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71章 守剑破焰海

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彻全场,断崖之上,许多先天中期的强者捂着耳朵,感到头晕目眩,有些人七窍渗出血丝,眼中有着骇然之色。



    只见前方,那柄长剑流转着金焰,剧烈旋转着,与墨色玄钢的利爪碰撞出一片片火花。



    砰得一声,金焰长剑陡得消失,穿过了墨色利爪,刺穿了黑衣强者的喉咙。



    “咯……咯……”



    高瘦的黑衣强者喉咙咕噜作响,双眼凸起,充满了难以置信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身为先天巅峰强者的自己,在偷袭的情况下,竟是被这少年一剑击杀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这黑衣强者之所以落败,还是太过轻敌了。本来是忌惮秦墨的资质,想趁机偷袭,一举击杀这个惊艳的少年。

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这少年竟然凝聚金焰,达到传说中一缕真焰耀乾坤的异象。



    金色真焰,对于同境界的先天强者,有着极大的压制。并且,真正可怕的地方,在于同境界的先天强者战斗,金色真焰能够轻易洞穿对手的护体真焰,一旦被近身,自身的要害部位等于不设防,除非玄级以上的宝具才能抵御。



    因此,这黑衣强者很不甘,临死时想要怒嚎,早知如此,他绝不会选择偷袭,而是穿上百宝囊中的玄级宝甲,与这少年正面一战。



    可惜,随着连鞘的长剑抽出,血花四溅中,这黑衣强者噗通倒地,再无一丝声息。



    对面,凌云殿、灵川楼等各宗强者头皮发麻,肉身强度堪比先天宗师,并在先天一段,凝练传说中的金色真焰,千元宗实在狡诈,竟然雪藏了这样一位可怕天才。



    “杀了他!一定不能让他生离!”一位灵川楼的长老大吼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觉得,一定不会让你们生离!”



    秦墨淡淡开口,握剑的手一震,推动剑锷,【狂月地阙剑】出鞘。



    铿锵!



    激荡的剑吟响起,只见一柄古朴宝剑出鞘,随着少年挥剑的动作,划出一道半圆,剑锋颤动,剑鸣之声响彻云霄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剑鸣,太轰然,让修为稍弱的强者捂耳后退,他们脸色连变,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剑技,仅是剑之鸣动,就如此惊人。



    猛然间,所有人看到,那柄宝剑忽然伸长,延伸了近一丈。



    随后,一道匹练飞鸿般的剑弧掠起,朝着前方扩散而去,宛如夜月惊鸿,璀璨夺目。



    “剑芒!?先天剑芒!”



    “快闪开,不能沾上一点!”



    “天呐,先天剑芒!这个怪物啊!”



    有人狂吼,无比惊恐,有人惊叫着掠起,仓皇躲避……



    下一刻,距离很近的数位强者躲避不及,被这道剑弧斩中,即使格挡招架,也是无济于事,剑弧透体而过,一剑两断!



    这一剑,让这群先天巅峰强者真正的恐惧了,这个先天一段修为的少年,竟然领悟了剑芒。



    古往今来,武道历史上,有着一个共识,在先天境界便领悟剑芒,催发先天剑芒的剑手,无论其资质再平庸,皆是堪比甲等超品资质的奇才。

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少年,不仅肉身变态到可怕,还凝集金色真焰,竟然还在先天境界领悟剑芒,这是要吓死人吗?



    正在一群先天巅峰强者惊骇欲绝时,有人大叫不已,看到断崖边缘,十数位千元宗长老站在阵旗边,正在重新布置防御大阵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这群先天巅峰强者顿时明白了,秦墨从一开始展现惊人战力,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,就是让千元宗长老们有机会重新修复防御大阵。

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得逞!”



    “阻止他们!?”



    此时,近百位先天巅峰强者真的恐慌了,一旦这座防御大阵重新布置成功,对面断崖的援军就无法过来,他们则被困在其中,反而成了瓮中之鳖。



    一想到被困大阵中,要面对这个怪物般的少年,还有近千名千元宗强者,这些先天巅峰强者心中颤抖,那是无法想象的绝境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不远处的千元宗内门长老,还有严世混、周渊烈,彭凌原等堪比先天后期的强者纷纷掠出,阻止敌人去破坏大阵的布置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场面极其混乱,敌我双方都拼尽全力,不断有人死伤。



    “杀了这个混蛋!”



    “我等合力,全力击毙此子!”



    数十位凌云殿、灵川楼的强者飞扑而来,他们都急红了眼,此次此刻,他们脑海中的想法很一致,就是将秦墨当场击毙,这个少年太可怕了,这等绝艳的资质堪比千元宗的黎枫雪行,恐怕比帝衍宗还要强上一筹。



    若是今日让此子离去,以后城外三千宗,哪里还有凌云、灵川两宗的立足之地。



    “墨师弟,小心!”



    “墨师弟,快退!”



    后方,在场千元宗门人皆是惊惶失色,他们诚然见证了这少年的惊才绝艳,但是,却也知晓,先天一段与先天巅峰之间的差距,无比的巨大。



    以这少年的惊人战力,能够压制一位先天巅峰的强者,已经惊世骇俗。但面对数十位先天巅峰强者联手,不计后果,舍生忘死的扑杀,任谁都认为结果只有一种——就是在滔天的先天真焰冲击下,成为一具尸体。



    远处,两个少女从昏迷中醒来,正是之前在大墓中遇到的牧佩宜、秋思茜,她们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伤昏迷。



    刚清醒过来,两女便看到这一幕,认出了那个少年的背影,不禁娇喊惊呼,她们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秦墨,并且,这少年已是身处绝境中。



    轰隆……



    庞大的先天真焰犹如巨浪,汹涌而至,湮没了秦墨的身躯,令后方的千元宗门人悲痛惊呼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同样响起悲呼声音的,还有远在十峰山脉的宗主大殿。



    此时,在座的诸多强者,无论是千元宗的高层们,还是做客的程门主等人,也是禁不住纷纷起来,脸色骤变。



    光幕中,战斗变化的太快,由秦墨展现金色真焰,再到催发先天剑芒,仅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可是,当目睹这少年挥出先天剑芒的那一刻,大殿中洪戈然、程门主、甘子翼三位大佬神情顿时就变了,既是震惊,旋即变为担忧。



    因为,这少年展现的底牌,实在太惊人,即使修为到了程门主的境界,已是踏破宗师境,踏足传说中的层次,也感到心惊不已。



    这位少年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,一个奇才!



    如果是敌对宗门的弟子,三位大佬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毁掉!



    所以,洪戈然等三位大佬立刻就明白,秦墨挥出先天剑芒的那一刻,必定会激起凌云、灵川两宗强者们的全力扑杀。



    然而,即使知晓这一情景,三位大佬也是无可奈何,他们瞪着眼眸,双拳握紧,只希望秦墨能在千钧一发之时,躲开这群强者的全力扑杀。



    可是,光幕中,那个少年并未挪动脚步,伫立在那里,长剑微抬,不动不移。而后,被漫天的先天真焰吞没……



    “凌云、灵川两宗,我与之誓不两立!”洪戈然悲痛咆哮,此子是千元宗重回五品宗门的希望呀,如此奇才,竟是这般折翼在“血骨沼泽”。



    大殿中,车辛千等宗门高层不禁闭目,不忍亲眼目睹这一幕。



    “咦!那是什么!”有人忽然惊呼。



    只见,光幕中,汹涌的先天真焰忽然受阻,竟是一分为二,绕过了后方的千元宗门人,朝着断崖两侧涌去。



    一对金色焰翼扇动,秦墨身影浮现,长剑横于胸前,呈现一种玄奥的剑势,竟是将可怕的攻势生生割裂。



    那剑势,显然是一种剑技的起手势,很玄奥,令周围的虚空隐隐震荡出剑纹。



    “【大道守剑】!”



    秦墨手腕一震,运转【大易周天剑】的奥义,【狂月地阙剑】挥动,剑芒交织,竟是形成一副玄奥剑图,挡在了前方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剑尖剧烈颤抖,控制着那副剑图,图案很模糊,在怒涛般的真焰冲击之下,更是明灭不定,似乎随时会幻灭。



    显然,【大道守剑】固然玄奥,一旦施展能抵御百倍于自身的攻势。但是,需要消耗的力量太惊人,以秦墨现在的修为,根本坚持不了太久。



    “太好了!他坚持不住!”



    “拼尽全力,杀了他!”



    察觉到秦墨的吃力,这群先天巅峰强者大喜过望,皆是拼尽全力,要将秦墨击毙当场,永绝后患。

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。”秦墨暗中叹息,他身穿【映日幽神铠】,倒是能抵御这股攻势。但是,一旦推开,身后的同门就危险了,必须正面瓦解这股恐怖的攻势。



    他猛地吞噬体内最后一部分神木木屑,顿时,一股精纯至极的洪流涌现,蔓延至四肢百骸,填充枯竭的丹田。



    刹那间,那副剑图一颤,猛地旋转起来,绽放光辉,散发一股磅礴的剑势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在一阵轰鸣声中,这股先天真焰倒卷而回,朝着凌云、灵川两宗强者袭去。



    “【大易周天剑】!”一位千元宗内门长老高呼,声音激动的颤抖,他没想到宗门失传的传承剑技,竟然出现在这位少年身上。

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断崖四周的阵旗喷出光辉,冲天而起,重新构织光幕,形成一座完整的地级防御大阵。



    随后,布置完大阵的千元宗长老们飞掠而来,加入战局,立时使战况发生倾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