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54章 先天



    听到三个少年的笑声,解一龙回头看了看,无奈摇头,“宗门三废”果是名不虚传,一天到晚,只知吃喝玩乐,也难怪不受宗门待见。



    不由得,解一龙心中一抖,他想到了第四个少年,那个将敛息术,修至敛气藏神境界的神秘少年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那第四个少年,现在置身“血骨沼泽”何处,如果那少年真是一位绝顶天才,那事情就麻烦了。



    姚长老将那少年安排到千元浮舟地,分明就是故意打压排挤,如果真是如此,一旦事情败露,姚长老有千幻峰的庇护,或许能安然无事。可是他解一龙,则可能又成为替罪羔羊,也不知会受到怎样的严惩……



    想及此,解一龙不禁叹息,苍老面容流露一丝苦笑,他被罚待在“血骨沼泽”已经数十年,实在太久了,年轻时的豪情壮志,早已被时间磨得一干二净,实是岁月蹉跎,物是人非啊……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远处的沼泽地,忽有两道身影飞掠而至。



    这是两名千元宗弟子,衣襟碎裂,身上血迹斑斑,刚窜到营地门前,便已是扑倒在地,筋疲力竭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何人伤了你们?”解一龙惊怒起身。



    “解执事,不好了,我们数百位人遭到强敌围攻,快让营地里的师兄弟们前去救援!”其中一人满面血污,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

    此时,东圣海三人闻声赶来,听到两人的求援,三个少年皆是义愤填膺,要前去营救同门。



    两个求援弟子看到“宗门三废”,听闻营地中只有四人,则是张了张嘴,两眼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轰……



    灰色石棺中,秦墨盘坐在那里,周身焰气尽数收敛,融入身躯四肢百骸。



    此刻,他身体表面结出一道光茧,将精气神隔绝于内,竟是形成一个光炉,恐怖的温度席卷全身。



    这种温度,乃是全身精气所化,远非凡火可比,单以温度来说,甚至堪比银澄的青焰琉璃火。



    以身为熔炉!



    当焰气达到千丈的那一刻,不管秦墨愿不愿意,斗战圣体第四层的冲击便开始了,残躯化为熔炉,熔炼全身。



    同时,他的真气修为迅速攀升,达到大武师第九段的巅峰,朝着先天境界发起冲击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太糟糕了,即便秦墨肉身完好无损,状态处于巅峰,同时进行斗战圣体第四层的开启,以及冲击先天境界,都是无比凶险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不过,最糟糕的情况不是这些,而是半空中,秦墨悬浮在那里,正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躯体。

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神魂出窍?”



    抬起手臂,秦墨看着自己透明的手掌,立时明白过来,刚才燃尽血肉,极限一跃,达至焰气千丈的冲击太强,竟将自己的神魂震了出来。



    此刻,秦墨的躯体盘坐棺中,神魂在悬浮其上,端是无比怪异的情景。



    随即,秦墨又发现,神魂与身躯之间,有着一条晶莹的线联系着,由神魂的心脏部位,连着身躯的心脏部位。



    剑魂之力!

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已是反应过来,俯身窜下,想要重归身躯,重新合一。却是砰得一声,被身躯表面的那一层光茧弹飞,难以进入身躯。



    “麻烦了,以身化炉,神魂难侵吗?”秦墨顿时焦急起来,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

    此时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,那光茧之中,自己的残躯不断燃烧,逐渐走向焚毁。



    难道我要和那些战死的豪杰一样,只剩一缕残魂,游荡天地间吗?



    这一刻,秦墨生出浓浓的不舍,以及强烈的不甘,他不愿这样逝去,还有太多的事要做。他要抗击焚镇劫难,他要和小小并肩作战,他还想再看一眼,前世那抹倾城的身影……



    不,我不会死!



    不会死在这里!?



    秦墨抓起那条晶莹的线,紧紧拽着,拼命拉扯,想要重回自身的躯壳。



    嗡……



    忽然,四周的棺壁亮了起来,阵纹中光华蔓延,浓烈的天地之力喷涌,形成九根光柱,将秦墨笼罩其中。



    由纯粹的天地之力,凝聚而成的光柱!



    刹那间,浓郁到极致的精气弥漫,涌向秦墨的身躯,轻易穿透那层光茧,涌入他的身体中。



    随即,他的残躯发生变化,五脏六腑发光,宛如一颗颗星辰点亮,尤其是心脏部位,一缕剑魂熠熠生辉,那枚金剑印记更是璀璨夺目。



    白骨开始生肌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焕发生机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实是惊人,秦墨很清楚,这是灰棺之功,喷涌的精气堪比一截【地龙木】,有着肉白骨,脱胎换骨的神效。



    片刻,残躯已经修复,通过剑魂之力的联系,秦墨能够感受到,这具全新的躯体拥有更强的力量。



    可是,依然是之前的问题,他的神魂该如何归入躯体?



    秦墨很焦急,一旦斗战圣体第四层开启,紧跟着,便是冲击先天境界。



    这一过程,单单凭借躯体,是无法本能完成的,必须由意志的引导,也即是神魂必须入体。



    突然,一股恐怖的压迫感出现,在秦墨的躯体前方,一抹白色身影出现,静静悬立,似是在注视着正在蜕变的斗战圣体。



    这是……,某个英杰的残魂!



    一瞬间,秦墨的神魂一阵抖动,他感到一种战栗,从心底透发出来。这抹白色残魂带来的压力,实在太庞大了,仿佛面前是一片汪洋,只要掀起一朵浪花,就能将他的残魂吞噬。



    等等,这个残魂的目的,难道是要夺取我的躯体!



    刹那间,秦墨感到发寒,他想到血婴的种种诡异之举,还有许诺映日遗宝的承诺。这一切,本就有许多可疑之处,现在想来,或许血婴本来的目的,就是想夺取他的身躯,由这抹恐怖的白色残魂占据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如果有躯体,必定是冷汗满布,身躯如坠冰窟,他并不畏死,更不惧艰险。但是,以这种方式死去,连身躯都被侵占,他无法接受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棺中一具具残魂出现,环绕四周,静静注视着秦墨。



    那抹白色身影动了,伸手探来,在秦墨的注视下,握住了秦墨神魂的手。



    这一瞬,秦墨感到无比心悸,神魂与神魂的碰触,让他深刻体会到白色残魂的恐怖,此人生前必定是绝世强者。



    同时,秦墨又感到,这白色残魂的手,很柔软,手指如春葱,纤细晕润的一塌糊涂。



    “开启第四层的斗战圣体,在我那个时代,还从未听闻呢……”白色残魂轻叹,如岁月幽幽,令人难以释怀。



    随即,这只手,牵着秦墨,猛地将他拉了下来,按入自身的躯体中。



    身躯表面的光茧,被一股无匹的力量切开,再难阻拦秦墨神魂的回归。



    轰隆……



    他的身躯骤然发光,犹如一轮太阳,开始疯狂燃烧,而身周那些残魂则是扑上去,融入那光茧中,化为助燃的材料,将这种燃烧推上一个极限。



    “再见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再见了,伙伴们……”



    一连串的声音在石棺中回荡,也回荡在秦墨的耳边,他此刻已是物我两忘,但是,心中却莫名产生一种悲意。



    这些英杰们的残魂,竟以仅剩的力量,来推动斗战圣体第四层的完成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心神彻底沉寂,丹田开始绽放光辉,一缕真焰在凝聚,逐渐成形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那缕真焰射出一道光,从丹田直通头顶,秦墨的头顶,一道光环出现,与丹田的真焰遥相呼应。



    此刻,秦墨真正触摸到,先天境界的壁障存在,整个丹田好像成了一片沃土,那缕真焰则是一颗种子,逐渐发芽,迸发勃勃生机。



    先天境界,皆说是感悟天地,融天地之力于己身,这其实是一种笼统的说法。



    所谓先天的实质,其实是感悟天地之桥的存在,当丹田的沃土,将一缕先天真焰凝成,真焰之力直通颠顶,也即是头顶百会,则是真正步入先天境界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武者才真正踏上超脱凡尘之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