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61章 焰海峡谷
    这没脸怪物一出世,就在大陆掀起腥风血雨,他极具野心,想开创活尸军团,称雄妖族。

    之后,没脸怪物结下的仇敌太多,终是惹出了大陆的老怪物,一路追杀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深入祖脉,想在祖脉中培育最强活尸,触怒了祖脉意志,要将之抹杀。

    走投无路之下,没脸怪物选择抛弃肉身,化为一头尸虫王,潜入万年大墓,躲避追杀。

    其实,没脸怪物早就发现了这处界壁裂痕,却是被这片焰海所阻,不能横渡。

    遇到秦墨、银澄,没脸怪物则动了杀心,想要夺舍,由此来度过焰海,却是在此被反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杂碎死有余辜!”银澄咒骂一声,知晓没脸怪物原来是妖族,顿时引以为耻。

    此时,从硕大尸虫的尸灰中,一颗碧绿珠子坠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人族少年,小妖狐,不要让那珠子落地。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声音从焰海中传出,在秦墨等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焰海中有可怕存在!?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跳,却是没有犹豫,催动青金神焰,凝成一只焰掌探出,将那颗碧绿珠子攫取。

    通过青金神焰,秦墨则是察觉到,这颗碧绿竹子很奇特,并没有蕴含一丝尸气,而是一种很精纯的能量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能量很特殊,竟是生气与死气相互融合,形成一个完美平衡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这珠子好神奇,其价值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跳,猜测这是控尸之术的重宝,却是很奇异,并没有沾染一丝尸气。

    “天眷生灵,果是得天独厚,能够这样握持【生死珠】。”那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随即,焰海出现波动,一条道路出现,直通向焰海深处的那座峡谷。

    见状,秦墨等没有迟疑,朝着焰海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从焰海的力量波动中,秦墨等察觉到一种熟悉的波动,焰浪中的黑色火焰,与胡三爷修炼的那种圣力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来到那座峡谷近前,看清这座峡谷的景象,秦墨等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撼。

    峡谷之中,有着火焰流淌,形成一条火焰瀑布,从山崖下垂落,注入焰海之中。

    半空中,一条裂痕悬浮,乃是一个不见底的黑洞,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。

    在峡谷顶端,枯黄老树下,盘坐着一个身影,似是在那里千万年之久。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对视一眼,感到一股莫测的压力,那身影明明端坐在那里,再一定神,却又有遥远的距离,让人难以判定其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老怪物!”灯灵这般评断,很是慎重。

    这名强者并未显露敌意,是友非敌居多,但是,也不可大意,一位老怪物若是对己方出手,在这样的环境下,实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动了,从峡谷顶端注视过来,眸如惊电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年轻的斗战圣体,你终于来了。”那身影开口。

    随即,一道圣光之路蜿蜒而下,垂落至秦墨等面前,示意他们上来。

    秦墨惊异不定,这神秘强者的意思,竟似早就知晓,他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踏上光路,来到峡谷顶端,才是看清那身影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老者,似是被漫天焰气熏灼,须发一片枯黄,他眼眸似睁似闭,整个人笼罩在一团迷雾中,散发着无比浓烈的圣力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,秦墨等则是断定,这位强者修炼的功法,与胡三爷确是同源。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秦墨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上前见礼,面对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强者,都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那老者态度很平和,打量着一人一狐,相当欣赏。

    “我镇守这处界壁裂痕许久时间,终于是等到了你,年轻的斗战圣体。”老者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面面相觑,都是有着震惊,难道这老者有预知之能,早在许久之前,就预知秦墨要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老夫倒没有预知之能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看出秦墨的疑惑,告知事情的由来,这处界壁裂痕在中古时代就存在。

    当初,这位强者深入万年大墓,发现了这处界壁裂痕,想要将之修复。

    老者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,可谓是深不可测,修复这处界壁裂痕,并没有太多困难。

    可是,在修复之时,却遭到了阻碍,从遥远的空间深处,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让其暂缓修复界壁裂痕,等待将来年轻的斗战圣体来此,通过之后,再行修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会是谁?”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都是震撼,这种事情太玄奇了,难道说许久之前,就有强者预知,他们会来此。

    “这声音的主人,在空间之道上的成就,令老夫叹为观止。她告知老夫,年轻的斗战圣体身怀重任,会有一天来此,需要穿行这道界壁裂痕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秦墨身躯一震,隐约明了,那恐怕是南小姐所为。

    也唯有那神秘女子,才知晓他怀有任务,难道这处界壁裂痕的另一端,是羊皮卷地图上的某一标识地点。

    “你既来了,穿过这道界壁裂痕,老夫也能修复此处,离开万年大墓了。也不知外界如今,到底是什么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浮现轻松之色,他听到那女子声音之后,就被禁锢在这里,等于是坐了漫长时间的牢笼。

    不过,老者并没有怨言,因为那女子也给予了报酬,就是空间之道的一种奥义,让之不断感悟,至今也未曾尽悟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老者还不希望就此离开,想要继续在此参悟。

    只是,秦墨既是来了,老者也想就此离开,返回古幽大陆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颗珠子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取出那颗珠子,递了过去,却被老者拒绝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生死珠】,对于老夫这样的层次来说,没什么大用了。对你倒是有用,你留着吧,日后会知奇效。”

    老者摆手,谈及那没脸怪物,在许久之前,没脸怪物就想穿过界壁裂痕,通往其他地界。

    可是,有老者坐镇在此,只允许斗战圣体的年轻强者通过,拒绝没脸怪物穿行。

    秦墨恍然,难怪没脸怪物会如此执着,想要夺取他和银澄的躯壳,原来是老者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那尸虫滑溜的很,每次都不敢踏足焰海,老夫也懒得与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关于控尸之术,老者则是嗤之以鼻,警示秦墨,不要因为持有【生死珠】,就想推演那种控尸之术,那是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“【生死珠】的真正妙用,岂是开创控尸之术,根本是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声叹息,对于大陆九大奇学的许多秘密,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,【生死珠】,与一块玉骨,乃是九大奇学之一的传承,分别被两个生灵所得,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条路。

    得到玉骨的生灵,则是后来名动大陆的骨后,她以绝世天资,创出【帝骨十术】,傲视古今。

    至于得到【生死珠】的强者,真正是画虎不成反类犬,创出下三滥的控尸之术,最终每一代修炼者都不容于世。

    “【生死珠】的妙用,绝不仅是这些,当初得者天资不够,年轻的斗战圣体,你不要辱没了这神物。”老者告诫道。

    秦墨颔首,再次向老者道谢,他能感受到老者的善意,这是一位可敬长者。

    此时,灯灵现身,向老者提及胡三爷之事,后者修炼的圣力与老者同源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!”老者很是吃惊,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老者修炼的圣力,乃是一脉单传,他在此如此漫长时间,对外界来说,这门圣功应是失传了才对。

    随即,老者询问胡三爷的情况,逐渐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……”老者露出苦笑,似是明了了事情的缘由。

    秦墨等很好奇,但是,老者并不想多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