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040章 沾染真血之地
    其余同伴的情况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银澄已是取出石棺,利用妖狐老祖的气息,来抵挡这种压迫。

    高矮子则是取出【荒龙钺】,运转【青龙技】,来抵御两大盖代强者的对决压力。

    胡三爷则是双目紧闭,对周遭一切不闻不问,周身闪烁淡淡圣力,似是借助圆盘之力,来抵挡这种压力。

    唯一算轻松的,则要数秦墨,他有【人族圣灯】护体,运转【祭体祷文】,再加持【四极荒龙劲】,则是能够勉强无恙。

    不过,也仅此而已,他心中骇然,这就是武道巅峰的对决么?连他这样强悍的防御,也仅仅是能够抵挡。

    前方的战局中,两道身影究竟如何交手,已是看不真切,看似缓慢,却又是极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武道巅峰的层次,主人,你终有一天,也要踏足那一步的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良久,一道狂暴绿焰腾起,化为升龙之姿,将那道血色影子轰散,将那座石门撞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四周,扭曲如皱褶的空间,则是逐渐恢复,尚骨的身影再一次显现。

    此时的尚骨,周身笼罩在翠绿光焰之中,那勃勃生机之力如同熔炉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他体表浮现翠绿纹路,犹如一种古老的符文,充斥着神秘,也蕴着惊人的力量,让人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尚骨才是恢复过来,收敛气息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她的实力精进如此,我动用全盛时的力量,打碎她的一道投影,也如此吃力。”尚骨喃喃自语,身上的气息竟似要燃烧起来,无比骇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威势,让秦墨等不得不感叹,不愧是终结中古时代的强人,恐怕尚骨前身,距离界使境,也是相差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不太妙。”圆盘之灵的传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秦墨一惊,难道圆盘之灵看出了什么,尚骨在刚才的交锋中受伤了。若真是如此,那情况着实糟糕,那血色影子分明是一具投影,其真身实力必是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若是击溃一具投影,也是受伤,这座石门之后,就不用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并非受伤。这骨族的前身,应是大陆最巅峰的强者之一,除非是界使级强者,才能够压制。那血色影子的真身,应该还没到那一层次。”

    闻言,秦墨心中稍安,但是,圆盘之灵接下来的传音,却让秦墨、灯灵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尚骨的这种状态,维持不了多久,他转化骨族之后,【蕴地之炎】是有缺的。依靠这里的气息,虽是补全了,但是,这般强行催动,达到全盛时期的力量,乃是饮鸩止渴,等于是在燃烧生命。”

    秦墨不禁震动,想要说些什么,此时,尚骨已是上前,推开了石门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血池的机缘,我会助你们得手,我也该和她,有一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石门开启,映入秦墨等眼中的,乃是一片空地,这里的地面、墙壁光洁如镜,都呈血色,如同是血镜一样。

    一行同伴的身形,倒映在地面、墙壁上,透着一种难言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本狐大人怎么觉得,自己的影像刚才笑了下。”

    银澄脖子一缩,它发现不远处的墙壁上,它的影像诡异的笑了下,似是充满了一种讥讽。

    其余同伴都是发毛,都是喝斥狐狸,在这种时候吓人,实是不厚道。

    然而,秦墨等很快发现,在地面、墙壁上,他们的镜像确是有些诡异,时不时有着其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秦墨心生感应,体内【青金神焰】升腾,化为一道光焰护罩,将一行同伴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叮”得一声,光焰护罩颤抖,秦墨身躯一晃,神情有着骇然,仿佛被一道可怕兵刃斩中,光焰护罩几乎溃散。

    此时,尚骨轻喝,眸中射出一道翠绿焰光,洞穿虚空,射在一面墙壁上,出现一个孔洞,而后响起诡异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“也是杀念化成的凶灵么?”

    秦墨等都是震惊,心中有些发冷,这些诡异存在太可怕,不仅实力强大,并且,手段诡异莫测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不是杀念。这个地方有古怪。”尚骨说道。

    胡三爷也是瞧出端倪,告知其他同伴,这并非是杀念化成的凶灵,而是那些巨头精气所化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很古怪,那些巨头精气逃逸至此,被墙壁、地面吸收,有了灵智,化为我等身影,想伺机偷袭,夺取我等的肉身。”胡三爷这般说着,脸上有着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其余同伴也是头皮发麻,再次深深感受到,血池之地的诡异,巨头精气竟会彻底化灵,成为凶灵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银澄、胡三爷则是咧嘴,都是很心疼,那些巨头精气无比庞大,却是落入此地,想入手就难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铿锵声响起,一道道银光从墙壁中射出,乃是秦墨的影像挥剑,斩出无匹剑气。

    剑势无比可怕,竟与幻天极神剑的剑意,有着七成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小心!墨小子,它怎么会你的剑技!”银澄惊呼。

    无数剑光袭至,实是无可抵御,一行同伴都是惊骇,都是知晓秦墨的剑技,已是臻至化境。

    可是,唯有真正面对时,才能明白,这少年剑技的恐怖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尚骨低喝,喷出一道翠绿焰芒,如同蛛网般散开,将这些银光剑气兜住,陡得收网,将无匹剑势碾灭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剑技!”秦墨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那银光剑势,确是幻天极神剑,却并非秦墨修炼的那部分,而是幻天极神剑更深层的奥义。

    “幻天极神剑主,曾在此战斗,这里拓印了那些剑技。”圆盘之灵说道,洞悉了秘密。

    一行同伴头皮有些发麻,也即是说,曾在此地战斗的强者,所施展的武学,都可能被拓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巨头精气所化的这些凶灵,该是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曾沾染了巨头真血,难怪会如此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尚骨忽然开口,双目开阖之间,有着深邃智慧,他一直在探查四周,真正洞悉了这里的奥秘。

    沾染巨头真血之地,在场强者们都是感到战栗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【天神骨海】,就是巨头之血化成,这个地方若曾沾染巨头真血,岂非充斥着无尽的诡异。

    胡三爷嘴唇干裂,这老家伙眼珠子滴溜溜转动,似是想开溜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家伙,别想趁此逃脱。”圆盘之灵发现了,警告道。

    其余同伴转头,怒目而视,这老家伙又想临阵脱逃,若有逃脱之法,应该带上同伴才对。

    “沾染巨头真血之地,太过恐怖了,再不开溜,或许一会儿,我就不是我了。”胡三爷语气很惊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你曾在这样的地方待过?”圆盘之灵一惊,追问道。

    沾染巨头真血之地,就算古老如圆盘之灵,也只是听闻,未曾真正踏足过。

    可是,胡三爷言语之间,分明对此很了解,似是曾去过类似之地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胡三爷叹息,“小老儿真不该一时贪心,来到这样的地方,早该遵循心中的本能,离开【天神骨海】的。”

    胡三爷提及,他早年时,似是曾进入过类似的地方,却是浑浑噩噩,再出来时,已是百年之后,究竟在里面经历过什么,却是一点也不记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此后的百年,胡三爷经常做些奇怪之事,却是没有任何记忆,似是体内另一个神魂所为。

    直至许久之后,才是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这是胡三爷心中,一直埋藏的大秘密,直至此时,再次踏足沾染巨头真血之地,才是记起来,他也曾进入过类似之地。

    其余同伴都是震动,看向胡三爷的目光,都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按照胡三爷的说法,他的肉身很可能被占据过,只是,现在的胡三爷,还是早年时的胡三爷么?

    也即是说,在沾染巨头真血之地,肉身很可能被凶灵夺取,真正的自己很可能永远消逝么?

    “你这老家伙,别吓本狐大人!”银澄骂道,它的毛发竖起,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此时,尚骨再次出手了,他双臂挥动,划出一个又一个圆,翠绿光焰流转,如一圈圈涟漪,环绕在一行同伴四周。

    每一个同伴身周,都有绿焰萦绕,发出雷霆般的震响。

    四周,虚空陡得裂开,无数杀刃袭至,如暴风骤雨,其势如狂,却被一圈圈绿焰之环尽数抵挡在外。

    这一幕,惊得安雷城等大叫起来,他们看到虚空裂痕中,有着一双双诡异凶狠的目光闪烁,似是随时准备扑过来,将他们的神魂吞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