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63章 乱流中的巨影
    秦墨脸色发苦,这是什么事,他实是没有料到,会有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要想办法,不然,我要葬身在虚空乱流中了。”秦墨身体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其体表,已是出现一道道裂痕,肉身快要被压爆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丹田中剑葫芦震动,从葫芦嘴中喷出剑芒,灌入凤凰之羽中,一股太阳真火涌动,与圣力防护融合,恰好抵消了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秦墨顿时松了口气,暗呼好险,若是再晚一点,他的肉身真的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凤凰之羽好神奇!可惜,无法自如动用其中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灯灵也是惊叹,传说中,神兽凤凰拥有破开空间之力,能在六大地界中自由穿梭。

    这一点,比之真龙更加强大,也是其他神兽为之羡慕的神力。

    若能自如控制这根凤凰之羽,秦墨的实力则会提升许多,但是,即便是金童,圆盘之灵那样的老怪物,也没有操控凤凰之羽的方法。

    猛然间,前方的虚空乱流中,有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,一股恐怖的气息涌现,让一人一狐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气息?虚空乱流中有可怕的存在。”银澄怪叫,它身躯不自禁颤抖,知晓这样的存在根本无法力敌。

    然而,将六识运转到极致,也是看不清前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是在界壁之中,有着种种诡异,任何可怕的事情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闪动,则是露出凝重之色,太阳真火与圣力融合后,借着新的防御护罩,他竟是隐约看清前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絮乱如漩涡的乱流中,有着一具躯体在漂移,那躯体无比庞大,如同一座巨岛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某种巨大生灵的尸骸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辨认,秦墨有些迟疑,虚空乱流中漂移的尸骸,实是令人感到惊悚。

    须知,那老者之前也说了,要以肉身横渡界壁裂痕,承受虚空乱流的压力,恐怕界使级强者都未必能承受。

    现在,这具尸骸在虚空乱流中浮沉,如同一座巨屿,散发着可怕气机,分明肉身还完好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一个生灵的尸骸。”

    银澄大惊失色,狐脸有些泛白,它也想到了老者所说,眼前的情况实是让它不安。

    “快走,不要停留。”灯灵急声催促。

    此刻,秦墨等才明白,为何老者再三警告,不要在虚空乱流中过多停留,会遭遇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界壁之中,竟有可怕生灵的遗骸存留,这样的事情,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具庞大尸骸竟是动了,发出一缕缕奇异光华,穿过了虚空乱流,朝着秦墨这边交缠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尚有神智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脸色骤变,浑身都在发寒,在这样的地方,遇到如此诡异可怕的存在,如何能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当即,秦墨,银澄,灯灵施展手段,将力量催动至极致,朝着反方向飞遁,躲避那奇异光华的纠缠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,那奇异光华似缓实疾,很快缠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秦墨、银澄身周的圣光防护,已是被缠上,想要挣脱则是不能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根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银澄为之色变,看清了奇异光华的真面目,竟是一根头发,无比坚韧,如神器一样难以摧毁。

    这根头发如神鞭一样,其中有着奇异的纹路,仿佛是有无数符文在其中流转,宛如是神铁铸就而成。

    妖族圣火发动,要将这根头发焚毁,却是无济于事,反而使得发色越发明亮,其中的符文加剧运转,越缠越紧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界使级的盖世强者么?”

    灯灵大骇不已,这样的景象它听说过,界使级强者的肉身,被淬炼的无比强大,自身就是一具无比强大的神器。

    界使级强者的一根头发,都堪比大陆级神器,能够斩杀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这仅是传说,具体如何,无从得知,灯灵也从未见过界使级强者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这样的景象,立时想到了这样的传说,一根头发就如此可怕。

    另一边,秦墨也是同样的情况,一根头发缠绕着他,越缠越紧,要将之拖拽过去。

    “一根头发就如此可怕!”

    秦墨很冷静,目光闪烁精芒,通过太阳真火灌目,看清这根头发的内在。

    这根头发中,有着无数符文,乃是天地之力凝成,呈现一种玄奥的排列。

    这样的符文,聚势成阵,竟是有祖阵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界使级强者的肉身,如同一座祖阵么?”秦墨这般思忖。

    他并未发动青金神焰,来摧毁这根头发,而是洞悉那些符文,寻找脱身之法。

    陡得,秦墨身形一动,如同游鱼一样,从头发的缠绕中脱身,飞掠而出。

    不远处,分身粗胚出现,这是【分身术】的牵引,使得秦墨能够脱身。

    这段期间,随着对于武道感悟的加深,秦墨在【分身术】上的推演,亦是更进一步,使得在此刻,能够挣脱困境。

    这一幕,若是为外界所知,一位皇主境强者能够摆脱界使级强者的束缚,足以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点救本狐大人!”银澄怪叫道。

    它倒是不担心秦墨独自开溜,实是这根头发中传来的吸噬力,越来越强大,竟是在吸收它的妖族圣火。

    秦墨已是出手,驱动分身粗胚,以一股牵引力,将狐狸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不敢停留,朝着前方疯狂逃窜,迅速远离那具巨大尸骸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传来,巨大尸骸再次动了,这一次竟是伸出了手臂,朝着这边探抓过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惊悸波动流转,如怒涛一般涌来,让一人一狐的速度顿时停滞。

    “糟了!这尸骸还精擅空间之道。”银澄一声怪叫。

    其实,它这根本是废话,这具尸骸会在界壁之中,至今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其尸骸生前,对于空间之道,必定有着极深的造诣,使之死后,也能在虚空乱流中存留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虚空乱流深处,传来如雷轰鸣,一道虚无光辉射出,轰击在那巨臂上,使得尸骸的动作顿止。

    一声低沉的嘶吼响起,充满了不甘,在秦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最终,那具尸骸悬浮在那里,与一人一狐的距离越来越远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险啊!本狐大人差点以为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银澄浑身都是冷汗,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    秦墨也是庆幸,那具巨大尸骸太可怕,分明是想将他们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的虚无光辉,则是让一人一狐疑惑,究竟是什么力量,阻止了那具尸骸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那应是虚空乱流的束缚之力,限制这种强大尸骸的行动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它推测,这具尸骸生前,应是在横渡虚空乱流中,发生了意外,陨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具尸骸本身,虽然还有着莫大的力量,却遭到虚空乱流的力量压制,无法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刚才,那具尸骸的异动,应是想夺取秦墨、银澄的躯壳,以一缕残魂灌注,借此离开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不禁悚然,若是被这样的可怕存在夺舍,实是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反抗成功。

    “虚空乱流中,不知还有多少这样可怕的东西,这实是世间最可怕的凶域。”秦墨感叹道。

    这确是事实,界壁中的凶险,超乎想象,根本不是常人所能预料的。

    此时,周围絮乱的空间之力,逐渐平稳下来,再不像刚才那般湍急紊乱。

    秦墨等猜测,刚才暴乱的空间之力,正是因为那具尸骸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就如同怒海中的漩涡地带,非常危险,稍有不慎,就会被湮没。

    “丫·的,也就是说,咱们刚才经过的地方,很可能是虚空乱流中最危险的地域。”

    银澄叫道,很是不平衡。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是最危险的,不过,也是虚空乱流中的危险地带,这倒是真的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——

    秦墨等突然发觉,周围的虚空乱流,竟是完全平稳了,如涓涓细流一般,在身周流淌而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