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459章 吐血的东师府使者

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焚镇的天空一片黑暗,星月无光,仿佛被无边乌云遮蔽天际。



    乾坤倒转,物换星移!



    这种手段,正是地境绝武的威能,由老廖施展出来,与当日秦墨在简府遭遇的突袭,一般无二。



    周围诸多强者色变,继而欣喜不已,这一手如同天罗地网,无处可逃,秦墨只有束手就擒一途。



    秦墨低垂的眼眸,掠过璀璨梦幻的光华,运转神魂之力,准备施展修成【锻神八法】后的一记绝招。

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战力,在动用血煞分身的情况下,足以与宗师中期的绝顶天才分庭抗礼。至于神魂分身的威力,并不在于战力的实质提升,而是诡变百出的神魂之技。



    修成神魂分身后,可以施展一招【移神换影】,足以避开地境绝武的杀招。



    突然,秦府之内响起一声怒喝:“东师府的杂碎,好不要脸!胆敢当我的面,加害我师侄!”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秦府上空,防御阵法的光罩洞开,一根手指点出,光辉璀璨,如同星辰,初时一闪,再看时已如流星坠落,正中大手中央。



    顿时,狂暴气劲扩散开来,震得许多先天强者倒飞出去。

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老廖口吐鲜血,踉跄后退,右掌心有一个孔洞,鲜血汩汩流出,他却是顾不得伤势,嘶吼道:“逆命境强者!”



    在场诸强耳朵一阵轰鸣,宛如春雷炸开,很多人身躯摇晃,差点当场跌倒在地,都以为耳朵出了问题,听错了。



    对于七品,以及七品以下的宗门来说,地境绝武强者已是难望项背的存在,而地境之上,以武逆命的境界,则是遥不可及的层次,无数人连想都不敢想。



    秦府之内,竟有逆命境的大高手,并且,还是刚才一直就在?并且,还是秦墨的师长?……



    一连串的念头,在一众强者脑海中掠过,让他们脸色苍白,生生觉得之前围困秦府的行为,实是在找死。



    咯吱……,秦府大门打开,一个高瘦身影走出,正是宋又封。



    穿着千元宗护法长老服饰,宋又封身形如竹竿一样瘦,看起来普普通通,他则是沉着脸,一挥长袖。



    轰隆……,夜空雷鸣滚滚,一股股地气冲天而起,将秦府,在场诸多强者笼罩进去,成了一个隔绝的空间。



    笼天盖地,自成一域!



    这种手段,比之老廖刚才那一手,高明至少十倍。事实上,地境绝武强者,根本无法以地气为炉,自称一域。



    “西城来的强者,你这是什么意思?想要困死我们吗?你想挑起东西城宗门之战吗?”老凌色变,声色俱厉的吼道。



    从宋又封出现的那一刻,东师府的两名使者便暗道不好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秦府之中竟隐藏着这样恐怖的高手。



    “哼!挑起东西城宗门之战?”宋又封冷笑,神情冷厉,怒喝道:“我师侄返回家乡省亲,接连遭遇不公之事,我都没有出手干预。可你们两个东师府的杂碎,竟还想强掳走他。怎么?是不是看我师侄资质惊才绝艳,怕放回西翎战城,成为不久后鹰隼试翼会上,你们东城年轻一辈的大敌啊?”



    “哼!若没有那个老什子阳宗的有眼无珠,墨师侄会到我西城来吗?难怪东城近百年来,人才凋零,难有绝世武雄出世,就你们东师府嫉才妒能的行为,还想培养绝世天才?我呸……”

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讥讽的在场人群脸色青白交杂,关于秦家这少年的遭遇,众人之前了解的很清楚。



    只是,任谁也没想到,秦墨的天分之高,竟是到了这等程度,能以先天境界,击败宗师境的强者。



    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,别说烈阳宗成为笑柄,就算是整个东烈战城,也会被其他战城笑话。



    老凌、老廖脸庞抽搐,两人交换眼神,后者老廖低沉道:“西城来的这位前辈,我刚才一时情急,莽撞出手,还请前辈见谅。东师府的使者,绝不会无故对其他战城的少年天才出手!还请前辈遵循战城之间的协议,不要插手东城之事。”



    “哦?一时情急?那我也一时情急,给你们一掌,算是扯平如何?”宋又封冷笑,神情讥讽,很不屑。



    在场众人强者一个个脸色如猪肝,说不出一句话来,他们知晓老廖所说的战城协议为何。



    十大战城之间,素有协议,除非事出有因,否则,不得抢夺其他战城的少年天才。同样,战城中的宗门强者,也不得介入其他战城的纷争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协议只是明面上的,暗地里进行的,不为外界所知,也不算违反协议。



    就如同刚才老廖对秦墨出手,若是宋又封不出面,这少年自是已被就擒。

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情况,则是截然不同。

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两个小辈,倒是放一个屁啊?接老夫一掌,凡是能站着的,老夫就不追究了。”宋又封高声喊着,身上气势不断攀升,宛如一座巨山盖顶,震得空间不断颤抖。



    老凌、老廖脸色难看至极,他们何曾想到自己会有今天,以往身为东师府的使者,他们走到哪里,都是最尊贵的存在。因为他们代表东师府,东烈战城第一流的大势力。



    现在,却被人呼来喝去,出言威胁,两人却是不敢接腔,实是逆命境强者的战力,太过可怕,绝非两人能够抗衡。



    “宋师叔,此间之事,是我秦家与其他势力的纷争,属于东城内事。还是由我来自行解决吧。”秦墨开口说道,语气不容置疑。



    闻言,宋又封微微颔首,看着老凌两人,冷笑道:“好!那师叔我就作壁上观,交给墨师侄你来解决。你们两个家伙,将那个使巨剑的扔到地上,滚得远远的,快滚!”



    老凌、老廖对视一眼,两人暗中咬牙切齿,却只能照办,将闻剑帆抛在地上。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剑光一闪,如夜空飞鸿,一闪而没,闻剑帆身在半空,已是被斩成两断,切口被真焰灼烧封住,却是连一滴血也没流出。



    噗通、噗通……,两截尸体跌落在地,发出两声闷响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秦墨长剑堪堪归鞘,在场一众强者,竟是无一人看清这少年是如何出剑的。



    许多人更是倒吸一口凉气,直至此刻,才真正见识到这少年的狠辣,只要面对仇敌,即使对方已经无一战之力,也是毫不容情,当即斩杀。



    “今夜之事,我改变主意了。你们全部都留在这里吧。”秦墨眼眸闪动,跳动冰冷杀机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一道剑光从秦墨体内冲起,将他全身笼罩,同时,他长剑一挥,二十四道剑图环绕而出。



    见此情景,一众强者头皮发麻,此子竟能凝成二十四道剑图,岂不是说与闻剑帆一战,秦墨根本没有动用全力!?

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

    白衣一闪,夏飞羽站在秦墨面前,古朴宝剑斜指,“这方圆数千里的东烈地域,乃是归我玄天剑庄管辖,今夜之事,难以善了。我既是玄天剑庄之主,自该由我来接下。”



    “秦小兄弟,你我一战,来决断今夜之事如何?若是我胜,就任由这些人离去,一年之内,秦小兄弟不追究此事从犯,如何?”



    看到夏飞羽出面,老凌、老廖,在场诸多势力强者皆是一喜,在方圆数千里之内,夏飞羽从十年前开始,就是公认的第一天才,其威名之隆,绝非闻剑帆能够比拟。



    只是,夏飞羽的提议,若是秦墨不同意,也是白搭。有一位逆命境强者在侧,在场众人的生死,实则都握在秦墨手中。



    “玄天剑庄?”秦墨目光微动,颔首道:“可以。我正好想领教一下,【玄天碎星剑】的三十六式碎星刺!”



    闻言,夏飞羽瞪大眼睛,露出惊容,【玄天碎星剑】虽是东城十剑技之一,却是从无人知晓这门剑技的杀招是三十六式碎星刺,这少年是如何得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