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46章 万枚血玉的袋子



    “紫煞门的畜牲听着,看你们正陷入苦战,我不想趁人之危。但是,你们如果不识相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周渊烈脸色冰冷,充满肃杀。



    言下之意,如果紫煞门强者再对他出手,周渊烈就要和这群血魂怪物一起,对紫煞门强者大开杀戒了。



    闻言,陷入苦战的紫煞门弟子暗中狂骂,这些血魂怪物就是那个混蛋少年引来的,你竟还好意思说,不想趁人之危?你这根本是想趁人之危!



    这时,却听秦墨缓缓说道:“周师兄仁厚,既是不想趁人之危,那就等战斗结束,再和这帮家伙算一算,侵入咱们地盘的这笔帐,到底该怎么清算吧。”

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群紫煞门强者气都差点吐血,这个混蛋少年的意思,是准备战斗结束,再趁他们力量耗损过巨,死得死,伤得伤之后,再来一场趁人之危的打劫吗?



    这少年也太不要脸了,比那大块头的汉子还无耻十倍!



    然而,这场激烈战斗的结局,却被紫煞门强者们想象的要悲惨,并且是悲惨的多。



    这里200多头血魂怪物,每一具都堪比先天二段左右的强者,并且,其中的血魂石人防御惊人,除非玄级上阶的宝刃,否则难以在一击之间,造成致命伤害。



    并且,这里的通道很狭窄,身法腾挪受到限制,战斗力亦是打了折扣。



    良久,当这场战斗结束,地上躺满了紫煞门弟子的尸体,只有数人幸存,站在那里,身形摇摇欲坠。



    地上散落着200多枚四纹血玉,则被秦墨、周渊烈一一捡起,很自然的扔进他们的百宝囊中。

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

    幸存的数名紫煞门弟子又惊又怒,这是他们师兄弟牺牲性命,才击杀落下的四纹血玉,却被这两个强盗抢走。



    不过,幸存的紫煞门弟子也是敢怒不敢言,他们真气耗损过巨,已经不具备多少战力。况且,即使实力恢复,凭他们几人,也不是秦墨、周渊烈的对手。



    随即,打扫完战场,秦墨两人站在幸存的紫煞门弟子面前,开始审问为何追杀牧佩宜两女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哦!盛装万枚血玉的袋子?全部是三纹血玉!”周渊烈一挑浓眉,很是惊诧。



    万枚三纹血玉,这是一笔惊人的数量,需要击杀一万头大武师九段强度的血魂怪物。



    先不说血骨沼泽中,已经探知的血魂怪物密集地,已被各个宗门瓜分占据。



    能爆出三纹血玉的血魂怪物密集地,可是相当稀少的,对于大部分试炼者来说,一直到“血骨沼泽”试炼结束,都未必能搜集到万枚三纹血玉。



    “这万枚血玉,本就是我们血煞门弟子辛苦击杀血魂怪物,才搜集到的。却被她们偷去!”一个血煞门弟子指着牧佩宜两女,厉声指责。



    砰……,秦墨飞起一脚,将这个血煞门弟子踹倒在地,喝斥道:“怎么说话的?我们千元宗弟子,就是拿了这万枚血玉又如何?这是你们的荣幸,将剩下的三纹血玉乖乖奉上来。”



    荣幸个屁!



    在场幸存的数名紫煞门弟子惊怒交加,他们自问行事够霸道,够不讲理的了。却是想不到,这少年更加不讲理。



    旁边,牧佩宜两女则是俏脸涨红,告诉秦、周两人,事情并非如此,她们根本没有偷这个盛装血玉的袋子。



    “我和牧师姐才没有偷!”秋思茜圆脸气得通红,辩驳道:“我是大武师九段的修为,牧师姐刚刚跻身先天二段境界不久,凭什么在你们一群先天强者眼皮底下,偷走一代盛装血玉的袋子?你们别污蔑我和牧师姐。”



    说着,秋思茜恨恨踢了一脚,踹在地上的宫彦凡身上,后者一声惨呼,心中则是骂开了,他又没说话,为何要踹他?



    “那个装着万枚血玉的袋子,确实在我们身上,但是,并非是偷的,而是在一具血煞门弟子尸体上捡到的。”



    牧佩宜述说事情经过,她和秋思茜经过沼泽一处,那里刚经历过一场激战,死伤了很多武者,尸体正在缓缓沉入沼泽。



    她们发现了一具紫煞门弟子的尸体,手中攥着一个大袋子,尚未来得及塞入百宝囊,便已死去。



    于是,牧佩宜两女取走了那个袋子,并发现了里面盛装着万枚三纹血玉,对于她们来说,这是一笔惊人的财富,自是带走了。



    然而不久后,两女便遭到紫煞门强者的追杀,一路仓皇逃窜,踏入这片浮碑坟场的区域。

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最是可恶!牧师姐都说了,要将这些血玉还给他们,这混蛋却是不放过我们!”秋思茜圆脸充满愤恨。



    牧佩宜则是很沉默,却是对不久前的逃亡心有余悸,她不敢想象,一旦她和秋师妹落在紫煞门弟子的手中,会遭遇怎样可怕的对待。

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

    只见秦墨手臂连挥,连续甩出几巴掌,将幸存的紫煞门弟子扇飞,打得满地打滚,嘴里直喷断牙。

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说一说,这些血玉是谁的?”秦墨目光平和,扫视着这些紫煞门弟子,语气也很平静。



    “是两位姑娘的,我们只是见财起意,想要抢夺过来,还请恕罪!”



    “请两位姑奶奶恕罪!”



    数名紫煞门弟子心惊胆颤,连连求饶,他们已是看出来了,这个千元宗少年看似人畜无害,实则是一个狠角色,如果他们再敢出言不逊,恐怕是血溅五步,横尸当场。

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说?”



    秦墨目光一转,扫视向地上的宫彦凡,他身躯微微一振,刹那间,一股狂暴的气势涌现,宛如山岳压顶,轰然而至。



    噗……



    宫彦凡只觉一股巨力砸落,浑身骨骼噼啪做响,整个身躯似要被碾成碎肉。顿时,嘴里喷出一股鲜血,神情惊骇欲绝,看向秦墨的眼神,仿佛见了鬼一样。



    这个少年显露的气息,分明是大武师八段的境界,为何能发出如此霸烈的气势,即使先天初期的强者也罕有比拟。



    旁边,周渊烈也是震惊,他与秦墨并肩作战许久,也未曾见这少年释放如此惊人的气势,仅是为了庇护同门吗?



    牧佩宜两女则是吓呆了,此时少年身上散发的气息,她们仅在宗门八骏身上体会过。这个少年到底是谁,为何在千元宗从未听闻?



    宫彦凡心中又怒又惧,颤声道:“是的,这些血玉是两位姑娘的,我是见财起意……”



    啪!

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响亮的耳光传出,宫彦凡整个人被秦墨抽飞,在半空中旋转了数十下,砰得跌倒在地,一侧脸颊高高肿起,看起来像是一个猪头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,尼……,泥……”宫彦凡神情惊惧,脸庞肿如猪头,嘴里含糊不清,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

    “到了这个份上,你们还想掩饰真正目的,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



    秦墨神情淡淡,身上的气势却是暴涨一倍,如巨涛般翻腾,锁定这些紫煞门弟子,“万枚三纹血玉,对于参加‘血骨沼泽’试炼的武者来说,确实是一笔惊人的财富,即使是先天强者也会心动。为了这袋三纹血玉,你们一路追杀我的两位师姐,也说得过去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一直追杀进浮碑坟场,还径直追进这座古墓。你觉得这袋三纹血玉,值得数十位先天初期强者这么做吗?你把别人当傻瓜吗?”



    闻言,包括宫彦凡在内,在场紫煞门弟子皆是脸色大变,他们没想到秦墨如此敏锐,洞若观火,立时就察觉其中的不对劲。



    旁边,周渊烈三人也反应过来,浮碑坟场乃是大凶之地,各个宗门的长辈应该慎重告诫过,必须先天四段以上的战力,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才可踏足浮碑坟场。



    万枚三纹血玉的价值,确实不足以引得宫彦凡一群人,一路追杀进浮碑坟场,一万枚四纹血玉还差不多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