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433章 绝世凶地



    宫素兰、平清双眼发直,身躯颤动,似是遇到生平最为惊恐之事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车厢中,银澄也是身体僵直,毛皮骤然炸起,直挺挺跳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嗖……,这头狐狸窜到车窗边,看到盆地上空的情景,顿时双目圆睁,失声道:“凶煞凝形,化为白虎!这是绝世凶地的雏形!糟糕,绕道,小子,赶紧绕道!”



    仿佛是验证狐狸的话,前方的盆地里,突然升起一股红色龙卷风,贯通天地,而后从盆地中涌向四方。



    车队中的神驹顿时躁狂起来,将马背上的护卫纷纷掀下马背。



    “绕道!快绕道!”平清宗师尖锐叫起,充满惊恐。



    随即,一群人飞速启程,仓惶逃离。



    片刻,远远见到盆地上空,白气彻底化为白虎之形,盘踞于空,额头上一个血色“王”字,犹如血日般发光,一根虎尾分叉,无比诡异。



    “血色王字,分叉虎尾,这是绝世凶地的所在啊!怎么会坐落在万仞山中?”宫素兰满身冷汗,喃喃自语。



    整个车队绕行了整整两天,确认彻底远离那处盆地,才算是安下心来。



    不过,一群人再无之前的轻松写意,皆是小心翼翼的赶路,朝着焚镇方向驶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焚镇,依着万仞山的一处山脚而建。



    镇外,则是一座座小山丘,其中蕴含着丰富的矿藏,由焚镇三大家族掌控。



    傍晚,冷风吹过山丘,一座矿场入口,一根旗杆横倒在地,旗子上印刻的“秦”字,已是被灰尘遮蔽,有些模糊不清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?家族矿场里的人呢!”



    矿场里,一行人飞掠而出,为首的秦墨脸色冰冷,心中浮现不详的预感。



    片刻之前,一行人途经秦家这座矿场,秦墨思乡情切,便赶来一瞧,想先一步知晓家族亲人的近况。



    却不曾想,这座矿场空无一人,房屋陈设布满灰尘,显是空置了一段时日。



    “小墨。你所说的火家、冬家的矿场也是空无一人。”宫素兰手持地脉仪从那边赶来,告知其他两个家族的矿场情况。



    “矿场都空了!难道焚镇发生了大变故!”



    秦墨脑袋一阵轰鸣,双拳骤然握紧,指节因为太用力而发白。难道因为自己的重生,致使焚镇遭受其他的灾祸,前世的焚镇,从未发生过这等事情啊!?



    “墨师侄,飞速赶回焚镇,一探究竟吧!”千元宗长老,宋又封建议道。



    “走!全速赶路!”秦墨连声高喝。



    一行人当即启程,一整队的神驹发力狂奔,如轻烟般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焚镇,秦家大院门口。



    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,不时侧头看向大门洞开的秦家,只因大门口那里有着三名老者。



    有行人经过大门时面露诧异,似是认出了三人的身份,一个藏书阁的高长老,一个烈阳宗驻外护法,一个乐执事,三个秦家高层为什么会坐在大门口?



    也有行人似乎知道缘由,叹息摇头,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三名老者,两坐一站,坐着的两人正在下棋对弈,站的那人像是在观看对弈,神色却带着焦虑。



    “老高,该你了。”凌护法催促对面的高长老赶紧落子。



    “不下了,心不静,如何下棋。”将棋子丢进棋篓,高长老拿出烟斗,狠狠吸了一口。



    见两人停下对弈,站立在一旁的乐执事,忍不住开口道:“凌护法,高长老,依你们看,此次谈判我们秦家有希望吗?”



    “希望?”看了乐执事一眼,高长老吐烟叹气,“我也希望我们秦家有希望啊……”



    闻言,乐执事面色更加焦急,又忍不住看向凌护法,迎来对方的一声冷哼。



    “自从火逸元被内门二长老收做弟子后,你们秦家这一年处境如何,不用老夫再提了吧?此次白晶玄铁矿的开采权,烈阳宗肯定会派高手前来相助火家,不仅你们秦家,冬家也没有多大的希望。”



    半月前,焚镇东北方,突发地震伴随着冲天光芒,似有宝物出世。三大家族立马派人前去查看,发现因为地震导致地面陷落,露出一大块未经开采的白晶玄铁矿脉。



    白晶玄铁,乃是打造玄级武器必备的一种金属矿,其价值与下阶真元石的兑换比例是10:1。经探查这处白晶玄铁矿脉覆盖近千里,深达三百米,乃是罕见的富矿,是能惹得八品宗门都眼馋的不小财富。



    随后为了争夺矿场开产权,焚镇三大家族之间,爆发了不少次战斗,但谁也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。正



    当三家相持不下的时候,掌管这一地域的烈阳宗出面干涉了。强制三大家族进行谈判,决定以武定胜负。



    而今天便是谈判的日子。



    听着凌护法的话,乐执事神情不断变化,最后只能颓然的叹气一声。



    一旦火家得到白晶玄铁矿的开采权,哪怕最后他们只能得到一成的利益,也足以称霸焚镇了。冬家在烈阳宗至少还有一人,秦家却一点人脉的都没有。



    十年,二十年以后,焚镇便再无秦家的立足之地了……



    转身看着挂着‘秦’字牌匾的大门,乐执事垂首而立,一瞬间仿佛老去了十岁。



    “秦家啊……”高长老吐了一口烟圈,莫名叹息道。



    忽然,三人面前的棋盘,微微颤动起来,紧跟着,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凌护法不禁微微变色。



    这时候,街道上的地面也是震动起来,远处响起一阵轰鸣,犹如巨鼓擂动之声,隐约间,还有镇上居民的喧哗声传来。



    三人视野中,便见焚镇边缘,腾起一条长长的烟尘,再一定神,马蹄如雷,已是响彻耳边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不远处的街道上,一支车队犹如闪电,风驰电掣,已是奔至秦家门口,骤然停驻。



    随即,因为速度太快而急停,刮起一阵狂风,吹得凌护法三人衣襟翻飞,头发都被吹得倒飞起来。



    其中,乐执事修为最弱,身形一阵晃动,差点被狂风吹倒在地。



    一支黑色车队,便是这样,停驻在秦家大门口。

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谁!?”



    凌护法三人心中震撼,他们都是久经世故的人物,眼界不俗。自是能看出来,这支车队是何等不凡。



    黑驹如龙,马背上的骑士一个个气息沉凝如磐,端坐在那里,不动如山。



    这样一支车队,凌护法三人只在传闻中听过,从未亲眼见过。



    “凌护法,这是……”乐执事轻声询问,期望见闻最高的凌护法有所应对。



    然而,乐执事却是看到,凌护法是两眼发直,身躯颤动,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的车队。



    “独……,独角……”凌护法声音颤抖,梦呓般的开口。



    这时,乐执事、高长老才是注意到,这些黑色马驹的额头,有着一截小小的角。而其中一辆马车的拉乘坐骑,更是毛色如墨,额头生有寸许长的黑角。



    一瞬间,乐执事、高长老脸色骤变,冷汗渗满了衣袍,他们想到了传说中的一种神驹——墨云龙驹!



    传闻中,拥有纯正亚龙血脉的神驹,即使是烈阳宗的宗主,都不能拥有的一匹纯血神驹,竟被人拿来拉乘马车,还是四匹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