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26章 惊退
    一众强者脸色惨变,这是一个惊悸的消息,竟有人将祖阵的源纹参悟透彻。

    传说,在远古时代,阵道师的威能远胜如今,乃是因为对于祖阵源纹的参悟,达到了一个极致,能够使祖级大阵的威力十倍,百倍的提升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远古时代的阵道大宗师,拥有让同阶武者无比忌惮的手段,哪怕是越阶挑战,也是吃饭喝水般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六道之战后,众多武学失传,祖级大阵的源纹典籍,也是悉数消失,使得阵道从此衰落。

    否则,中古时代,阵道师依然能与武者分庭抗礼,甚至能够压过一头。

    现在,奕铭风竟是参透了祖阵的源纹,难怪能够凭着皇主境的修为,在这座祖级大阵中,压制妖族这位存在。

    许多强者脸色发苦,这实是糟糕至极的消息,若是事先知晓,奕鸣风的阵道造诣,达到这样可怕的地步,恐怕其中有一半势力,都不会参与这一场大局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奕鸣风屈指轻弹,一道道阵纹奔射而出,其中有麒麟,大梦孔雀,贪狼的阵纹,绽放着瑰丽的色彩,映照得天空一片璀璨。

    这些阵纹刚一出现,整个天地呈现一片肃杀景象,如同是天罚降临,虚空为之禁锢,将巨大妖影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巨大妖影被洞穿,根本无法承受三种祖阵阵纹的力量,身上出现一个个致命的孔洞。

    “奕铭风,你这该死的后辈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妖影嘶吼,无比惊怒,他乃是妖族的老祖级存在,地位何等崇高,竟被一个后辈阵道师击伤,这是难以想象的耻辱。

    不过,巨大妖影也是无可奈何,身处祖级大阵中,等于是置身于奕鸣风的绝对领域中,在这里奕鸣风就是这里的主宰,根本无法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“失算了!老夫不该这般贸然进入祖级大阵。”巨大妖影很后悔,他还是托大了。

    仗着高绝的修为,以为只要一出现,就能将银澄手到擒来,却是想不到,奕铭风的实力达到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道造诣,可谓是独步古今,有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威能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前方的虚空彻底被洞穿,湮没在无尽祖级阵纹的肆虐下,一座座山峰被抹平,彻底化为了尘埃。

    那具巨大妖影逐渐消失,无论其如何挣扎,也难逃被抹杀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奕铭风,这场恩怨,老夫会讨还回来的。”那个声音响起,充斥着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具巨大妖影,并非是其真身,乃是其血肉化为的一具战傀。

    若是早知奕鸣风如此强大,妖族这个存在唯有真身来此,才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奕鸣风冷笑,讥讽道:“讨还回来?那我就在阵宗扫榻相迎,妖族的老东西,你可不要不来!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不再开口,并没有做出前去阵宗一战的承诺,只是冷笑着,那具巨大妖影随之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远处,一众强者们头皮发麻,都是离开也不是,站着也不是,两只腿都有些打颤。

    此刻,各大势力众强者还在祖级大阵中,等于还在奕鸣风的手掌心中,这位阵道大宗师若想抹杀他们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。

    目睹了刚才的一战,谁也不会怀疑,奕鸣风有这样恐怖的手段。

    尤其,刚才奕鸣风那般挑衅邀战,要妖族那存在前去冰焱峰一战,后者竟是不敢迎战,显是就算真身出战,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半空中,奕鸣风落了下来,运转祖阵之力,为银澄疗伤,让其伤势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阵道大宗师,竟然存在于当世!”罗姓青年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战,让罗姓青年头皮发麻,就如同目睹远古时代,那些盖世阵道大宗师的风采。

    在一些古籍中,罗姓青年看到过这样的阵道师,只是都已是消失在时间长河中,中古时代之后,再也没有这样的阵道师出现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秦墨,银澄的师尊,竟是达到了这样的层次。

    “奕师。”帝衍宗上前行礼,对于奕鸣风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道大宗师,即使是帝姓世家,也不会怠慢,会以上宾对待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!在当世,还有阵道师能够达到这一步。”圆盘之灵也是惊叹。

    它并非震惊于奕鸣风战胜那具巨大妖影,若是在全盛时期,那个妖族老家伙也不放在圆盘之灵眼中。

    圆盘之灵吃惊的,乃是奕铭风对于祖阵的运用,已是臻至化境,在这样的大阵中,一切都由其主宰。

    刚才,那巨大妖影的修为,实则远高于奕鸣风,但是,身处祖级大阵中,其实力被极大压制,此消彼长,竟是被奕鸣风瞬杀了。

    妖族那个存在,也正是明白,若是前去阵宗一战,等于落入今日一样的局面,很可能被轰杀,自是不敢迎战。

    “奕师,你要为徒弟我报仇啊!他们欺负的我好惨!”狐狸已是扑过去,不顾身上的伤势,这般哭诉。

    闻言,一众强者们脸色都黑了,这小妖狐真是可恶,他们哪里能欺负得了它,之前分明是这狐狸操控祖级大阵,将他们追杀得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这些家伙的恩怨,你以后自行解决,难道还要我出手么?”奕铭风喝斥,却是转头,看向众强者中几人。

    一阵惨叫响起,那几个人身躯被洞穿,当场被瞬杀。

    “奕大师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还请高抬贵手!”

    “奕宗主,您如今的身份,乃是大陆巅峰之上,难道要对我们这些人出手吗?岂非是有失身份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战,奕大师您已是大陆绝巅之流,何必与我等一般见识,今日之后,必定前往阵宗,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各大势力众强者纷纷拜服,皆是表示将来会前往阵宗,为今日举动请罪。

    许多强者脸色苍白,刚才他们对秦墨、银澄可是下了死手,若是奕鸣风不顾身份,真的对他们出手,恐怕事后他们的宗门也不会出手报仇,等于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单单请罪,今日之事就算了?那本宗灭了你们满门,是否也能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奕铭风目光如电,扫视一众强者。

    周围,虚空立时变幻,亿万阵纹洒落,如同无边雷霆一样,笼罩在这群强者头顶。

    这时,一股浩荡的气机涌现,阻止了奕铭风接下来的举动,这是祖脉意志显化,让奕鸣风不可这样出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本宗的徒弟,就这般白白被欺负了不成?”奕铭风目光冰冷,这般喝问。

    周围,在场强者们都是咋舌不已,没想到祖脉意志呈现,竟也被奕鸣风喝斥,后者未免也太狂傲了。

    可是,祖脉意志并未动怒,只是传递一股意念,告知奕鸣风,他已经迈入了那个层次,不能无故对低层次的强者出手。

    奕铭风冷哼,他一直隐匿在阵宗,就是在隐藏手段,不想暴露实力。

    一旦实力暴露,就会有诸多限制,这也是达到那一层次后,他才明了这些。

    现在,祖脉意志这般阻挠,他也无法继续动手,不然会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姓青年骇然,“明明尚未超越主宰境,为何会被划入那一层次的存在?”

    身为中古时代的大宗门传人,罗姓青年知晓顶层强者的一些秘密,知晓要到何等修为,才会受到祖脉意志的限制。

    “奕大师阵道通神,自是要归入那一层次的强者。”帝衍宗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缘由,阵道师一旦悟透祖阵源纹,拥有无穷威能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则是能够修复祖脉,这是祖脉意志无比需要的能力。

    单凭这样的能力,自是受到祖脉意志的尊重,远古时代,那些地脉阵道师的阵道造诣达到化境,往往也都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奕鸣风并没有地脉阵道师的体质,却也达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奕鸣风沉默,而后看向银澄,道:“今日之恩怨,以后自由你来解决,至于妖族那老东西,将来他若是再动手,为师替你杀上妖族,取他首级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令众强者心惊肉跳,却是无人认为这是说大话。

    以奕鸣风的阵道造诣,几可通神,即便与妖族那存在的真身一战,哪怕是在妖族领地,也是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祖脉意志也是赞同,表示若是再有今日之时,它不会出手干涉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祖脉意志的承诺,奕鸣风脸色稍霁,不再追究这些人。

    银澄则是咧嘴,它还是很不满意,不过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墨小子呢?”奕鸣风目光一转,不见秦墨的踪影,问道。

    一行同伴脸色顿变,都是嚷嚷着糟糕,刚才陷入妖族那老怪物的阻拦,秦墨现在陷入战天城中,其处境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,陷入战天城中?”奕鸣风脸色微变,其投影一阵模糊,情绪波动很大。

    听完银澄等的讲述,奕鸣风的脸色很难看,战天城竟是落入王氏一族的掌控,这让他无比愤怒。

    想及曾经,他被陷害,出走战天城的种种,都是有种种迹象表明,曾经的安家会那般做,很可能是出自王氏一族的指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