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615章 镇天楼中起风雷

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

    一团团气劲如璀璨烟花般绽放,短刀、长剑化为无数残影,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,连续碰撞近百回合。



    诡厉刀气和凌厉剑芒的撞击,产生一股气劲风暴,直冲这层楼的顶部。



    溢出四散的劲气化为一股股长龙,直袭向四周,却被一层层阵纹挡住,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撞击声。



    玄木制成的桌椅,瞬间被绞成齑粉,桌上的美食爆开,汤汁横飞,许多人被淋了一身。



    这层楼中的食客,一个个惊呼着逃窜,他们皆能感到,交战双方溢出的余劲,是有多么可怕,沾之就可能毙命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镇天楼也是抖动起来,这座楼中固然布置了重重大阵,但是,也禁不住这样的刀气、剑芒冲击。



    无论是秦墨的剑芒,还是侯天从的刀气,都超过了八成之境,那是很多传说境的剑手、刀客也无法达到的层次。



    突然,秦墨的身形在半空中悬立,事实上,交战近百回合,他始终未曾落地,皆是凭借与对手碰撞的反震力,在半空中挪移挥剑。



    这种剑式,正是【大易周天剑】之一,【剑风如逝】的奥义所在!



    在【聚宝台】交战近三日,秦墨已将新领悟的三式剑技,彻底悟透,这一次才真正展现剑式的威力。



    剑锋轻抬,秦墨一声清喝:“剑风如逝水,岁月不留痕!”



    一霎那,秦墨的身影化为数十道,从四面八方斩向侯天从,每一剑皆是不同,每一剑皆是凌厉无匹,充斥着无穷杀机。



    地面,侯天从一声咆哮,黑发如瀑狂舞,从交手到现在,他一直处于守式,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,也是他不能容忍的耻辱。



    众多周知,皇都·侯天从的一对黑魇短刀,一旦施展开来,宗师境强者无人敢与之对攻。



    他的刀技,乃是其父侯云爵耗费极大代价,才换得的一门可怕刀技。在同阶之中,号称是刀势无双。

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的突然交锋,侯天从被迫防守,哪怕是以一柄短刀仓促应战,也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背后的另一柄短刀弹出,落在侯天从手中,他刀势一转,流转出一轮黑色刀轮,挡在身前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你要为惹怒我,付出代价!”



    叮叮叮叮……,秦墨的数十道身影,纷纷持剑斩来,劈砍在那道黑色刀轮上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黑色刀轮出现一道道裂痕,继而龟裂四散。



    随即,秦墨的数十道身影合一,一剑如从天外斩落,轰然而下。

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,秦墨的剑,狠狠斩在侯天从交叉的双刀上。



    此时,无数人则是看到,在秦墨的双肩,忽然延伸出两个透明的翅膀。



    由剑气凝聚而成的剑翼,双翼猛地扇动,将虚空都为之切开,迸发出令人震撼的冲击力,推动着秦墨的身躯,推动着他手中的剑,狠狠朝着下方斩去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如同山洪般的剑芒爆发出来,将楼上的防御阵纹,绞得粉碎。



    紧跟着,楼层开始龟裂,只见秦墨和侯天从的身影,犹如夜空坠落的流星,将一层层楼的地面撞开,砸向镇天楼的第一层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一阵轰然巨响,第一层的地面出现一个深坑,显出秦墨、侯天从的身影。



    两人的剑和双刀,依然碰撞在一起,然而,侯天从颤抖的双臂,则是告诉所有人,他正处于劣势,被迫采取了守势。



    而此刻,秦墨却是单手持剑,他的神情一如之前,并没有多少变化。



    却是居高临下,俯视着被压制在剑下的对手,淡淡道:“让我付出代价?就是这样?”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【狂月地阙剑】的剑身,忽然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厚重剑意,那柄剑霍然一变,竟是散发着山岳般沉重的气势。



    剑身四周的空间,都似不堪负荷,呈现无数道裂痕。



    四周的观战人群,仅是目睹这股重如山岳的剑势,就感到胸口为之窒息。



    【大易周天剑】——【剑岳镇海】!



    随即,【剑岳镇海】的剑势彻底爆发,侯天从终是支撑不住,再不敢硬接这样恐怖的剑势,连忙抽身而退。



    然而,却是晚了一步,排山倒海的剑势袭至,将他整个人撞飞出去。即使是以双刀犁地,想要止住退势,依旧一直滑至酒楼门口,才是堪堪停住。



    此时的侯天从,全身沾满灰尘,再不复刚才的邪魅潇洒。他的双臂抽筋般的颤抖,身躯似是浸过水一样,已是被汗水湿透。



    整座镇天楼中,充斥着死一般的沉寂,无数人神情呆滞,愣愣的看着一楼中交锋的两人。



    很多人脑袋有些发懵,以往见过侯天从与人交战的情景,与眼前的情景很相似,但是,双方的位置则是彻底颠倒过来。



    以前侯天从与人交手,一旦其刀势展开,达到一个鼎盛,无人敢正面硬抗那种可怕刀势,至少在同阶之内的对手,只能选择退避三舍。



    可是现在,侯天从却是被生生迫退,并且,许多人注意到,秦墨至始至终,都是单臂运剑。



    高手过招,若是修为、武技造诣等方面,相差无几。此时,肉身的强度则成为致胜的关键。



    而秦墨从容不迫的态度,不仅表明他的肉身强度,远胜侯天从,在其他方面,分明也有余力。



    此刻,无数人脑海中掠过一个同样的念头:这个少年到底是谁?拥有如此战力,为何从未听闻?



    不远处,铁甲大汉冯统领则是瞪大眼睛,盯着秦墨仗剑而立的背影,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酒嗝。



    冯统领觉得,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,一个腿还没他胳膊一般粗的毛头小子,不仅在酒量上胜过了他,竟还拥有这样惊人的战力。



    旁边,百里烟美目闪烁异彩,她自问眼力高明,想不到今天竟看走了眼。旋即,她看了眼萧雪晨,就见这位绝世风雅的书生笑容满面,丝毫没有惊讶和担忧之色。



    “看起来,今夜的皇都要地震了!”百里烟沉吟着,思量该如何加一把火,让皇都彻底震动起来。



    此时——



    侯天从已是恢复过来,他目光阴冷,盯视着不远处的秦墨。



    刚才的一轮交锋,实是太凶险了,侯天从很清楚,他刚才稍有差池,现在已是一具尸体。



    “很好,很有趣!小子,你很强。不过,你找错了对手,你马上就会明白,与我的差距有多大!”



    侯天从冷森笑着,手中双刀交错成“十”字,猛然间,短刀上的雕纹蠕动起来,如同一条条细蛇游动。



    随即,侯天从的身影一分为二,一个身影持着一柄短刀,却是气机遥相呼应,汇聚在一起,在四周形成一道黑色刀纹漩涡。



    此时,空间中的刀气之盛,比之刚才强大数倍。



    两柄短刀挥动间,形成两圈黑色刀轮,其中有着黑色蛟蟒般的光影旋转,说不出的诡异,也是无与伦比的强大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刀势,已是超出了宗师境的范畴,无限接近传说境的层次。



    这是合击刀技!



    真身、真焰分身联合施展的合击刀技!



    在场许多武道强者脸色顿变,震惊于侯天从的杀招,此前谁也没想到,侯天从的刀技,竟是与真焰分身一起施展的合击刀技。



    以往侯天从迎敌,从未显露过真焰分身,谁也不曾料到,这竟是他隐藏的最强底牌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两道黑色刀轮已是斩出,将虚空切开,瞬间已至秦墨面前,黑色的刀气无比诡异,竟似将光芒都吸摄进去。



    【黑魇双刃舞】!



    就在两道刀轮袭至身前,秦墨皱了皱眉,他的神情中流露出一丝奇怪的情绪,似是有点失望。



    秦墨身周涌现无数剑芒,细碎剑芒交织盘旋,形成一层层的剑之护罩,挡住了这两道黑色刀轮。



    下一刻,伴随着一阵震天剑吟,秦墨体内冲出一道剑气,直冲天际,将两道黑色刀轮震成齑粉。



    轰隆隆!



    如同怒海波涛般的剑气冲起,一波接着一波,在昏暗的夜空中化为一道巨型剑影,贯通天地。



    而此时,秦墨的【狂月地阙剑】上,剑芒跳动如焰,泛着煌煌如日的森严剑威。



    【煌剑一击】!



    这是秦墨领悟的三式新剑技中,威力最为强大的一式,他从领悟以来,从未施展过。

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仅是这一式剑技的剑威,就已是如此霸道,震动天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