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11章 雾灵之体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雾气凶兽的咆哮,化为一股冲击波,将距离稍近的数人被撞飞,在地上滑行,头破血流。



    见状,在场一群强者皆是惊呼,他们虽然不能运转真气,但是,依然拥有先天境界的身躯,无比强大。即便雾族的这个男子是奇才,也不至于连其一头雾化凶兽的咆哮都挡不住,这太惊人了。



    旁边,粉色宫装女子露出惊容,她的见闻远胜其他人,清楚是怎么回事。雾族,传闻是远古时的天地之灵汇聚,融为一团灵雾,由此诞生孕育的一族生灵。



    这一族的成员,天生雾气绕体,具有护体之能。雾族的天才,则天生能够操控周身雾气,用以护体,甚至可以化为利器杀人。



    其中,雾族中惊才绝艳的天才,则能凝聚雾气,化为某种通灵的活物,拥有极强的实力。这样的绝顶天才,天生就拥有极强的战力,这个雾族男子应该属于此类。



    这种体质,谓之雾灵之体!



    “雾族的这位朋友,这个妹妹是我们清风明月楼先看上的,万事要讲究先来后到。”粉色宫装女子浅笑,目光却很冷冽。



    “闭嘴!我从没听说过清风明月楼,你这女人虽然不俗,但烟视媚行,没有资格当我的禁脔。一边站着!”



    雾族男子振臂抬手,一股劲风呼啸而出,划出一道弧光,声势惊人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宫装女子手持一条蚕丝长缎,挡住这道弧光,却是被震得连退数步,容颜不禁失色,她没想到雾族这男子的肉身强度,达到如此骇人听闻的程度。



    “这样的肉身,恐怕堪比宗师境界的强者之躯了。”宫装女子美眸含怒,却是没有再妄动。



    雾族男子冷笑一声,迈步上前,身旁跟着那头雾化凶兽,无形气势蔓延,令在场诸多青年强者忌惮不已。

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

    其中有数人不服,从两旁袭至,却被雾化凶兽一记扫尾,竟是一一被拦腰扫断,当场毙命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让在场众人倒吸凉气,涌起深深惧意,知晓无法与这雾族男子争锋,纷纷让开一条通道。



    来到炼雪竹面前,雾族男子站定,端详她妖娆的身段,满意点头:“很好!有资格当我印城的禁脔,跟我走!”



    一只大手探出,蕴含无穷变化,根本不容炼雪竹躲闪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炼雪竹也不想躲避,她美眸浮现决绝之色,手腕倒扣双剑,剑尖朝向喉咙、心脏,欲自尽当场。



    忽然,在她面前,出现了一个身影,就这样突兀的出现,谁也没有看清,这人是怎么过来的。



    一只拳头,对上了雾族男子的手掌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一股气劲爆开,凶猛的气浪蔓延,宛如两个先天强者在比拼真气修为,掀起一股风浪,震得四周众人纷纷后退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“这少年是谁?”



    众人骇然发现,在炼雪竹面前,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少年,眉清目秀,身形瘦削,却是接下了雾族男子的这一掌,并将其震退数步。



    “何人敢挡我!?”雾族男子森然喝道。



    炼雪竹抬头,看着这个熟悉的背影,不禁惊愕万分,这少年是秦墨?



    “墨师弟?”炼雪竹轻声道。



    “炼师姐,你让我好找。”秦墨转头,淡淡笑道。



    四个同伴中,炼雪竹的性子固然最冷,但他与炼雪竹却是比较亲近的,因为两人这一路来,都在时不时交流剑技,关系无疑近了不少。

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找死么。”炼雪竹不禁有些焦急,诚然秦墨展现的实力,已经让她平对视之,但是,这少年的岁数终是有些年幼,在队伍当中都将他当成师弟看待。



    对面,看着炼雪竹、秦墨交谈的亲昵,显是熟识,雾族男子怒意沸腾,寒声道: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毛都没长齐,也想来这里逞英雄。死!”



    话音落——,他身旁的雾化凶兽已是扑出,迅疾如电,并咆哮一声,发出一道声波,犹如实质。



    四周一众青年强者大骇,他们想不到雾化凶兽如此可怕,还能以声波袭击,其威力目测不逊色先天强者的杀招。



    秦墨皱眉,他认出了这个雾族强者,身背的那把金弓,正是,这是击毁他们的机关船的元凶。



    “看来此间事,难善了了。”



    目光平静,右手握拳,猛地一捏,轰隆一声,血色地面震动了一下,一股狂风平地席卷,吹爆了那道声波。



    随后,秦墨的右拳,不偏不倚,砸在了雾化凶兽的头上,很简单直接,将这头凶兽砸得爆碎,化为一缕缕雾气飘散。



    轰隆……

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巨响,回荡在每个人耳边,震得众人头晕眼花,没有先天真气护体,对于这种可怕声波的冲击,实是难以抵御。



    当看清眼前的一幕,在场一众青年强者瞪大眼睛,失声惊呼,雾族强者那头雾化凶兽,竟是一拳打爆了?



    要知道,雾族强者的绕体雾气,乃是类似先天真气的一种防御,一旦化为凶兽,至少在强度上,就不必先天强者的肉身逊色,竟是被一拳轰爆。



    这个少年的拳力,岂不是能够打爆一座小山?



    四周众人的私语声入耳,让这个雾族强者暴怒:“小子,你敢击碎我的雾兽!很好,你成功激怒了我。既如此,我不会留手,将你当场撕碎,再带走这个女人,让她日夜承受我的****。”

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

    四周飘散的雾气重新聚集,汇聚在雾族强者身上,形成一种近乎实质的铠甲。显然,这个雾族强者虽然盛怒,却很谨慎,见识到秦墨的拳力可怕,便凝雾化铠,确保能够万无一失的防御。



    “能将强掳女人,说得这么理所当然,我也是见识了你的无耻。”



    秦墨抬头,随意扫视一圈,看向周围众人的目光充满冷意,炼雪竹已将这里发生的事情,飞快向他低语了一遍,令他心中泛起杀意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感受到这少年冰冷的目光,粉色宫装女子轻笑,嘴角充满冷讽:“击溃了一头雾化凶兽,就以为能稳操胜券了么?果是少年人,不知天高地厚,雾族强者在这样封绝真气的地方,其护体雾气乃是一大杀器,根本不是人族武者能够抗衡。何况,这个雾族青年天资卓绝,恐怕是雾族中名噪一时的绝顶天才,又岂是一个毛头小子能够撼动的……”



    正在她低声自语时,却见秦墨迈前一步,沉腰振臂,简简单单,轰出一记冲拳。



    这是武道基础拳法中,最为常见的冲拳,却见那手臂上,一圈圈无形气浪扩散,沿着手臂,朝着拳头汇聚。



    目睹这一拳,在场所有人的背脊,莫名一寒,一股凉气竟是从脚底一直窜到了头部巅顶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退!这一拳,绝不能硬接!



    然而,那个雾族强者印城却是冷笑着,迈前一步,也是挥动右拳,迎了上去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一股飓风笔直冲起,只见印城的手臂,覆盖着雾化之铠,那臂铠的纹路很繁复,可见这位雾族天才对于自身的护体雾气,已是掌控到收发由心的程度。



    可是,一股狂暴的力量,却从两只拳头的碰撞处,蔓延至印城的右臂,那雾化臂铠则如纸糊的一样,迅速龟裂,并又如轻烟般,消散不见,露出一条如玉雕刻的手臂。



    那手臂的肤色,很晶莹,让女子都嫉妒,显是修炼某种强大的功法所致,有着近乎钢玉般的防御力。



    然而,那条手臂的皮肤,却是迅速浮现无数血纹,继而鲜血飞快渗出,伴随着一串骨骼脆响,雾族强者一声惨嚎,身形暴退,却被一只手紧扣住右臂,难以动弹分毫。



    “想走?也可以,你那把金弓,我很有兴趣,留下来,你就可以走了。否则,死。”



    少年语气一顿,眉头一皱,又舒展开来,“算了,我怎么忘了,你死了,金弓也是我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别学本狐大人的语气说话!?”银澄此时以心念传音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