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578章 禁地之中



    十峰山脉,宗主峰,后山。



    黑压压的云层压在山巅上,云层中不时有森白闪电肆掠,一团团骨火翻腾着,将这片区域照耀出一片苍白的光亮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一道苍白火柱垂落,秦墨的身影在火光中浮现,迅速清晰起来。

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,宗主峰的后山禁地边缘……”



    环顾周围,秦墨脸色一变,认出了所处之地。在晋升为核心弟子时,他曾走过这里,并进入宗门禁地,观摩宗门至宝——“至音玉璧”。



    此时,这片区域已是面目全非,地面、岩石,以及这里的植被,都泛着苍白的光泽,呈现一种骨质。



    这种变化,十分邪异,让秦墨嗅到一丝不详的气息。



    “墨师弟,想不到你竟来了这里……”前方的岩石堆后,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。



    秦墨身形一动,已是飞窜而出,闻声掠去,随即看到了岩石堆后,躺着一个身影,赫然是许久未见的帝衍宗。



    此时的帝衍宗的模样极是狼狈,全身玉石般的皮肉,布满了血痕,头上更是七窍流血,气息相当虚弱。



    “衍宗师兄,你怎会在这里?”秦墨上前,将帝衍宗扶起。



    自从鹰隼试翼会前,秦墨得知帝衍宗失踪的消息,一直没有光头少年的下落。



    不过,秦墨深信帝衍宗一定存活,却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想问,墨师弟你为何会来这里?”帝衍宗虚弱笑道。



    这时,前方的道路,忽然亮了起来,通往后山禁区的小径上,一缕缕骨火燃起。



    道路两旁,出现两列骸骨雕像,皆是各种骨兽的形状。



    这些骨兽的嘴中,喷着缕缕骨火,形成一道道骨火拱门,使得这条小径充满了邪异和威严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虚空抖动,一道裂痕撕开,苍白火焰涌出,随后出现一个身影,正是阮意歌。



    他站在这条小径的边缘,看着道路的尽头,神情很凝重。



    转头,阮意歌看着秦墨,深深叹息,道:“本来应劫之人是我,想不到竟将你也卷了进来。既是来了,就一起进去吧。看看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到底是何方强者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点了点头,在场三人皆是果决的性子,随即便踏上了这条骨火小径。



    当三人踏上小径的那一刻,一道骨火之墙升腾起来,封住了道路的入口。



    随后,骨火墙壁中,忽有三个影子出现,砰砰砰……,三个身影被挤了出来,落在地上,赫然是瘸腿小白虎,银澄,以及高矮子。



    小白虎不二趴在地上,酣然入睡,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银澄、高矮子则是瞪着眼睛,两个家伙的脸上,首次露出惊骇之色。

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,竟能将本大爷从圣灯中挤出来?即使是骨族王者,也没有这样的手段。”高矮子的神情,有着迷惑和忌惮。



    “确实,骨族王者的手段,并不可能将我们,从圣灯中强行踢出来。传闻中,拥有这种手段的骨族强者,屈指可数……”银澄龇牙咧嘴。



    随即,银澄、高矮子似是想起了什么,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的眼中,看到了惊惧之色。



    “完蛋了!一个小小的千元宗,怎么会招惹上那个存在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下麻烦了!秦墨这小子真的危险了……”



    狐狸、矮子张了张嘴,看着面前的骨火之墙,终是没有勇气,强行破墙闯进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

    道路上,骨火翻腾着,当秦墨三人一步踏出,落足之处,骨火便是自动散开,并未造成任何伤害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却让三人更加警惕,他们都有预感,在禁地深处的骨族强者,很可能无比强大。



    不过,阮意歌却是毫无畏惧,他一边走着,一边叮嘱秦墨、帝衍宗,将宗门很多秘辛,告知两个后辈天才。



    “你们既已来此,很多事情都有资格知晓,关于宗门的这场劫难,事实上在上一次千年之战中,就已经埋下了根源……”



    原来,上一次千年之战,千元宗尚是五品宗门,宗名-至元。那时的至元宗,经历千年之战的磨砺,宗门强者如云,已是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鼎盛时期。



    几乎可以预见,那场千年之战后,西翎主城的五品宗门最强,非至元宗莫属。

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千年之战的最后,宗门的护宗至宝-至音玉璧,却是突然示警,预示宗门将有一场浩劫。

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警示,当时的宗门强者们感到很意外,因为那时的至元宗乃是无比强大。



    就其宗门势力,恐怕隐隐能赶上东城的三大家族,宗门的门址又坐落在主城内,怎会遭遇浩劫呢?



    若是这场浩劫,波及到整个至元宗,岂不是说,整个西翎主城也岌岌可危?



    诚然,这样的警示,让当时的宗门高层很不解,但是,【至音玉璧】在宗门开创之初,就已是护宗神器,护佑宗门度过重重劫难。宗门对于这件神器的预警,一直深信不疑。



    因此,当时宗门的高层对于这样的警示,皆很重视,很快集结全宗之力,准备抵御突发情况。

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布置之后,宗门内却一直是风平浪静。只是探查到一些消息,说当时的龙舵阁、落月峰要联手对付至元宗,并向其他势力寻求帮手。

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消息,至元宗的强者们皆是一笑置之,当时的宗门何等强大,又岂会将龙舵阁、落月峰放在眼里。



    然而,在千年之战即将结束时,恐怖的灾厄莫名发生了,宗门内近半大高手莫名暴毙。



    而宗门的年轻一辈天才们,也有七成,陨落在千年之战的最后战场上。



    从那以后,至元宗便一蹶不振……



    “那场可怕灾厄,也是【至音玉璧】损坏的根源。在灾厄之后,玉璧再次警示,这场灾厄并未结束。当有一天,宗门再遭大劫难,则是灾厄终结之时……”



    阮意歌说到此处,不禁一叹,这个秘密一直是宗门的禁忌,只有极少数的宗门核心人物,才能够知晓。



    毫无疑问,阮意歌当初也接触到这个秘密,并且,成了一个巨大的枷锁,紧紧束缚住了他的命运。



    “今夜,就让这场灾厄,在我手中终结吧……”



    站在禁地门前,阮意歌深吸口气,打开门户,走了进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



    悦耳的乐曲响起,在石殿中回荡,四周缕缕骨火摇曳,随着乐声晃动,充满了一种妖异的美感。



    大殿中,摆放着四张椅子,分别坐着太上长老,车宗主,以及另外两个老者。



    从衣袍上,可以看出,这两个老者的身份,乃是千元宗的另外两名太上长老。



    此时,这四人端坐在那里,神情木然,仿佛失去了神智。只是从他们的眼眸中,可以看出,他们尚且清醒,只是口不能言,身体也无法动弹。



    在大殿深处,残缺的【至音玉璧】前,一抹绝美的背影伫立,纤手敲打着玉璧的金钟、玉锣,动人的乐声如水般流淌而出,令人不禁迷醉其中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端是十分的妖异。



    伫立门口,阮意歌深吸口气,迈步上前,每走一步,身上便出现一道光轮。



    待他走到第九步,身周九道光轮盘旋,将他的气势,推动至一个骇人的程度。



    整座大殿中,都充斥着这股浩荡气息,将那种妖异的气息压制下去。



    车宗主等人身躯颤抖,四人虽然身不能动,看不清身后的情景,却也能感觉到,这股气息的无比强大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四人眼中,不约而同露出喜色。



    “阁下找上我千元宗,不管意欲何为,今日,也由我来应劫,了断此事。下来吧!”



    阮意歌说着,抬掌探出,凌空一抓,顿时,整个大殿风起云涌,一股浩荡的无形之力,卷向大殿深处的那个身影。



    堪比天境的超强战力,在此时展露无疑,这道掌劲之强,犹如惊雷霹雳一般,蕴含着天地之威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殿中被压制的骨火,忽然明亮起来,那个身影则是抬手,在一顶金钟上敲击一下。



    顿时,断金碎玉般的声音传出,生生击溃了阮意歌的掌劲。



    “【至音玉璧】预示的应劫之人吗?阮师叔,你确定应劫之人是你吗?”



    悦耳的声音淡淡响起,那个身影转身,看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秦墨、帝衍宗则是浑身剧震,看着这个身影,两人皆是难以置信。

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这人是另一位核心弟子-黎枫雪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