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320章 拍进地里



    “杀吧,杀个片甲不留……”



    耳边传来银澄疯狂的嘶吼,事实上,不仅是耳边,秦墨身体的每一寸部位都充斥杀意,散发着一种滔天的杀意。



    这是与【青焰琉璃火】融合,秦墨对这头狐狸的恨意,感同身受所致。



    “轰!”



    胸膛中一片炽热,一股浓烈的杀意和战意涌动,似要破体而出,秦墨很清楚,这是受到银澄的影响,才会爆发这般浓烈如实质的杀意。

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排斥,之前在“血骨沼泽”中,落月峰那强者的偷袭,已让秦墨对这个宗门,彻底的厌恶。



    “杀吧!”



    手臂一振,金色透明的火焰涌动,包裹着手臂,化为一道巨大的利爪,犹如妖狐显出真身的狐爪,又像是一种魔禽的羽翼,朝着上方的禁绝场域,狠狠抓去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广场中央,那个白衣中年人不断爆发力量,凝聚无数道蚀月刀芒,与【月影蛛罗大擒拿】融合,几乎形成一个刀芒场域,充斥着可怕的毁灭气息。



    “奇怪!怎么毫无动静,不会死了吧?”白衣中年人皱眉,不禁有些担心。



    此时,大殿中神医馆的众人也开始担心,他们固然极为讨厌这个羽先生,但是,确实要仰仗其神奇的针技,来治疗一位大人物的伤势。



    “别下死手!留他一命!”神医馆的圆脸老者喊道,很是担忧。



    “无名,注意分寸,你下手有些重了。”大殿次席,落月峰的那个大人物再次开口,声音徐徐传出。



    广场上,白衣中年人闻声,身躯微颤,连忙答应,准备收回一些力量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他有些奇怪,诚然是全力出手,但是,仅是全力形成一个蚀月刀芒的场域,并未对里面的秦墨下死手。



    难道说,昨夜这个羽先生爆发的战力,乃是依靠一种秘法强行提升的?其真正的修为,根本未至先天宗师的境界?

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,在白衣中年人脑海中一闪而过,他不禁吓了一跳,若真是如此,那就麻烦了。若是一名先天强者,根本禁受不住蚀月刀芒的侵袭,很可能已经重伤不治。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白衣中年人身躯忽然绷紧,他察觉到一种战栗的危险,从刀芒场域中涌现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力量……”



    咔嚓!



    刀芒场域的表面,一道裂纹出现,迅速扩大,缕缕金色透明的火焰涌出。继而轰得一声,一道恐怖的焰影浮现,将这个刀芒场域撕裂成粉碎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,无数细碎刀芒中,一个身影出现,一股金色透明火焰冲天而起。



    “破开了【蚀月刀阵】!?”



    白衣中年人很震惊,而后眼睛瞪大,他看清了这个身影的真面目,正是那个羽先生。



    只是,这身影与之前,则是判若两人。



    无数细碎刀芒散落中,那身影沐浴在透明金焰中,散发着一种令人战栗的气息。那张布满裂纹的白骨面具,此时跳动着金焰,宛如鎏金一般,流转着玄奥的纹路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让大殿中很多强者震撼,在场宾客无一不是绝顶强者,对于刀芒场域的威力知之甚详,非巅峰宗师的修为,根本无法撼动那个场域。



    一个青年,竟能破开刀芒场域,无论是否使用别的手段,已是无比惊人。



    “竟敢破去【蚀月刀阵】!无知小辈,你三番两次挑衅我宗威严,岂能容你!”



    稍一震惊过后,白衣中年人面容肃杀,真正动了杀机。大袖一挥,两道刀鸣震响,手中多了两把弯刀,刀身如水,刀柄呈暗银冰纹,散发森寒杀意。



    嗡嗡!



    刀身颤动,细碎刀芒涌现,展现无比锋芒。



    这是极为精纯的先天刀芒,证明白衣中年人刀道资质非凡,乃是一名绝顶刀道大师。



    大殿中诸多强者都很吃惊,这样的实力,放在任何一个五品宗门,都是核心长老的地位。可是,白衣中年人却仅是一个随从,甚至连名字都没有。



    紧跟着,两道巨大刀芒冲天而起,在冲起之时,半空的大阵裂开,一股股冷月光辉洒落,与刀芒融合,散发一种诡异的蚀噬之力。

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轰鸣,广场上空,两道巨大刀芒交错,呈现一个巨大的“十”字,如同漫天月华倒垂,轰然劈至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半空的冷月光辉暗淡无光,很黯淡,仿佛月华之力被抽取一空。



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蚀月刀技!”



    大殿中有强者低语,他对于落月峰的由来知之甚深,这个宗门的开宗祖师,平生之志是刀斩夜月,取而代之,由此开创了蚀月刀技,威力惊世,名震西翎。



    传闻,这种刀技很神秘,唯有落月峰的嫡系核心,才能够修炼。



    并且,这种刀技乃是地级中阶的绝世武学,修炼难度极高,需要非凡的刀道资质,才能够领悟。



    而这个白衣中年人,不过是大殿次席那位强者的随从,竟能施展真正的蚀月刀技,着实令人震惊。



    不过,也有强者看出来,白衣中年人施展的刀技,并非完整的蚀月刀技,乃是借助广场上【蚀月大阵】的力量,才发挥这种刀技的威力。



    可是,不管如何,这一击的威力之强,已是隐隐超出先天宗师的范畴,那个羽先生即使足够惊艳,但是终究太年轻,如何应付这一击?很可能被当场斩杀。



    “这种刀势,与焱岩沙漠的那个家伙,很相似,同出一源!”



    刀光临体,秦墨喃喃自语,猛地振手,挥手抓出,顿时,漫天金焰沸腾,犹如鎏金的琉璃,爆炸开来,化为一只巨大焰爪,生生抓住了十字刀芒。



    而后,焰爪猛地用力,仿佛是捏鸡蛋一样,发出清脆的碎裂声,十字刀芒立时爆碎,散落无踪。



    哗啦!



    刀芒爆碎的情景,远远望去很美丽,犹如一朵刀花的绽放,但是,大殿中诸多强者却是瞪大眼睛,很是难以置信。



    一名先天巅峰宗师,借助【蚀月大阵】的威力,施展的蚀月刀技,竟是被捏鸡蛋一样,生生捏碎了?

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记十字刀芒的威力,足以斩杀任何一位先天宗师,大殿中一半的强者都不敢硬接,宁愿暂避锋芒。



    可是,却被一个神秘的青年,释放金焰,化为焰爪,生生捏碎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大殿中近半强者眉头连跳,他们意识到一个错误,之前所有人都错估了这位羽先生的实力。此人的真正战力,恐怕不是普通的先天宗师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直接捏碎十字蚀月刀芒!”



    白衣中年人眼睛圆睁,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他固然轻视这个青年,但是,他亦深知苍鹰搏兔,亦要倾尽全力的道理。



    刚才的十字刀芒,却是灌注了九成力量,未曾留手。同时,刀芒还吸收了这座大阵中的力量,乃是真正的蚀月刀技,便是白衣中年人自己,也是不敢硬接。



    轰!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身周的透明金焰沸腾,释放一股霸绝暴戾的气息,手臂舒展,霍然挥出,一瞬间金焰横空,化为一只巨爪盖压下来。



    顿时,虚空寸寸崩裂,狂暴的气息弥漫,整个空间塌陷,透明的裂痕不断蔓延,形成一个巨大的凹陷。



    这一爪的威力,无比恐怖,比之刚才的十字刀芒远盛,令人心神欲裂。



    “护体刀芒!?”



    白衣中年人感到绝大的危险,浑身都在战栗,不禁大吼起来,身上爆出一道匹练刀芒,护持全身。



    同时,一道先天真焰分身出现,一冲而起,撞向那道焰爪,想要挡住这一击。



    咔嚓!



    金焰巨爪拍下,如同是拍苍蝇一样,将那道真焰分身拍得粉碎。



    一具先天宗师巅峰的真焰分身,就这么被拍灭了,连一丝阻拦的作用都没发挥出来。



    而后,金焰巨爪继续拍落,挟着劈山盖岳的威势,径直将白衣中年人的护体刀芒拍散,继而当头拍下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一阵阵轰鸣震响,这种声音太高亢,真如同一座山被拍散,光芒散尽,灰尘落定之处,却见白衣中年人整个身体,有一半陷入广场中。



    竟是,身体被拍进地中半截!?



    这一瞬,大殿中一群强者再也无法保持镇定,一些人刚才还在喝酒,现在噗得一声,将酒全部喷出来,喷得身边同伴满头都是。

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,已是惊得站起来,他们瞠目结舌,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幕。



    一位先天巅峰宗师,且是绝顶刀道大师,又有【蚀月大阵】的加持,竟然不堪一击,被一巴掌拍进地面中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落月峰,除了栽赃陷害,颠倒是非,阴谋暗算这些伎俩,还会些什么?蚀月刀技,呵呵,我今天就好好领教一下,你们落月峰的刀技,真能斩月吗?”



    广场上,全身笼罩透明金焰的青年,缓缓开口,声音无远弗及,清晰回荡在每个人耳边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一团透明金焰腾空而起,在广场上空不断变幻,化为一轮朦胧圆月,边缘闪烁鎏金光辉,悬挂于空,洒落无尽清冷光芒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整个空间震动,一股股地脉之气喷涌而出,在鎏金圆月周围环绕,化为一股股蛟蟒之形,呼啸盘旋,犹如一轮神月降临。



    “天呐!真焰拟天兆,地脉气通天!这是绝世地武的手段啊……”



    大殿中有人颤抖开口,声音惊骇欲绝,其余众人皆是勃然色变,脸色极其难看,他们心中很清楚,这一次的事端是麻烦了。



    真的大麻烦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