刃狂颤,从中传出陈逸元的惨叫,在利刃上也渗出鲜血,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秦墨这一剑,等若是结结实实,斩在陈逸元身上,并将剑气悉数打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若是陈逸元不施展这记杀招,凭着【断狱天鬼步】的极速,随时可以退走,秦墨着实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,却是作茧自缚。

    “五少!”

    “杀了这几个家伙!”

    一群陈家强者惊呼,纷纷冲出,朝着秦墨袭杀而去,想要解救陈逸元。

    砰砰……

    高矮子、安雷城冲出,以二对一群,拦下了陈家众强者,双方当即爆发激战。

    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