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376章 臭不可闻



    一瞬间,红光弥漫,秦墨身周的四面八方,皆是一道道回旋的红轮,封锁了整片空间。

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是龙舵阁的【霸龙轮】!该宗门的镇宗绝学之一,那红袍青年是龙舵阁的龙金成,地脉通天塔前五的大高手!”



    地面上的人群中,一些人失声惊呼,认出那红袍青年的来历,却是没有想到,龙舵阁的这位大高手会突然发难,在进入武殿之前,便来找秦墨的麻烦,未免有点以大欺小了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



    秦墨微微皱眉,神情冷肃,脚下剑光亮起,【剑步】骤现,身形一动,已是电射而出。



    一霎那,数百道秦墨的残影出现,每一道残影都栩栩如生,让人难以辨别真假。



    紧跟着,这些残影疾射而出,撞向一处红色光轮,一道接着一道,接连不断,传出密集的爆炸声,竟是精准的撞在一个点上。



    远处,一些强者看得清楚分明,不禁是瞪大眼睛,秦墨分出的幻影,竟是都有杀伤力,这是什么身法武技?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一声闷响,【霸龙轮】形成的封锁,被撕裂开一道缺口,秦墨窜身而出,其速如电,朝着半空的武殿群掠去。



    飞掠之中,他转头望去,看清了红袍青年的模样,而后冷哼一声,身形已是消失在武阶的尽头。

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实力倒是不错!不过,下次再遇见,我就不会留手,全力将你击毙!”红袍青年冷笑,衣袍翻飞,身形如鬼魅,也是朝着武殿群窜去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西翎广场外围,一行人伫立,注视着秦墨的背影,不禁齐齐发出惋惜之声。



    “可惜,大庭广众之下,龙金成不好下死手!否则,秦墨这小崽子,一定利弊当场!”一个落月峰的强者低语,咬牙切齿,似是对秦墨恨极。



    这一行人中,还有龙舵阁、落月峰的其他强者,为首之人,银袍锦带,面容俊朗,赫然是之前重伤的尚斩星。



    此时的尚斩星,神态如常,看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,仿佛伤势已然痊愈。



    可是,知晓内情的人则很清楚,落月峰为了治疗尚斩星的伤势,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。



    因为,尚斩星的伤势能够痊愈,全赖“羽馆”出售的神针之功。



    诚然前一段时间,“羽馆”开馆之事,羽先生也宽宏大量的表示,不计较落月峰之前的冒犯之举,落月峰也可以购买神针,并且不会抬高价格。



    但是,尚斩星所受的伤势,治疗起来却没那么简单,前后耗费了近千万的上阶真元石,使用了百余根疗伤神针,才得以痊愈。



    付出近千万的上阶真元石,即使是落月峰也感到有些吃不消,幸好尚斩行的伤势是痊愈了,并且,实力还有所精进,也算是不亏。



    “大庭广众,当众袭杀一个小辈,那就太过了。想要抹去一个幼苗,有很多种方法,不需着急。等到武殿试炼结束后,我们有的是时间,慢慢对付千元宗。”



    尚斩星慢条斯理说着,面露微笑,如沐春风,一言一行,皆有种正大光明的意味。



    其余众人连声附和,对于刀王一脉的这个传人,皆是极为畏惧和忌惮,不敢有丝毫违逆。



    噗……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种奇怪的声音响起,使得众人不由一愣,旋即,一股刺鼻的气味传来,非常难闻,确切的说,简直是臭不可闻。



    这是谁在放屁!?好臭!



    一行人脸色一变,纷纷想要捂鼻,却又忽然想起一事,又停止了动作。



    而后,众人一个个神情僵硬,努力维系脸部肌肉,使得表情看起来很自然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

    因为,他们知道放屁的人是谁,正是尚斩星。



    以“羽馆”出售的神针治疗伤势,固然治愈了尚斩星的伤势,并使他的修为精进。



    但是,也留下了一个后遗症,就是尚斩星会时不时的放屁,还难以控制。并且,以其地境的高绝修为,竟也是抑制不住,而且,放屁的气味还非常难闻,臭不可闻,令人作呕。



    甚至于,尚斩星有时在睡梦中,都会被自己放得屁臭醒,有一次还臭晕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后遗症,落月峰的大高手们得出结论,应该是神针的疗效依然在持续,身体正在不断排放杂质。



    嗖!



    尚斩星的身影一阵模糊,已是消失不见,竟是以挪移的大身法,当即远遁了。



    此时,留在原地的一行人,也是纷纷远离,不敢在这里逗留,实在是太臭了,臭死人了!



    远处,一栋高楼顶端,尚斩星的身形再次出现,他站在风口,让身上的那股臭气散尽。



    尚斩星脸部扭曲,狰狞如鬼,伤势痊愈后,他的修为固然精进了。但是,却是时时刻刻要放屁,时时刻刻都可能丢脸,这简直是一场噩梦,亦是刀王一脉的奇耻大辱。



    “姓羽的,你以后最好不要栽在我手里,否则,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

    “那个姓羽的深不可测,恐怕师傅也对付不了他,只能暂时忍着。那就先拿千元宗开刀,这一次,一定要做的彻底。不能像百余年前一样,让千元宗逃得一条生路……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

    主城的一处院落中,这里充满淡淡的黑气,即使在白昼,也是无比阴森。



    院子里,一草一木皆沾染上淡淡的黑气,植被也纷纷枯萎。



    在院落中央,摆放着一个大桶,其中盛放着沸腾的鲜血,端坐着一个身影。



    汩汩……



    鲜血沸腾,散发血雾,一丝丝融入那个身影中,在其表面形成一道道繁复诡异的血色纹路,似乎是一个图案。



    血色的图案!



    良久,这个身影站起,血雾弥漫中,他身上的可怕血图缓缓消失,显出其真正的面目。



    若是西翎主城的大人物在场,一定能认出来,此人正是北王派来的礼节团的一人,亦是北王麾下罕见的武道天才,年龄尚不足30岁。此次随行,来到西翎主城,就是北王授意,让其参加武殿试炼。



    只是,此人的身躯,早已在主城外的那片树林中,被一具鬼物占据。



    “嗬嗬嗬……,大功告成!这次血祭的力量,已经全部融入【鬼王降临图】中,足以摧毁武殿,动摇整个西翎战城的根基了。”



    诡异阴森的笑声,从这人口中传出,很冰冷,毫无一丝人味。



    这时,院落的阴影处,忽然出现一个人,明盔铁甲,身躯魁梧,正是北王礼节团的首领。



    “正好血祭完成,赶快动身吧!再晚一点,武殿就要关闭了。此次行动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这个首领低沉开口,语气中充满了森冷之意。



    “是。大人,你放心,我拼得本命鬼晶溃散,也会完成任务的。”



    那人鞠躬行礼,而后身躯一动,已是电射而出,朝着西翎广场而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轰……



    一条条武阶尽头,光门洞开,一道道身影窜入其中,消失不见,秦墨亦是其中一员。



    光门中,秦墨只觉身形一沉,仿佛穿过了某种壁障,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跳进水里一样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是穿了过来,伫立在一片奇异的所在。



    四周,雾茫茫一片,地气散落成雾,充斥着这片空间,很神秘,也很肃穆。



    环顾周围,一座座武殿耸立,坐落在这片空间中,一股股可怕的气息交织,那是一座座殿宇散发出的气息。



    这里,每一座武殿的气息,皆是截然不同,有的沉凝如岳,有的柔和似水,有的如同火焰般炽热……



    “每一座武殿,都代表着一种绝世武学的传承吗?这么多座殿宇,恐怕超过万座,西翎战城竟然封存了这么多惊世武学,实是底蕴深不可测!”



    秦墨低声自语,震撼不已。诚然在前世,他也听说,镇天国的十大战城,无一不是底蕴深不可测。



    但是,今生亲身体验,才真正了解到,一座战城的底蕴之深,达到何等程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