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295章 小六道



    火焰苍白透明,熊熊腾起,却是没有一丝温度,直窜大厅顶部,而后砰得爆开……

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朵骨焰溅落,在地上并未熄灭,反而沿着古老的地面,不断蔓延,朝着四面八方燃烧。



    一瞬间,这座大厅的地面、墙壁、顶部,便有一半湮没在苍白火焰中。



    “该死!苍白业火,这个难道真是畜牲道的入口!?”银澄的声音都变了,非常尖锐,嘶吼着。



    这头狐狸从未像现在这样,惊慌所错,对于畜生道、苍白业火……,有着莫名的恐惧。



    秦墨却是知晓,这头妖狐会恐惧是正常的,因为它即使拥有妖族王火,即使在先天境界凝聚两道分身,乃是妖族的无双天才。



    但是,归根到底,它还是一头狐狸,若是死亡之后,还是要进入六道之一的畜生道!



    六道轮回,传说是天地规则的具象化,却是非常神秘,从太古至今,虽然一直有六道的传说,但是,真正踏足过六道轮回之所,又安然回来的强者,却是一个也没有。

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十有八九是畜生道的入口……”秦墨的语气很肯定。



    前世,曾有这样的传说,六道轮回的某个入口,很可能在大陆的绝地之中。当然,这样的传说,也罕有人证实,只是世间偶有传闻,某位强者在某个绝地深处,曾远远看过六道轮回的入口……



    秦墨也是其中之一,前世横渡大陆凶地黑血沙漠时,在那片恐怖沙漠的某处,他曾见过同样的骨堆,萦绕诡异黑气,升腾万丈苍白火焰,洞开一座焰门,有无数凶灵出现,皆是各种各样的怪兽之形,正是畜生道的入口……



    当时,秦墨与那个入口的相距,尚且有着很遥远的距离,却是依然受到波及,几乎用尽了一半的保命宝物,才逃脱生天。



    那一幕,后来时常出现在梦中,成为他的梦魇!



    呼呼……,内厅四周,苍白火焰越来越炽烈,迅速朝着秦墨蔓延过来。

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愣着,快逃啊!你是人族,还有生还的可能,本狐大人要是被这种业火沾上,那一辈子都要承受业火灼魂之苦啊!”



    银澄吓得一个劲的叫唤,它确实很恐惧,与这种苍白业火一比,【暗冰之烙】根本算不了什么。毕竟,后者的寒毒还有驱散的可能,只是耗时日久,而苍白业火一旦沾身,就会波及妖狐的神魂,终生都要受到煎熬。



    这时,秦墨眉头一皱,惊疑道:“不对!这种苍白业火的气息,似乎没有上次那么恐怖,有些奇怪,西翎卫营固然无比强大,但是,又怎么能够布置一处畜牲道的入口呢?难道……”



    注视着飞速涌来的业火,秦墨手臂一动,【狂月地阙剑】已然出鞘。



    剑出!



    剑光起,形成一道剑幕,先天剑芒挥洒,凌空刺出数十剑。



    刹那间,剑光如泓,挥洒剑芒,将袭来的业火震散。



    只见每一道剑影的剑尖,皆有一缕苍白业火在跳动,与先天剑芒碰撞,爆出噼啪脆响。



    这一瞬,秦墨只觉心神一阵刺疼,犹如被针扎了一样,却不是疼在肉身,而是疼在灵魂。



    不过,也只有这些刺疼的感觉,并未有其他的异样。



    噼里啪啦,剑芒爆闪,将这些苍白业火震灭,随即秦墨剑势一展,体内剑魂之力催动,凝出一道两米长宽的剑芒,犹如是一块盾牌,挡住了侵袭而来的业火,使之倒卷回去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他身前出现一块空地,四周剑意交织,让可怕的苍白业火难以靠近。

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身形一闪,站在那处空地,“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六道入口之一,而是依照六道轮回,仿制出来的小六道!”



    真正的业火,哪怕是畜牲道的业火,据说也是无比恐怖,哪怕是人族沾上一点,也会神魂大损,难以承受。



    刚才秦墨心生猜疑,便仗着是斗战圣体,身躯、神魂无比强大,再加之修炼【七曜无垢诀】,想要硬抗一次苍白业火。



    哪怕是真正的畜牲道业火,他相信也不会受到致命的损伤,能够做出应对。



    一试之下,秦墨赫然发现,这种苍白火焰虽能刺痛神魂,但是,却难以对他的神魂造成损伤。



    显然,这并非是真正的畜生道业火。



    这座骨堆,也并不是真正的六道轮回入口之一。



    仿制的!



    明白了现在的处境,秦墨心中大定,这种仿制出来的小六道,并不是那么恐怖,以他现在的实力,应该足以应付。

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仿制的,本狐大人讨厌畜生道的气息!快点离开这里!”



    这头狐狸嚷嚷着,咬牙切齿的吼道:“刚才那个西翎使,不但胸平,连心眼都那么小,根本就是伺机报复。待出去之后,本狐大人要她好看!”



    忽然,大厅四周的苍白火焰迅速熄灭,陷入一片漆黑,紧跟着,一股股凶戾的气息传来,黑暗中亮起一双双幽幽的眸光……



    随即,一缕缕微弱的苍白业火浮现,这是一头头怪兽的残魂,周身萦绕着苍白的火焰,凶暴可怕的气息席卷四周。



    大厅中,涌现无数头怪兽残魂的影子,盯视着秦墨,散发着一种怨毒的恨意,对于人族的恨意。



    这种恨意异常浓烈,竟是犹如实质,萦绕在残魂周围,呈现暗灰之气。

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恨意滔天!创造这个小六道入口的家伙,使用的手段很残忍啊!将怪兽、妖兽的魂魄,强行禁锢在骸骨中,以魂怨之气,创造一个类似畜生道的入口。啧啧……,这样凶残,实是有干天和啊!”



    这头狐狸知晓是仿制的六道入口之一,顿时再无畏惧,也不准备出手相助,开始在那里评价这个仿制六道的水准。



    秦墨则是无暇听这狐狸闲扯,他凝神静气,很是凝重。



    这些怪兽残魂的气息,相当强大,皆是先天六段、七段的强者,再加之有苍白业火护体,则是相当麻烦。



    一旦战斗起来,这些残魂的战力,恐怕不逊色先天九段的强者。



    目光一动,秦墨看向大厅的另一端,在苍白业火的映照下,那里出现了一团光,若隐若现,散发水纹般的涟漪,似是一个阵法通道出口。

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西翎卫营的小六道,实则是测试实力的一处秘地。只是,绝对不是给西翎卫新人测试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想及此,秦墨脚下剑光爆起,双腿飞踢,数百道一丈长的剑芒****而出,飙斩向前方的无数残魂。



    同时,他手中长剑一引,身随剑走,整个人踏着【剑步】,也是射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其方向,乃是径直朝着大厅另一端而去。



    一刹那,身在半空,秦墨刺出八剑,每一剑皆震动虚空,剑纹蔓延,剑芒交织,汇聚成八道剑图,环绕身周。



    八道大道守剑!



    这是秦墨从“血骨沼泽”回来后,这段时间潜心修炼的成果,八剑击出,八枚剑图环绕全身,宛如一座微型剑阵,固若金汤。



    在“血骨沼泽”试炼时,他拼尽全力,也只能勉强挥出八道剑图,现在,则能在举手投足间完成,算是不小的进步。



    不过,距离大道守剑的大成,还是有些遥远!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身形在半空一定,忽然改变轨迹,形成一个直角转向,运剑直窜而下,射入无数残魂之中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剑光乍起,无数细碎剑芒爆开,秦墨已与这些残魂战在一处。



    其实,他刚才的想法,乃是凭借【剑步】的极速,越过无数残魂的包围,到达大厅另一端离去。



    可是,刚掠起之时,秦墨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:这样的想法,以前来过此处的强者,是否也有过呢?

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

    随即,他便觉背脊一寒,一种被恐怖凶物盯上的可怖感觉,飞速蔓延全身,毫不迟疑,便在半空中转向,杀入无数怪兽残魂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