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316章 相见



    “小技?怎么会呢,这种雕刻之法闻所未闻,我自小开始,一直喜欢四处游历。却是又很苦恼,无法将经历的奇景一一刻画下来,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方法。这位兄台的雕刻之技,实是让我茅塞顿开!”



    注视着秦墨手中的石册,这人儿啧啧赞叹,虽然她戴着斗笠,看不清面容,却是也能想见,她此刻的神情是多么动人。



    秦墨沉默不语,心中叹息,这种云雕石刻之技,其实就是她独创的,为了记录下游历时的所见所闻。而自己,才算是后继者,这门技艺的唯一传人。



    想及此,秦墨没有言语,将石册递了过去,任她翻开欣赏。



    沙沙……



    一页页石页翻动,不时传来无声的惊叹,她喃喃自语:“此来西翎战城,最大的收获,便是这雕刻之技。这位兄台,这种雕刻之技,可有名字?”



    “云雕石刻!”



    秦墨眺望远方,淡淡回应,他的思绪很空,仿佛什么也想不起来,或者说,实是想不到任何东西。



    前世,他最喜欢做的事情,便是与这人儿并肩而坐,眺望山水风景,坐等朝起夕落。



    现在,他却是不想转头,再看她一眼,他担心再看上一眼,便会如前世一般,深深的陷入进去。



    良久,随着这人儿的一声赞叹,合上了这本石册,转头注视秦墨,斗笠下一双妙目,若隐若现,眼波流转如诗,若天地灵气所钟,难以言喻。



    而此时,秦墨纷乱的思绪,也是渐渐沉淀。



    “夜深了,该回去了。”秦墨起身,淡淡开口。

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这种云雕石刻之技,可愿相授?如果可以,请收下我这名学生。”这人儿这般问道,语气中有着渴望。



    “如果有机会再见,再说吧。”



    收起石册,秦墨身形一动,将身法施展到极致,转瞬不见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

    山峦之间,秦墨身形如鬼魅,很快就窜出了北郊区域,转头望去,来路一片漆黑,他长长吁一口气,仿佛是要将整个胸膛的郁结,全部吐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乖乖,好险啊!想不到在西翎主城,竟然碰到她,吓死本狐大人了。传说,这丫头两年前,十六岁时,便悟通无上剑道,技近乎道,凝聚某种奥义剑意,战力强大到近乎变态。今日一见,果然是够可怕,很有本狐大人全盛时期的风范。”



    银澄此时才开口,没有平时的一丝狂傲之气,只有着一股子庆幸。



    这时,这头狐狸忽然惊觉,秦墨竟是坐在一块岩石上,抬头望天,静静出神,仿佛丟了魂一样。



    “喂喂,小子,你在想什么?不会是还在想那个丫头吧,本狐大人给你一个忠告,她不适合你!”银澄这般说道,语气前所未有的慎重。



    然而,这头狐狸连续喊了好几遍,却是发觉,秦墨如同雕塑一般,根本是一动不动。



    见状,银澄不禁有些头疼,它是知晓刚才那女子的一些情况,也是知晓,爱慕那女子的男人之多,能够从镇天国皇都,一直排到西翎战城来。



    只是,它却是想不到,以秦墨这小子糟老头般的沉静心境,竟也会仅是见上一面,连真面目都没见到,就整个人失了魂一般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突然,秦墨身躯一震,肌肤开始发光,一缕缕金焰涌现,绕体而旋,越来越密集,竟是形成一道金焰纱罩,笼罩其身。



    这一瞬,他竟是突破了,修为从先天二段,跻身到先天三段的境界,身周的先天真焰发生一丝微妙的变化,犹如鎏金般,浮现一道道细微的纹路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顿时让银澄目瞪口呆,它见过各种奇异的修为突破情况,但是,在这种情况下突破,实是闻所未闻。



    “丫的,这是想女人想到突破吗?这也太离谱了一点,这小子固然样貌出众,但是,这样古板的性子,怎么看也不像情圣啊!为何会这样突破了?”银澄左思右想,也是想不出一个缘由来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才回过神来,环视身周,诧异道:“咦,我突破!?”



    银澄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随即,秦墨转头,看着这头狐狸笑道:“银澄阁下,你别胡说,我并没有想女人。只是在想着,想找一个家伙,狠狠揍上一顿!”



    靠!你小子还说不是在想那丫头,能让你这糟老头般的小子,心情烦躁到想要揍人,分明就是想女人!还想女人想到突破了。



    银澄翻了翻白眼,尾巴摇了摇,缓缓说道:“墨小子,你身具斗战圣体,又有着种种神秘底牌,确实是一个罕有的天才。而那丫头是当世绝色,古今罕见,确实是集天地之灵秀于一身。凡是男人见到,就算是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,也是会动心的,这很正常。”



    话语一顿,这头狐狸压低声音道:“可是,这丫头和你,是不适合的,是真的与你无缘!在我们那个圈子,很早就知晓,镇天国皇都,萧家有一女,乃是天生剑魂,而且,不仅是一颗完整剑魂那么简单,乃是难以想象的奥义剑魂!可谓是人族有史以来,堪称无双的剑道天才,并且,她孩童时,便有无上之志,要问鼎武道巅峰,以剑破天!”



    “这样的剑道天才,太过耀眼了,即使在我们那个圈子,亦是超凡脱俗。她不会坠入男女之情,也是不能,否则,很容易遭来恐怖剑劫……”



    剑劫!?



    你这狐狸不会知晓,前世的那人儿,就是因此,遭来了恐怖剑劫……



    秦墨身躯微颤,沉默不语,思绪起伏如潮,前世的一幕幕情景,一一呈现眼前,让他难以自抑。



    良久,秦墨回过神来,神情平静,微笑道:“银澄阁下,你多虑了。这样的女子太过惊艳,我是高攀不起的,也不会有此念想。”



    “哦,是吗……”银澄歪着脑袋,眯着狐眼,它心思何等敏锐,如何察觉不出,秦墨的情绪很有问题,这让它很奇怪。



    诚然,刚才那女子乃是倾城之貌,美丽如皓月,但是,以这小子的性情,不该如此震动才对。这种反应,仿佛是以前见过那女子一样。



    “你小子,以前见过萧家那丫头?”银澄咧嘴笑起来,充满了狡猾诡异。



    闻言,秦墨心中重重一跳,暗骂这头狐狸真是一头妖狐,心思敏锐如狐,这么快就看出了他的异常。



    “没有,银澄阁下,你不要胡乱猜测了。咱们回去吧。”秦墨神情平静,淡淡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小子不用辩解了,本狐大人都明白,都明白的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眼珠滴溜溜转动,咧嘴笑得更怪异,“你小子的来历也神秘的紧,依本狐大人来看,恐怕在你小时候,就无意中遇见过萧家这丫头。那时的你,肯定不会是现在这副小糟老头的性情,一定是情窦初开,乍一遇见如此出尘美丽的小女娃,那小心肝呐……,哗得一下,就飞走了,所以,刚才反应才那么激烈!对不对!?”



    一边说着,这头狐狸频频点头,对于自己的猜想,越发觉得是这么回事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很无语,看着摇头晃脑,陷入幻想的这头狐狸,他也只能点头,承认这狐狸的幻想都是正确的,免得被它怀疑到其他方面。



    “艾,本狐大人就说嘛!小子,别想这丫头了,天涯何处无芳草嘛!算啦,待到本狐大人寒毒尽去,就带你小子回狐族,让你见识一下,咱们大妖狐一族的第一美女,有多么的美艳绝伦,连天上的明月都要为之闭目哦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放声大笑,用前爪拍着秦墨的肩膀,说道。



    “谢了,银澄阁下,你们妖狐一族的美女,我不感兴趣。”秦墨连忙拒绝。

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自作多情,本狐大人又不是做媒,只是带你见一见倾世绝色而已!看上一眼!”这狐狸翻着白眼,鄙夷道。



    顿时,秦墨无言了,很想竖起中指,鄙视这头狐狸的恶劣性格。



    不过,经由这头狐狸这么一闹,秦墨烦闷的情绪,倒是舒缓不少。



    转头望去,那座孤峰已是湮没在黑暗中,仅见一丝轮廓,秦墨深深看了一眼,不再停留,转身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