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75章 血为叶·骨化竹
    这是一片阴雾弥漫的竹林,寂静无声,伸手不见五指,光线根本难以渗透进来。

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中,眼睛难以挥作用,秦墨放眼望去,只能看清三米内的情形。耳边传来的声响,尽是呜咽的阴风,以及竹叶摇晃的声音,再难分辨出其他的声响。



    目力、耳力,以及其他方面的感应能力,在阴骨竹林中受到极大的限制,不及正常情况的百分之一。



    若非拥有“耳闻如视”,秦墨现在等于是一只无头苍蝇,根本不知身处何地。



    脑海中,这片竹林的景物清晰呈现,四周生长的阴骨竹并不茂盛,每一根阴骨竹的间距,大约是1o~2o米之间,分布也没有规律可言,显得很散乱。



    每一根阴骨竹的竹节,亦是长短不一,竹杆惨白中泛青,如同一段段骨头。



    竹叶是墨绿色,这种墨绿仿佛能出水来,叶子上面布满血丝一般的红线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。



    此刻,秦墨的心脏揪紧,身体如同绷紧的弓弦,六识提升到极限,随时防备着突情况。



    这样的一片诡异竹林,确实阴森可怕,但是,还不足以吓倒他。秦墨担心的,则是阴骨竹林中生存的可怕存在,如果“阴鬼绝域”中的古老骨族、鬼族,存在于这片竹林中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

    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?这是什么鬼地方?到底这是哪里?”



    秦墨注意到数米之外,驭兽使虫七正茫然四顾,一脸惊惶,仿佛只能看清身周极近的景物。

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心中一动,隐约明白过来,他单单凭借目力,能够看清三米内的情形,乃是身具斗战圣体的缘故。



    换成其他武师级别的武者,恐怕只能看清数尺之内的景物,至于其他方面的六识感应,则可能更加不堪。



    “阴鬼竹林,果然无比诡异!想要深入这里,至少要先天武师以上的修为。”



    想及此处,瞪着不远处的虫七,秦墨眼泛杀机,手中长剑一紧,准备趁此机会,将虫七一击必杀。这个驭兽使精擅的驭兽术是一个大麻烦,如果能离开这片阴骨竹林,秦墨不敢保证,能够再次摆脱虫七的追踪。



    正要全力一击时,一道极细微的声响传来,秦墨凭借“耳闻如视”,捕捉到前方,虫七的头顶上方,两片墨绿竹叶轻飘飘落下,悠然落在虫七的肩头。



    “咦!不对。”



    秦墨霍然刹住脚步,一股极度不安自心中腾起,瞬间笼罩全身,他感到一种浓烈的危机感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便看到落在虫七肩头的那两片竹叶,其上的红线忽然游动起来,从叶子上蔓延而出,纷纷渗入虫七体内,紧跟着,从虫七的身体里,便传出呼呼的抽水声。



    刹那间,虫七全身的肌肤,泛起一层血络,通过“耳闻如视”,秦墨可以清晰看到,虫七全身的血液,正飞朝着肩膀汇聚。

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,自虫七口中传出,随即又戛然而止。



    在秦墨的注视下,只见虫七的身体迅干瘪,仅是几个呼吸,整个人便成了一具干尸。而在他肩头的两片竹叶,此刻则竖立起来,叶子的体积胀大了数倍,墨绿中泛着惨红,一股无边的诡异扑面而来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令秦墨头皮一阵麻,仅是两片竹叶,便瞬间吸干一位武师级别的武者,实在太过骇人听闻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才意识到,这片阴骨竹林中真正的危险,或许并不是传说中的古老鬼族、骨族,而是这片竹林本身。

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……



    虫七的这具干尸中,传出一连串的声响,尸体表面的皮肉开始剥脱,如同一片片干枯的树皮,跌落在地,瞬间便化为灰烬。



    片刻,只有一具枯骨伫立,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这具枯骨迅缩小,化为一截寸许长的骨竹,扎根在地上,两片墨绿竹叶生在竹节两侧。



    一截阴骨竹,就此生成!



    “竹叶吸血,白骨化竹!?”



    饶是在前世,秦墨经历过无数次凶险的场面,但是这样的情景太过诡异可怖,令他全身汗毛倒竖起来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又是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,这种声音很轻,微不可闻,可是落在秦墨耳边,却是致命的危险。



    脑海中,呈现一幕景象,在秦墨的头顶,数片墨绿竹叶轻飘飘落下,如同是死神的镰刀,散着无比恐怖的气息。



    毫不迟疑,秦墨立刻施展【卷地步】躲避,身形一闪,便滑至数米之外。



    然而,这些阴骨竹叶仿佛有生命一样,紧随着秦墨的身形,飞卷而来,度之快,丝毫不逊色秦墨的步伐。



    “该死的虫七,该死的阴骨竹林!”

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阵咒骂,旋即沉淀心绪,遁入古井不波的心境,踩着【卷地步】,身形横挪弹跳,躲避这些可怕竹叶的追击。



    同时,四尺青锋斩出,剑影如幕,席卷向这些竹叶。



    片刻,秦墨震惊的现,无论他如何施展身法躲避,这些阴鬼竹叶总是能追上他的度,并且,任凭他如何加快剑,这些竹叶总能避开剑锋,袭向他的身躯。



    躲又躲不掉,斩又斩不到……



    此时此刻,秦墨真切体会到,这片阴骨竹林的恐怖之处,单是这些阴骨竹叶便如同附骨之蛆,怎么也摆脱不掉,只要稍有不慎沾上一片,便会被吸干鲜血,化为一截阴骨竹,成为这片竹林的一部分。



    在躲避阴骨竹叶追击的时候,秦墨也尝试着冲出这片竹林,却是无奈的现,这片竹林是一座天然的迷阵,即使他拥有“耳闻如视”的强感知,也是分辨不清东南西北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,秦墨很清楚后果,一旦他的体力、真气耗尽,便会被这些竹叶沾身,继而吸干鲜血,化为一截阴骨竹。



    无奈之下,秦墨放缓步伐,踩着【卷地步】,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不断腾挪移动,躲避这些阴骨竹叶的追击。

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秦墨感到身体越来越重,握剑的手臂越来越沉,每挥出一剑都相当吃力。



    毕竟,进入这片阴骨竹林之前,秦墨便与虫七一番激战,体力、真气消耗的七七八八,再被这些可怕竹叶一番纠缠,现在存留的体力、真气,已经不足百分之一。



    不知不觉,汗水已经渗满全身,秦墨只觉步伐越来越沉重,快要迈不开步伐,同时,他已经无力挥剑,灵级别中阶宝剑带来的负担,迅体现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快到极限了!也不知道,身具斗战圣体的我,被吸干鲜血,化为一截阴骨竹,是否与其他竹子有所区别……”



    脑海中,忽然掠过这样一个可笑的猜测,秦墨暗中自嘲,并没有放弃,眼见一片竹叶飞来,即将临身,他奋力抬起手臂,挥出一剑。



    可惜,他此时已是筋疲力尽,竭尽全力斩出的一剑,却是软绵绵的,毫无威力。



    然而,正是这软绵无力的一剑,却是轻飘飘的,恰好斩在这片竹叶上,虽然竹叶毫无伤,却是将它斩落在地。



    嗖……,斩落的那片竹叶刚一落地,似乎受到某种吸力,贴着地面滑动,扎入一根阴骨竹上,成为一片新叶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让秦墨瞳孔骤然紧缩,他振作精神,施展身法,继续躲避这些竹叶的纠缠,思索刚才这一剑。



    他很清楚,刚才那一剑能斩落阴骨竹叶,绝对不是巧合,而是他无意挥出的一剑,契合了某种剑理。



    “心中无念么?不,不对,难道是……,风之轨迹!?”



    脑海中灵光一闪,秦墨瞬间明白过来,刚才那一剑,乃是恰好融入风之轨迹,所以,才能一击而中,斩落一片阴骨竹叶。



    展开“耳闻如视”,秦墨仔细观察这些竹叶追击的轨迹,赫然现一些规律,这些竹叶似是循着他移动带起的风声,追踪他的位置,他快则竹叶快,他慢则竹叶慢。



    一旦他停住脚步,这些阴骨竹叶则顺势而至,附着在他身上。



    风之轨迹!



    秦墨深吸一口气,沉重的手臂挥动长剑,又一次绵软无力的斩出,恰好斩在一片竹叶上,将之斩落在地。



    嗖……,落地的竹叶一闪,又扎在一根阴骨竹上,成为一片新叶。

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风之轨迹,原来是这样!【风闪绝影剑】第一层的风闪一剑,其奥秘竟是如此!”



    一剑命中,秦墨迅掌握到这种感觉,深吸口气,一剑又一剑斩出,剑势无声,却是精准斩中一片片竹叶。



    眨眼间,这些阴骨竹叶悉数落地,秦墨拄剑而立,全身湿透,已是筋疲力尽。



    此时,远处的竹林深处,一股阴冷的雾气翻腾,悄然朝着秦墨所处之地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