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49章 古城外的裂痕
    这片地域的人族势力很强盛,以前有不少强大势力盘踞,野外若有凶兽出没,早就被捕杀干净。

    了解后才知,这半年来,不断有凶兽出没,并且,这些凶兽的实力极其强大,来无影去无踪,即使有武尊强者出手,也未曾将这些凶兽拿下,让其逃脱了。

    半月前的深夜,这座古城遭到凶兽袭击,其中一面城墙被洞穿,若非恰好有强大武者坐镇,整座古城恐怕都会遭到席卷。

    “武尊强者都奈何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吃了一惊,这倒是稀奇事,要知道在阵城附近,武尊级强者乃是高不可攀的存在。

    武尊强者出动,都拿不下这样的凶兽,后者至少也是同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奇怪啊!这样的凶兽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到阵城附近?”银澄也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正思忖时,街道另一端传来嘈杂声,有一群人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“嗯?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动,那是阵城的阵道世家的子弟,其中有一抹动人的熟悉倩影。

    银澄讪笑,斜眼瞅着秦墨,示意后者可以上前,与那女子一续旧情。

    “你这狐狸……”秦墨瞪了银澄一眼,很是无奈,什么话到了这狐狸嘴里,就变味了。

    与阵城的几个阵道世家,秦墨算是交情不错,但是,却不适合现在见面,否则,会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略一停留,秦墨转身离开,朝着街道的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那群人中,一位绝美女子伫立,盯视着街道另一端,茫茫人海中,似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周围,数位青年见女子驻足,绝美容颜有着波动,立时急声询问,都是目光炽热,极是殷情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我可能眼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摇头,眸光流转,眼帘垂下,闪过一丝落寂之色,心道:那人又怎会来阵城这样的小地方,想必如今的他,早就忘了阵城的种种,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,不禁浮现一个少年的身影,女子暗中叹息,随着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古城另一端,秦墨出现在一面城墙前,盯视着刚修复不久的城墙,眼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这不似凶兽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的波动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对视一眼,感到很是惊异,这城墙上残留的波动,很是奇异,却与凶兽毫不相关,并没有一丝凶戾之气。

    随即,一人一狐没有停留,追寻着残留的波动,朝着古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秦墨也是不放心,暗中将古城刚布置的防御大阵,稍稍改动了些许,若是触动防御大阵,则防御力会倍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座古城的野外,乃是一片荒原,到处可见坚硬的冻土,这是北域的风貌。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在野外飞掠,六识如潮水般展开,朝着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越发惊异,这片地域确实不寻常,那种奇异的气息若隐若现,让人为之忌惮。

    “这会是界壁的裂痕散发的气息么?”秦墨喃喃自语,有着期望。

    若能寻找到一道界壁裂痕,他就能离开古幽大陆,不受祖脉意志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这数月来,秦墨越发能感受到,自身的斗战圣体即将彻底蜕变,已是无法抑制了。

    斗战圣体的第八、第九层,在无名口诀中,原本开启的条件非常苛刻。

    但是,战天城一战中,他的斗战圣体却是莫名开启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奕鸣风则是推测,乃是秦墨体内的种种惊世之力交汇,促成了第八、第九层开启的条件。

    如今,这种状态延续不了多久,秦墨有预感,无论他如何压抑,再过一段时间,斗战圣体就会彻底开启。

    到时候,即便是想离开古幽大陆,也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界壁的裂痕,很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灯灵这般回应,却是感到相当不安,因为,它总觉得此行有着相当的凶险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当初在万年大墓中,遭遇了莫大的危险,给它带来了阴影。

    前方,地势忽然变化,地面凸起,形成一个小山丘,阻挡了前路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这座山丘并非是天然形成的!”秦墨目光一凝,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银澄、灯灵也是惊异,提起戒备,这座山丘似是某种东西,要从地底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并且,从里面传来的气息,正是古城城墙上的波动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闷响,从山丘中隐隐传出,其表面竟是龟裂,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。

    这道裂痕出现的很突然,从中传出冰冷、暴乱的气息,与以前所见的空间裂痕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从那道裂痕中,似能看到无尽的深渊,又似是幽深的星空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界壁的裂痕么?”

    秦墨很吃惊,这样的空间裂痕前所未见,与传闻中界壁的裂痕描述很相似。

    银澄、灯灵也是惊异,却无法给出答案,之前也未见过界壁的裂痕。

    只是,让秦墨等疑惑的是,界壁裂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未免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按照席家那人所说,界壁裂痕的吞噬力非常可怕,一旦出现,很可能将一方地域直接吞噬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传出的波动,很可能就是古城中那些人所说的凶兽,看来是从裂痕中逸散出来的暴乱气息。”

    灯灵如此说着,分出一缕光焰,朝着那道裂痕中飘去,想要照亮其中的虚实。

    突然,那道裂痕爆开,冲出幽暗的光华,将秦墨等笼罩,漫天的邪意涌动,将他们全部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这里的景象变幻扭曲,秦墨只觉虚空扭转,已是出现在一片漆黑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刚才好强烈的邪力,是【无尽深渊】的邪物!”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同时惊觉,这道裂痕根本不是界壁裂痕,而是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独立的空间,无比黑暗,四周充斥着诡异的邪气,有种令人恶心的粘腻感,如同是传说中的地狱。

    远处,隐约有冷笑声传来,充满了冰冷的恶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灯灵冷哼,一缕神圣灯焰亮起,驱散了黑暗,映亮了四周的景象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,秦墨、银澄却是大吃一惊,这里如同是虚无的空间,什么也不存在。

    诡异的邪气如雾,充斥在周围,极力压制一人一狐的力量。

    前方,在这片虚无空间的深处,有着一座山峰,矗立在那里,传出冰冷的呼唤,让秦墨前去,才有机会离开这片虚无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幕后黑手】所为么?要阻止我离开古幽大陆。”秦墨目光冰冷,心中充斥着杀意。

    终于有机会,直面传说中诡异莫测的【幕后黑手】,若是可能,他很想借此机会,将这个黑手除去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这里的邪力固然浓烈,却比之邪物王都要逊色不少。”银澄则是摇头,否定了秦墨的猜测。

    它继承了妖祖的遗物,知晓邪物王的强大,大衍天地宗的盖世强者,与妖狐之祖联手,也只能将之压制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邪物王级的存在,现在的处境则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当然,黑衣老者也曾提及,在古幽大陆上,邪物王级的存在与那些老怪物一样,都受到祖脉意志的极大限制,无法随意出手。

    况且,若是真有邪物王出世,根本不用祖脉意志出手,自会有老怪物出手,将之抹杀。

    这片大陆上的恐怖存在,可是并不少,只是一直隐匿,未曾被世人所知。

    这片邪力空间的波动,并没有那般难以抵御,不过,也绝对能威胁到秦墨等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剑气腾起,在秦墨头顶凝成一口巨剑,丝丝缕缕的剑气垂落,将一人一狐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同时,秦墨运转体内种种力量,以防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银澄也是一样,祖阵阵纹交织,笼罩方圆三丈之内,朝着前方飘去。

    这片空间一片寂静,越是靠近那座山峰,越是有种冰冷的压力传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小心一点,对方如此布置,必然有恃无恐,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灯灵提醒道,这既是邪物布置的一个陷阱,必定知晓秦墨的情况,极有针对性的布置。

    不过,灯灵却并不担心,它并未感到致命的威胁,相信凭秦墨等的力量足以应付。

    如今的秦墨、银澄联手之威,已是足以威胁大陆任何顶级强者,即便是老怪物般的存在,也会感到忌惮。

    毕竟,即将完全开启的斗战圣体,还有正在蜕变的古妖强者,足以对决任何强者。

    何况,秦墨刚有奇遇,获得了幻天极神剑宗的传承,对于邪物的克制最是显著。

    来到山峰近前,秦墨、银澄惊异发现,这座山峰上布满了刀剑碰撞的痕迹,似是在其中爆发过惊人的战斗。

    一股厚重如山的压迫,从山体中传出,比之刚才一下子浓烈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秦墨停下脚步,不再向前,心中的不安扩大,本能在示警,让他不要向前。

    银澄驻足,有些不解,它并未感到任何异常,不知秦墨为何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发现异常?”秦墨吃了一惊,这种感受难道只有他能察觉到?

    灯灵则是一惊,它相信秦墨的直觉,让其速退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那座山峰忽然震动,一股滔天邪力冲起,那种压迫成百上千倍的增强,让人为之惊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