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456章 血狼功



    “族中怎么回事?这些人是谁!?”



    一霎那,秦墨黑发狂舞,杀机四溢,冰冷气息如狂涛席卷,竟是将四周的高温冻结,地上出现冰霜。



    见此情景,银澄眉头一跳,这小子修成神魂分身后,实力竟提升了这么多,仅凭杀气就能冻结这样高温的溶洞。



    这种提升,并不是真力提升那么简单,而是神魂之力飞跃,显诸于肉身的一种体现。



    但是,恰恰是这种提升最可怕,因为按照正常武者的修炼进度,需要到逆命之上,才会触及神魂之力的淬炼。而由此带来的提升,亦是难以想象的巨大。



    “银澄阁下,立刻送我到地面。”秦墨的声音很冰冷,宛如朔九寒冬的酷寒。



    闻言,狐狸撇了撇嘴,七尾摇动,青焰横空,将一人一狐包裹住,继而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嗖!



    地面的矿洞深处,秦墨身形出现,抬眼望去,凹坑中的炎晶玄铁矿脉已是挖掘一空。



    “谁?”



    “谁在哪里?!”

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怒喝,数名武者飞掠而至,穿着各个宗门、势力的服饰,其中就有血蝗狼贼团的成员。



    却见秦墨目绽剑芒,交错横空斩出,将这些人悉数斩成两段。



    嗡……,【剑步】启动,秦墨身形如鬼魅,已是窜出矿洞,朝着焚镇方向疾掠,一闪而没。



    这一路上,秦墨从银澄的讲述中,了解到这段时间的变故。



    “矿洞中炎晶玄铁矿脉的增多,想必是【大地五蕴灯】的力量所致。”



    “只是,以爷爷他们的行事缜密,炎晶玄铁矿脉的事情为何会泄露?”



    一路飞掠中,秦墨思绪电转,立刻猜到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。



    火家,或是烈阳宗!?



    除了这两拨人,炎晶玄铁矿脉的事情不可能这么快泄露,又怎会被这么多势力知晓?



    “火家,烈阳宗,我之前姑息的念头,看来是太天真了!”秦墨眼中的冷芒越来越盛。



    此时,焚镇另一端的高楼上,老凌、老廖同时惊异,看向一个方向,一道剑光乍现,宛如夜空飞鸿,顷刻间,已是窜进镇中。



    “好快!是谁?”



    “东烈战城这片区域,还有身法如此神速的高手?”



    两人一声惊诧,旋即就见这道剑光一闪,已是掠至秦府上空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秦府大门口,笼罩府邸的那层防御护罩,已被闻剑帆的巨剑轰开一角。

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闻兄,真是英武不凡!洗劫秦家这件事,就交给我血刀狼吧,事后与你五五分账。”



    一阵狂笑,血刀狼已是冲出,大刀挥劈,化为一道血刃,劈向秦家大门。



    此刻,秦府之中,秦家族人皆是聚在一起,等待着强敌攻入的那一刻。



    远处的阴影中,宫素兰等人冷笑连连,已经准备出手。他们就在等待这一刻,只要秦家大门被攻破,他们再出手,就不算违反战城之间的协议。



    “咦!”宋又封一声惊异,忽然抬手,制止了同伴们的出手举动。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一道剑鸣响起,顷刻响彻云霄,一道剑光袭至,竟是流转剑芒的一只脚,结结实实揣在血刃之上。



    砰……,一道闷响,血刃直接被踹散,那只脚去势不止,径直踹在血刀狼的大刀上。

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这么沉的脚力!”



    血刀狼感到一股巨力从刀身传来,竟是握持不住,顿时一声大吼,双手握刀,刀身一侧,欲横斩而出,却觉那股脚力越来越浑厚,犹如大浪拍岸,一波强胜一波,转眼脚力竟是激增十倍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漫天气劲扩散,吹得人群头发狂舞,一个硕大身影倒飞而出,直接撞在一面墙壁上,出现一个人形的大窟窿。



    在场众人看得清楚分明,这个硕大身影竟是血刀狼,被突如其来的一脚,直接踹飞?



    气劲消散之处,一个少年出现,黑发及肩,眼眸沉静如潭,很静默,却令人感到一种惊心动魄的锋芒。



    这少年是谁?



    一个少年踹飞了血刀狼?



    一众人群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这个事实,血刀狼乃是先天宗师初期的修为,并且,刀技凌厉无匹,更有传闻此人修炼秘技,其战力要胜过先天宗师初期。



    这样一位杀戾凶人,竟会如此被压制?



    人群中,烈阳宗等人脸色大变,他们已是认出来,这少年正是秦墨。不久之前,烈阳宗曾将秦墨的样貌刻画成图,分发给宗门中人,严令宗门与这少年起冲突,自是一眼就认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小子的修为,不是先天强者吗?怎会一脚就踹飞了血刀狼?一定是意外,一个意外!”魏堂平身躯颤抖,额头不断渗出汗水。



    秦府之中,秦家一群族人激动得欢呼,他们没想到秦墨突然出现。这少年能够安然无恙,秦家所有人都感到庆幸。



    “墨儿,他真的没事,太好了!”秦正兴眼角湿润,陡得脸色顿变,“不行,快将这小子拉回来,他虽是先天强者,又怎能敌得过这些虎狼?”



    “将这小子拉回来!”太上长老纵身欲跃,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拦住。



    “秦老爷子,稍安勿躁!”



    阴影中,宋又封一群人走出,笑着告诉秦家众人,不需要出面,一切交由秦墨解决。



    “可是,墨儿他仅是先天强者,如何应对这么多高手?”秦正兴急得六神无主。



    宋又封等人笑着摇头,也不解释太多,只是安慰秦家众人,若是秦墨真的不敌,他们自会出手。



    这时候,闻剑帆手持巨剑,看向突然出现的秦墨,冷然道:“又来一个抢矿的?小子,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不要招惹我。否则,小小年纪便夭折,只能怪你找死!”



    “招惹?”秦墨嘴角微翘,笑得很冷冽,他已是动了真怒,“一群人聚到我秦府门前,劈府叩门,行强盗之事,却还在这里乱吠。好,好得很!”



    声音虽轻,却是如轻风吹拂,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。



    什么!?



    此子,便是秦家那少年!?



    一群人心头狂跳,这黑发少年就是秦府的少年先天?传闻真的确实吗?这少年刚才分明踹飞了一名先天宗师。



    远处的高楼上,老凌、老廖亦是目光连闪,他们亦是震撼不已,这少年竟是秦家的那天才,竟是如此强大,拥有跨越一个大境界,击飞先天宗师的战力?



    吼!



    一声狼嚎般的咆哮,从远处墙壁的大洞中传出,轰得一声,血刀狼破墙而出,脸庞扭曲,双目跳动疯狂光芒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你竟敢趁本大爷不备,将我踹飞?本大爷要将你千刀万剐,将你那只脚剁成肉酱,喂本大爷的战狼!”



    血刀狼嘶吼着,其声如狼,整个人血气狂炽,化为一股股血浪,笼罩一片天空,漫天肃杀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众强者纷纷退避,知晓血刀狼杀意狂炽,要大开杀戒。这个凶人既往发狂时,每一次都酿下滔天血案,这个黑发少年恐怕要倒霉了。



    “嗯?【血狼功】?想不到是这门功法。”



    闻剑帆邪异一笑,冷讥道:“小子,若你能在血狼刀下活着,我可以考虑,饶你一条小命!”



    轰隆……



    血光漫天,笼罩血刀狼全身,附着他全身,转眼间,一具血狼铠甲出现在他身上,血刀狼仰天咆哮,狼嚎阵阵,如同一头血狼从沉睡中苏醒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死!”血刀狼身躯一动,化为一道道血色残影,如同一头血狼扑击而出,其速之快,宛如闪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