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455章 东烈双骄



    黑夜中,秦府外的街道上,一位白衣青年仗剑而立,人群不自觉拉开距离,空出了一块地方。



    在场众多强者皆是神情凝重,对夏飞羽忌惮不已,不仅因为玄天剑庄的名头,也因为夏飞羽自身的实力。



    从刚才夏飞羽和血刀狼的一番交锋中,人群已是看出来,夏飞羽的修为已至宗师中期。



    这样的修为,以一个七品宗门的宗主来说,实是有些弱了。



    即便是一个八品宗门,也不乏寥寥几位宗师境的强者坐镇,若是门派年代久远,甚至可能出现宗师巅峰的绝顶强者。



    可是,以七品宗门来说,至少有数位宗师巅峰的强者坐镇,一个七品宗门的宗主,也该有宗师后期的修为,方能坐得稳当。



    不过,若是考量到夏飞羽的年龄,他接掌玄天剑庄的庄主之职,则是当之无愧。



    三年前,夏飞羽二十四岁,以一口宝剑,宗师初期的修为,在一天之间,连败十八位宗师境强者,坐上了玄天剑庄的庄主宝座,可谓是战出来的庄主。



    现在,三年过去,夏飞羽的修为达到宗师中期,一手剑技更是稳稳压制血刀狼,更加可怕。



    面对白衣青年的三尺宝剑,在场众强者很忌惮,不愿与之正面冲突。



    “夏庄主,好剑法!不过,夏庄主虽强,终是一个人。我们这么多人在此,你想阻拦我们,独吞炎晶玄铁矿脉吗?”血刀狼擦去嘴角的血迹,阴狠吼道。



    身为血蝗狼贼团的团长,血刀狼素以狡诈著称,这一番质问,直接将夏飞羽划到了众人的对立面。



    闻言,夏飞羽皱眉,冷冷注视血刀狼,眼中有杀机。



    周围人群则是骚动,很多人蠢蠢欲动,若是趁着今夜,将夏飞羽击毙于此,玄天剑庄势力、威名皆会大损。



    诚然七品宗门很强,但是,也不足以将在场所有势力歼灭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府之中,宋又封、宫素兰等人冷笑不已,这群小势力的家伙们还真是越来越闹腾了,真的将秦家当成刀俎,任他们宰割?



    “哼!这群跳梁小丑,还真是会蹦达,待老夫出手,让他们统统闭嘴。”宋又封冷笑,大袖鼓荡,一股绝强掌劲凝聚。



    “老宋,等等。”赵兴凡忽然阻止,目光一闪,看向焚镇一个方向,“那个地方,似乎有东师府的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还真是……”宋又封一愣,展开六识探查,顿时皱眉,“东师府的人,为何会出现在焚镇?是为了府外那个白衣小子吗?30岁之前,便跻身宗师境,确实称得上战城的绝顶天才。”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夜空爆起巨响,宛如春雷炸开。



    一道巨大剑光劈至,轰然斩在秦府外的护罩上,斩开一个缺口。



    而后,剑光去势不止,刺入地面,碎石飞溅中,一柄巨剑斜插在地上,剑柄处站着一位黑衣男子。

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秦府?将炎晶玄铁原矿交出来,我闻剑帆可以保证,不伤秦族任何一人。否则,死!”



    黑衣男子冷冽开口,冰冷杀气立时爆开,笼罩整座秦府。



    “巨剑独行·闻剑帆!”血刀狼双瞳收缩,脸色大变,连退开一段距离。



    在场一众高手亦是变色,他们没想到焚镇炎矿的消息,竟会引出这么一尊杀神。



    在方圆数千里的这片区域,闻剑帆一个人的凶名,都要超过血蝗狼贼团,乃是一言不合,便杀人全家的凶星。



    巨剑独行·闻剑帆,三年前出道,行事亦正亦邪,凡是他看不顺眼,看不顺心的,皆是一剑杀之,所过之处,血流成河。



    而其人的武学天赋,亦是出奇的高,短短三年时间,便踏破先天,跻身先天宗师境界。



    与玄天剑庄夏飞羽,同为东烈战城的两大天才,武途无量!



    这下麻烦了,这个凶人竟也来夺矿!

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众人眉头大皱,深感棘手,无论是夏飞羽,还是闻剑帆,都不是一个八品宗门势力所愿面对的。



    远处,东师府的老凌、老廖则是相谈甚欢,看到夏飞羽、闻剑帆同时出现,两人很开心。



    “闻剑帆的修为,比之半年前,又是精进了一段,已是宗师三段。不错,不错!”



    “相信不久之后,鹰隼试翼会上,这两个年轻人都会大放异彩,实是我们东烈战城未来的武雄啊!”



    两人欣慰交谈,对于秦家的存亡与否,则是漠不关心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地底溶洞深处,青焰神塔中,虎啸之声渐渐微弱,而银澄蹲在一旁,却是愁眉不展。

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生命气息,越来越弱,不会抵御不住白虎凶煞之气,就此挂掉了吧?”



    银澄喃喃自语,很不确定,【锻神八法】的这种修炼之法,乃是一种极端,稍有不慎,便会殒命。



    只是,这个结果则不是狐狸愿意看到的。



    良久,神塔中的虎啸彻底消失,秦墨的生命气息,也是归于虚无,再也感受不到。



    “真的死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仔细想来,这小子还是不错的,难得一个不错的人族,就这样逝去未免有些可惜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莫名一叹,它忽然有些后悔,该在之前,问一问这小子,那般疯魔的执着于变强,到底是有什么心愿,至少以后,它会帮其完成遗愿。



    “大浪淘沙,逝去多少天骄!斗战圣体自远古湮灭,再难现世,看来这个传说战体是永远无法重现了。”



    狐狸摇了摇头,转身准备离去,忽然它身形一滞,霍然回头,看着神塔之中,神情惊异不定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一声巨响,撞击在塔身,而后青色塔身晃动,呈现水波般的涟漪,一个虚无身影竟是穿透而出,直射向最深处的缺口。



    光华一闪,一股浩瀚的神魂之力蔓延,将缺口上的青焰之力消融,重新封住了缺口。



    而那具虚无身影,则是缓缓消失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神塔轰隆震动,而后被撑爆,一个身影跌跌撞撞走出,脸色苍白,衣衫碎裂成布条,正是秦墨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你竟没死!?”银澄瞪大眼睛,有些瞠目结舌。



    “差一点就死了!你这狐狸,弄出这么一个神塔,里面尽是虚空,我差点憋死!”秦墨脸色渐渐红润,骂道。

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想了想,这才想起,它的“青焰拟神塔”,乃是一个绝对密闭的空间,空气会一丝丝被抽走。



    这么说来,秦墨刚才气息全无,并不是因为被凶煞之力侵蚀,而是没法呼吸了,生命气息越来越微弱。

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这头狐狸干咳几声,旋即肃容解释,正是这样的修炼环境,才能助其修成【锻神八法】,现在,秦墨的神魂分身不是修成了吗?



    看了看这坑狐狸,秦墨无奈摇头,旋即盘膝坐地,迅速调息,恢复力量。



    片刻,他睁开双眼,一道虚无光芒闪过,虚空莫名颤动,而后又恢复平静。



    见状,银澄心中一跳,暗道,果然与妖典中记载的一样,以这种方式修成的【锻神八法】,凝聚的神魂分身,很可能是最强的神魂分身。

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,是不是传说中的那种神魂分身?威力到底如何呢?”银澄这般思忖。



    看着秦墨调息完毕,它忽然开口道:“小子,力量恢复了吗?那就快点回焚镇吧,你们秦家现在很麻烦,你还是回去看看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!?”秦墨一惊,旋即闭目,一个奇异的感知力扩散,直接将方圆数十里之内的情景,尽数展现在脑海中,也看清了秦府现在的危局。



    同时,他看到一个黑衣男子手持巨剑,轰开防御阵法一角,将秦府大门斩开一个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