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051章 血褪
    趁着秦墨等追记不及,两头邪物王要杀了狐狸等,一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构筑这座巢穴,耗费了两头邪物王无数心血,并且,还涉及到【无尽深渊】的一个大计划。

    现在,因为尚骨,那女子,以及秦墨,这个大计划几乎是夭折了,让两大邪物王如何不怒。

    此时,血池周围,银澄等皆是闭目,尚在入定,并未从参悟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座巢穴震动,竟是开始膨胀,变得如小山般庞大,一个个孔洞喷吐血光,那情景恐怖而狰狞。

    一阵轰鸣,一道道粗大血光轰至,如疾风骤雨,将银澄一行的身影覆盖。

    同时,无边邪气蔓延,化为一重重诡异禁制,要将血池封锁。

    两大邪物王打定主意,要将秦墨的同伴悉数轰杀,并且,也要将秦墨他们封死在血池中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道圣芒冲起,在虚空中交织,化为一块圆盘的光影,其上有无数古老纹路流转,杀伐之气尽显,似是有威凌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?!”

    “这种圣力,是那门圣术,这不可能,那门武学不是被摧毁了吗?”

    一瞬间,两大邪物王感到不妙,这种圣力对邪气,有着莫大的克制,让他们想到一门绝学,乃是【无尽深渊】邪物的大克星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块圆盘的光影,也给他们带来莫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下一刻,无数血光倾泄而下,轰击在圆盘光影上,竟是无法洞穿,反而被悉数吸收。

    此时,血池一旁,胡三爷双手挥动,不断结印,一道道玄奥印记出现,他身周升腾无尽圣辉,充斥着一种神圣气息。

    一股股圣光印记浮现,悉数注入那块圆盘中,维系着半空中,那道圆盘光影。

    “再多来点圣力!这么一点不够!”圆盘之灵传音道。

    在胡三爷身旁,那块宝盘旋转,升腾古老气息,深邃莫测,宛如一片天地,散发着磅礴力量。

    这才是宝盘的真正力量,遭遇两大邪物王的围攻,圆盘之灵也是无法,只能催动宝盘迎击。

    “小老儿尽力了,你分明是想多吸收一点圣力,来恢复损耗的本源。”胡三爷怪叫,却也是无可奈何,只能催动体内力量,注入宝盘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总不能做亏本的买卖吧?为了救这几个小家伙,还要耗损自身的本源,我会失去灵智的。”

    圆盘之灵这般说着,丝毫不放松,不断汲取胡三爷的圣力。

    对此,胡三爷却是竭力控制力量,任凭圆盘之灵如何狂吸,也难以汲取太多的圣力。

    圆盘之灵无奈,道:“你这老家伙担心什么,有那位存在留下的印记,就算你油尽灯枯,也能再次复苏。多借我一点圣力,又有何妨?你体内的圣力,若是爆发出来,何惧这两头残废的邪物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小老儿不想吗?这印记古怪的很,会限制我的圣力,无法发挥十分之一。”胡三爷咧嘴道。

    圆盘之灵叹息,猛地催动力量,半空中,那道圆盘光影疯旋,将无数血光尽数反弹回去,将那座巢穴洞穿了无数孔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难道是那件神器的威力……”

    两头邪物王都是惨叫,巢穴受了重创,等于是他们的肉身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半空中,那座巢穴迅速缩小,从中流淌出黑红色血液,无数裂痕浮现,似是随时可能崩溃。

    砰砰……

    血池沸腾,一团血雾窜了出来,秦墨、尚骨的神魂飞掠而出,各自回归肉身。

    刷刷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重新掌握肉身的秦墨、尚骨冲起,青金神焰、蕴地之炎的气息弥漫,朝着那座半废的巢穴轰去。

    一阵惨叫,那座巢穴燃烧起来,无数裂痕蔓延,即将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此时,两道黑烟飘起,那是两头邪物王的残魂,可以看到,那是两头大虫子的虚影,不断扭曲,终是彻底消逝。

    “这两头怪物,终于彻底抹杀了么?”秦墨喃喃自语,感到一阵虚脱。

    “哼!彻底毁了这巢穴。”尚骨冷哼,处于暴怒中,要将这座巢穴彻底毁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个神魂的声音响起:“等一下,尚骨,你的爱侣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,血池旁边,那女子伫立,身影婀娜,身上血色竟是开始褪色,明眸如烟,有着绝艳风姿。

    那种绝色倾城的美丽,在秦墨生平所见的女子中,唯有萧雪晨能够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尚骨却是身躯狂震,再顾不得摧毁巢穴,飞落下来,注视着那张熟悉的绝美容颜,却是露出悲痛欲绝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,我早就叫你停下来!”尚骨大吼,却是迈步上前,不顾女子挣扎,将她搂紧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的性子,还是不够果决!否则,中古时代末期,凭你的实力,威望,足以建立一方皇朝,成为人族第二大超级势力。却为何要苦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轻语,却是再也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秦墨从半空中落下,望着这对相拥恋人,又看向胡三爷,确切的说,是胡三爷体内的那个神魂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神魂传音,“【月皇蚀星功】,在吸收血池之力后,化为血影之身,近乎不灭。现在,血色尽褪,乃是散功之兆,这奇女子恐是活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秦墨心中震动,他没想到这女子受创,竟是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圆盘之灵也是叹息,谁也没料到,血池中竟有这样的凶险,两大邪物王布置了如此后手,没有做好防备。

    “血影之身消散,不仅是散功之兆,也是油尽灯枯之兆。这奇女子此前,为了镇压邪物王,恐怕亏耗甚巨,再这般折腾,才会如此。”圆盘之灵很无奈,为这奇女子的命运扼腕。

    原本,【月皇蚀星功】一旦修成,不仅肉身,便是神魂也近乎不灭,这样的存在若无意外,会一直存活下去,成为古老的强者。

    可是,这女子经历玄奇,修成【月皇蚀星功】之后,为了防备那头邪物王的残魂,就未曾好好修整过。

    漫长岁月以来,一直与那头邪物王的力量明争暗斗,使得她的力量,始终未曾恢复到真正的巅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先是与尚骨交手,又携带秦墨、尚骨的神魂,深入血池,继而遭到两大邪物王联手轰击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不惜损耗本源之力,摧毁那座巢穴,最终导致油尽灯枯,血影之身褪尽。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你死!那两个鬼东西已经彻底死去,你我又再次重逢,这是上天给予的缘分。这一次,你我必定能长相厮守,活到寿元尽头的那一刻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尚骨仰天长啸,那女子已是昏厥在他怀中,身上的血色褪尽,纤细身段透着柔弱,如同即将凋谢的花朵。

    绿焰升腾,尚骨运转【蕴地之炎】,注入那女子体内,却不料引起反噬,后者樱唇溢出鲜血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如此!?【蕴地之炎】号称世间生机之炎,可以救活一切生灵,为何对她无效。”

    尚骨转头,看向胡三爷,实则在质问那个神魂。

    “【蕴地之炎】,只要生灵一息尚存,确能救活一切生灵。但是,修炼【月皇蚀星功】的存在是例外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神魂叹息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【蕴地之炎】的力量,恰是【月皇蚀星功】的克星,其力量入体,就如同毒药一样,会引起剧烈反噬。

    尚骨、这女子各自修炼九大奇学之一,又是一对爱侣,这样的奇缘若是传出去,实是令人羡煞。

    可是,命运就是如此,似是充满了奇妙,却又如此矛盾可笑。

    在这女子生命垂危之时,竟恰是【月皇蚀星功】,让这女子生机无法延续。

    “我的青金神焰是否可以?”秦墨问道。

    圆盘之灵否定,【青金神焰】就更不行了,比【蕴地之炎】霸道的多,且是【月皇蚀星功】的大克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