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84章 异变的破阵神解
    “琊前辈,是出身圣月山?”秦墨惊讶道。

    他明白过来,琊之所以被压制,是因为来自圣月山,乃是背叛圣月山的一头强大灵体。

    琊沉默下来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奇罗城主容颜微黯,眸中有着悲伤,仇恨。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交换眼神,已是明了过来,琊既是背叛圣月山的一头灵体,那奇罗城主应该也曾是圣月山中人。

    避过这个话题,秦墨露出忧色,道:“那圣月枝看来不止一个,若是圣月山中的那些家伙来争夺修罗灵皇的秘藏,那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奇罗城主一声叹息,她就是有这样的忧虑,若是其他强者争夺,有琊相助,她并不畏惧。

    可是,若是圣月山的弟子,她与琊只能退避。

    “修罗灵皇的秘藏,一定要夺到手,其中有消除烙印的秘法,不能落到圣月山那群家伙手中。”琊断然道。

    当初,圣月山之所以向修罗灵皇,发起那场邀战,就是因为后者手中,掌握了消除烙印的秘法。

    昔日,修罗灵皇身边,有着三大灵体,其中一个乃是强大的灵兽,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那头强大的灵兽,就是出身自圣月山,原本经历一次蜕变,并不算有潜力,只是平庸,被圣月山抛弃。

    后来,这头灵兽遇到修罗灵皇,不断蜕变,终成修罗界最强灵体之一,其体内的烙印也被修罗灵皇以秘法抹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圣月山对修罗灵皇那般忌惮,想要将之除去的关键缘由。

    若是修罗灵皇愿意,岂非能够消除圣月山所有强大灵体的烙印,与圣月山为敌,那是圣月山强者们为之恐惧的画面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圣月山依仗着拥有圣月神树,对于山中的灵体们很刻薄,乃是对待奴役的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圣月山上的灵体,对于圣月山早有恨意,只是苦于无法消除体内的烙印而已。

    “修罗灵皇的秘藏,绝不能让圣月山夺取,否则,我等圣月山灵体永无翻身之日。”琊低吼道。

    秦墨暗中皱眉,他能够察觉到琊的无奈,若是真与圣月山的强者碰上,恐怕琊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这不是你该担心的。这是姐姐考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奇罗城主看出了秦墨的考量,笑着说道,“若是争不过,大不了城主不做了,到北方大州的边陲去。不过,情况没那么糟糕,想必不久之后,圣月山的那群家伙,就会与那年轻剑客对上。”

    琊微微颔首,圣月枝这样的神物,其中有着特殊的印记,会被圣月山的强者们感知,不久之后,应该就会追上那年轻剑客,双方很可能爆发一场激战。

    “那年轻剑客虽是皇主境修为,但是,剑技难以测度,又能只有驱使圣月枝,恐怕是东方大州一个超强剑派的天才,足以应对圣月山那群家伙。”

    说起东方大州的剑派,无论是奇罗城主,还是琊,都有着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东方大州很神秘,那里剑派众多,有的超强剑派的剑技,有着无比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早在许久之前,东方大州的剑客,就曾挑战圣月山,杀穿之后,飘然而去,留下无数令人敬畏的传说。

    “东方大州的剑派,传说是传承自剑之巨头,那名年轻剑客如此出色,应该有对付圣月山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闻言,秦墨神情很是震惊,心中则是暗骂不已,原来早先,琊与奇罗城主的作态,只是在做戏而已,巴不得他将圣月枝拿走。

    一边与奇罗城主等交谈,一边不动声色,秦墨分出一股力量,注入灯座空间的圣月枝中,查探这截神枝中的虚实。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那截树枝悬于半空,流转着莹莹之光,其光华比之此前,要强烈十倍不止,一圈圈涟漪荡出,似是要播散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【人族圣灯】乃是一件镇族神器,最擅禁锢之力,任凭这截树枝如何震动,也是无法突破圣灯的禁锢之力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无论是黄金剑傀,还是灯灵,都发现了这截树枝的异动,却是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秦墨松了一口气,圣月枝在灯座空间中,倒是不担心被追踪到,但是,一旦他不小心拿出来,行迹可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要想个办法,将圣月枝中的印记抹去才行。”灯灵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这截神枝中既有印记,总是让人不安,及早除去其中的印记,才是稳妥之策。

    秦墨沉吟,分出一缕力量,注入这截树枝中,立时一幕奇异的景象,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这截树枝中,有着无数脉络,如同是地脉的分布,错综复杂,有着奇异的能量在其中流转。

    这景象,让秦墨很是震撼,才是明白过来,为何他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够驾驭这截圣月枝。

    这截神枝,如同是大地的地脉缩影,难以想象,世间竟能生出这样的神物。

    “圣月山的那棵神树,真是一棵瑰宝啊!难怪在非常时期,圣月山会用来替代祖脉,供应门中弟子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修罗界与古幽大陆,实是有巨大的差别,这样的神物至今还存在。若是在古幽大陆,恐怕在远古时代就消亡了。”

    灯灵,银澄等惊叹不已,也是深深感到,修罗界不愧是曾经的六大地界之一,有着无穷底蕴。

    修罗界中的势力,在上限上,也要高于古幽大陆,单是圣月山的实力,就如日中天,让人忌惮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则是看到,在这截神枝中央,一道道脉络汇聚之处,有着一个印记,犹如??银月一样,散发着相当可怕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嗯?这就是圣月枝中的印记么?”秦墨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这道银月印记中的气息,让他相当警惕,这里面的力量相当可怕,若是一旦引爆,很可能殃及灯座空间。

    “圣月枝中的构造,既是犹如地脉,可是尝试解构,如破阵神解。”银澄提议道。

    破阵神解,乃是奕师所创,需要阵道资质无比超凡的天才,才能够修炼。

    原本只有狐狸修成,后来,秦墨在祖阵之技上的造诣日渐精深,也是渐渐将之修成。

    自从修炼【图灵术】后,秦墨感觉在阵道上的领悟,也是日渐加深,破阵神解竟是渐渐到了大成的境界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一道光纹凝成,如同是一道图纹,又似一道祖阵纹路,绽放一道道光华,注入这截神枝中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银澄不禁是低声咒骂,秦墨这一手大有讲究,竟是将【图灵术】,与破阵神解融合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纹路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全新的破阵神解,极适合修罗界的环境,乃是秦墨的地脉阵道师体质,本能的转换凝成。

    “地脉阵道师的体质,若是本狐大人也拥有,早就是绝代阵道大师,可以找那老东西算账了。”银澄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圣月枝中,破阵神解的力量势如破竹,直卷向那道银月印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距离那座古老小城池不远,一行身影出现,其中就有那神秘人,一截衣袖空荡荡的,正是被秦墨拉扯断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就是在这座小城中,我遭遇了圣月山的叛徒灵兽,还有那个年轻剑客……”

    那神秘人指着前方的小城池,想到之前,那年轻剑客的所为,他双目喷火,恨不得能够找到秦墨,将之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他的一条手臂算是毁了,其中有着奇异的力量封禁,难以再生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圣月山有着种种手段,也无法驱散这种奇异的力量,这让神秘人无比愤恨。

    “圣月山的叛徒,东方大州的绝世剑修……,都是为了修罗灵皇的秘藏而来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强者之首是一个女子,夜空双月闪耀,倾洒而落的银辉下,映出这女子的绝色容颜,一对星眸微微闪动,略显宽大的衣袍,也掩不住其妖娆身段。

    修罗界的女子,其体态都偏丰腴,这女子也不例外,不过,她的双腿修长匀称,使得她的身段比例近乎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