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581章 极幻拔剑术



    白骨牢笼中,宛如重岳横空的剑势挥斩,剑光转折之间,空间竟是呈现一道道齿轮般的裂痕。



    四周的骨火,碰触到这种齿轮裂痕,立时崩碎开来,消散无踪。



    这种齿轮裂痕,竟是拥有着虚空斩般的可怕威力。



    而与浩荡无边的剑势相对,一道道指劲点出,却有着贯通天地,逆转乾坤的气势。



    剑势、指劲不断碰撞,溅射出一片片绚烂的光华,四周的白骨牢笼受到波及,骨质的笼柱不断崩碎,又不断再生,处于随时崩溃的边缘。



    但是令人诡异的是,这一场震撼的战斗,却是没有一丝声息发出。



    牢笼中,秦墨闭着双眸,伫立不动,他甚至没有持剑而战。仅是以一股意志,操控着【狂月地阙剑】,挥砍出鬼神莫测的剑势。



    对面的黎枫雪行亦是很从容,玉指轻点,有着挥斥方遒的气度,从容应战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又是一记碰撞,剑势崩裂,指劲纷飞,化为朵朵剑花、缕缕骨火,萦绕在交战双方的身周。



    秦墨身周,一朵朵剑气之花,或开或闭,盘旋不定;



    黎枫雪行周围,缕缕骨火摇曳如妖,似欲焚尽苍穹;



    两股截然不同的可怕气场,分割了白骨牢笼,各占一半,分庭抗礼。



    这时,秦墨睁开了眼睛,瞳孔一闪,似有无尽的剑芒喷薄而出,笼罩向黎枫雪行。



    而对面,妖异的眸子眨了眨,天地陡得忽明忽暗,一切事物都变得亦幻亦真,而后化为一片朦胧光幕,挡住了那片剑芒的侵袭。



    “哼!【帝骨十术】的真正掌控者,想不到竟会在一个小宗门里遇到。”



    秦墨的口中,吐出的声音无比奇特,犹如利刃劈砍岩石的铿锵,有着令人铭记的音质。



    “本座也很惊讶,竟能在当世,遇到【幻天极神剑】的剑主意志。”黎枫雪行捋着一缕黑发,流露出炫目的美态,以及难言的威严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的身上,剑意翻腾如海,那个声音冷然开口:“既是【帝骨十术】的掌控者,以你这样的身份,竟然欺辱一个人族小辈。可真是不要脸皮!”



    闻言,黎枫雪行细眉挑起,淡淡道:“本座行事,不需你来论断。即便你真身在此,这般出言不逊,本座也不会轻饶你。”

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真身?”



    秦墨的嘴角忽然浮现一抹嘲弄的笑容,“多亏你的提醒,我的真身不在此,难道说,你现在的这具身体,就能压制我么?”



    “这座【至音玉璧】的预言,千终齐鸣,千锣齐响,噩梦般的灾厄之后,便是祥和,确实是一块罕见神器,连你这样存在的轨迹,也能预言出来……”



    说话间,秦墨的手握在了【狂月地阙剑】上,这是那股意志出现以来,第一次握剑。



    顿时,神剑抖动起来,剑身的那道印记绽放光辉,一股恐怖的剑意喷发出来。



    然而,秦墨却是握着剑柄,将长剑归入鞘中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那股剑意更加沉重,宛如一座巨岳般沉重,秦墨则是迈开步伐,做出拔剑的姿势。



    这是什么剑式!?



    脑海中,秦墨的神智目睹这一切,单是这拔剑的姿势,就让他感到无穷的变化蕴含其中。



    耳边,那个利刃般的声音,缓缓说道:“小子,好好看着这一剑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修炼的剑技,并不准备传授给你。每一个剑手,都该有属于自己的道路,而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,或者说,已经迈出了半步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不过,你修炼的【大道杀剑】和【大道守剑】,与我擅长的一式剑技很相似。我就施展一次,能够领悟多少,就看你自己……”

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声音,秦墨的手握在了剑柄上,这一瞬间,四周一片寂静,秦墨的神智无限延伸,仿佛自己并非置身于白骨牢笼中,而是站在一片辽阔无边的平原上。



    而这握剑之式,却是不动如山,好像此时即使天崩地裂,也难以撼动自身分毫。



    这一瞬,秦墨霍然开朗,明悟到这是【大道守剑】演绎至极致,所能达到的最强守剑。



    随后,下一刻,握着剑柄的手,动了。



    【狂月地阙剑】出鞘,天地一片肃杀,犹如所站立的辽阔平原,被一道璀璨的剑光斩断。



    这天地之间,无物可挡住这一剑。



    【极幻拔剑术】!



    这一刻,秦墨心神震动,这一剑的奥义,就是【大道守剑】和【大道杀剑】的融合。



    只是,他之前没有想到,这一剑的威力能够如此惊人。



    堪比天技!



    白骨牢笼中,极尽璀璨的一剑乍起,宛如海上腾起烈日,绽放万丈光辉。



    黎枫雪行的眼眸霍然睁大,随即她的身躯便在剑光中消逝,被斩成一片骨火。



    而后,剑光翻腾如龙,冲击在她的头颅,顷刻间将之轰碎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那具妖娆的娇躯,一霎那被斩成碎尘,唯有头颅中一块金色头骨,涌出一团骨火,在剑芒中存留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



    长剑的剑势再盛,又增强了三成,顿时将那块金色头骨湮没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白骨牢笼爆碎,在无匹剑气的肆虐下,整座石殿的骨火也被扫荡一空。



    大殿深处,残缺的【至音玉璧】不断裂开,数百顶金钟、数百面玉锣也是纷纷碎裂……



    而端坐在大殿中央的车宗主等人,身下的骨椅也是纷纷碎开,他们齐声惨呼,口喷鲜血,却是清醒过来,瘫坐在地。



    片刻,大殿中恢复平静,却是满目苍夷,告诉其他人,刚才爆发了怎样的战斗。



    伫剑而立,秦墨浑身浴血,剧烈喘息着,这一刻,他的神智重新掌控了身体。



    看着大殿中的一切,秦墨的视野有些模糊,喃喃道:“都结束了吗?她死了吗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呵呵,你觉得呢?”那个利刃般的声音反问。



    秦墨摇了摇头,脸上浮现一丝惨笑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

    转头,望着恢复神智的车宗主等人,却是发觉,阮意歌、帝衍宗依然躺在地上,没有醒来。



    “阮峰主、衍宗师兄,他们……”秦墨不由一惊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先不要管他们了,先担心你自己吧。由我的意志支配你的身体,可是难以想象的负担,何况还与那样的存在战了一场。就算你身具斗战圣体,能不能承受的住,还真不好说,希望你小子能醒来吧……”



    随着这个利刃般的声音缓缓消失,秦墨愣了愣神,反应过来,却只觉视野越来越模糊,顿时眼前一黑,栽倒在地。



    丧失意识前,隐约听到车宗主等人的焦急呼喊,秦墨心中喃喃道:希望自己能醒来吧……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禁地之外,一切都在迅速恢复,地面、岩石、植被的骨质化,正在迅速消失。



    黑夜的云层正在逐渐消散,遥远的东方天际,隐隐浮现一抹光亮。



    再过不久,黎明即将到来……



    禁地外的岩石上,银澄眯着眼睛,看着远处的山峰上,一片片火光亮起,伴随着人声隐隐传来。

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那个小子不知怎么样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骨族的气息正在迅速消逝,难道说,禁地里的那个骨族强者,并不是那个存在?”



    银澄、高矮子面面相觑,皆是陷入深思。



    此时,以十峰山脉为中心,骸骨大军迅速消亡,一具具骸骨、活尸忽然停止动作,随即跌倒在地,化为一具具枯骨、尸骸。



    这场骨族祸乱的平息速度,竟是惊人的快,前后相差一刻的时间,整个西翎战城的广阔区域,所有的骸骨大军都是消亡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变故,让无数人猜之不透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何这场骨族祸乱会突然平息,难道是有神秘势力加入,消弭了这场巨大灾祸?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而在相同的时间。



    西翎战城的北地,在“血骨沼泽”的入口区域,一座孤峰深处,一具石棺悬空而立,里面不断传出撞击的巨响。



    这时,一道血光飞掠而至,悬浮于这具石棺前,一双诡异的眸子在血光中亮起,充满仇恨的瞪视着这具石棺。



    这道血光,赫然是一具血婴。



    若是秦墨在此,一定会认出,这具血婴就是“血骨沼泽”中形成的那具。



    “寻找了这么久,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了报仇的这一刻……”



    血婴喃喃自语,它的声音散发着诡异的恨意,以及无穷的杀意。



    “哦?你要报仇?”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却是令血婴骇然色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