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620章 剑开屏!



    一道璀璨流光,呈现在人群的视野中,无数人清晰看到那支判官笔的轨迹,仿佛这支笔就静悬于空,让人观赏。



    但是,人们又清楚的知道,这支判官笔的速度之快,超乎了想象,根本不是宗师境强者能够应对的速度。



    这种极静和极动的矛盾,竟是完美呈现在这一笔疾射之中,却是看得无数人想要吐血。



    “神都卫营总判-林都判!”有人惊呼出声,认出了这支判官笔的来历。



    这支判官笔,属于神都卫营的总判官,亦是神都卫营七大天境强者之一的林都判。



    嗖!



    这支判官笔一闪,已是出现在秦墨背后一尺处,笔上层层叠叠的金色符文涌动,仅是看上一眼,就能明白这一笔的威力是何等恐怖绝伦。



    可是,背对这支判官笔时,却是察觉不到一丝气劲波动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让冬东咚等人惊骇欲绝,纷纷大叫起来,提醒秦墨小心,但是,他们的声音却是传递不出去,被半空中那股磅礴力量隔绝了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很多人已是暗中叹息,就算秦墨发觉了这一击又如何?天境强者的蓄意一击,又岂是宗师境强者能够抗衡的?



    然而,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秦墨的身体闪电转动,手中长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归鞘,而后再次出鞘。



    一霎那,一片足以令明月无光的剑光乍现,绚烂了这片夜空。



    【幻天拔剑术】!



    这是被雷霆杀机之下,生生逼出来的【幻天拔剑术】,秦墨本能的收剑入鞘,继而本能的拔剑。

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只觉全身心神产生了一种升华,一种难以言喻的玄妙感觉滋生。



    于是乎,在【幻天拔剑术】出鞘的那一刻,秦墨将【大易周天剑】的奥义,融入拔剑术之中。



    一道犹如实质的剑芒出现,剑长三尺三,剑身纹理古朴,古意盎然。



    随即,这道剑芒颤动,化为一道道剑芒,犹如一扇屏风突然打开,迸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啸声。



    剑如开屏!



    秦墨心中阵阵明悟涌动,这才是【大道守剑】的真正形态,一剑开屏,可抵山河崩碎。



    叮!



    宛如金玉乍裂的脆响,在判官笔的疾刺中,那扇剑屏为之崩碎,泯灭,化为光点消散。



    这一剑开屏,并不足以抵挡一笔之威,仅能使得这一笔稍稍顿住。



    可是,无数人却是知晓,今夜若是这黑发少年能生离此地,必定会名满皇都。



    以宗师境修为,挥出那璀璨的一剑开屏,并能阻挡天境一击瞬息时间。



    这份战绩,足以笑傲镇天国,难有人能与之比肩。



    而对于秦墨来说,这稍纵即逝的时间,已经足够他做很多事。



    脚下剑光一闪,【剑步】踏起,秦墨身形一转,犹如鬼魅般,已是来到侯天从身后,【狂月地阙剑】架在其脖子上,剑锋微微用力,立时一缕鲜血溢出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



    一声冷哼从虚空中传来,那支判官笔骤然顿住,凭空消失。



    而后,空间撕裂开来,一个中年人迈步而出,身着锦袍,颌下三缕黑须,手持一支判官笔,气度卓然,仿佛不似尘世中人。

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的模样,秦墨并不熟悉,却是听羿慕风说起来过,正是此前到西翎战城,进行皇都征召的林使者。



    此前爱你羿慕风用各种恶毒的语句,将林使者的模样,绘声绘色的形容清楚,并诅咒这个家伙不得好死,秦墨对此印象很深刻。



    现在看到这个中年人,秦墨立时认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林叔,救我!”侯天从看到来人,顿时喜形于色,连声喊道。



    对面,林使者却是面沉入水,瞪视着秦墨,目光闪烁不定。



    “神都卫营,林使者,真是幸会!看起来,你们神都卫营喜欢干这些阴诡勾当,也是一个优良传统。”秦墨冷峭笑着,淡淡讥讽,“怎么?一个天境绝世强者,却一直隐于暗处,对一个宗师境小辈发动偷袭。是想要一击必杀?担心你在西翎战城干得****勾当曝光吗?”



    四周人群纷纷一惊,这黑发少年的话语中,透露的信息量可是有些惊人。此子与神都卫营的林都判之间,似乎此前就有旧怨,并且,此子似是来自西翎战城。



    只是,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剑手,为何从未听闻?为何没有被选入皇都征召名单?



    “哼!西城秦墨,你敢在皇都逞凶,并劫持侯帅之子,这等重罪足以诛你九族。快快放人,我可以考虑,网开一面,免去你的死罪!”



    林使者低沉说着,他面无表情,实则内心杀机炽盛至极点。



    月前的那晚,在西翎主城,目睹巨城地脉的惊人异象,他立刻选择离开,免得节外生枝。



    在当时的林使者看来,西城秦墨固然是一座战城的有数天才,但是,终究受限于一座战城,无法进入皇都征召名单,无法进入那片神秘之地。



    数年之后,秦墨与那些获得机缘的天才之间,差距会越来越大,泯然于世。



    可是,再次见到此子,竟是如此杰出的剑道天才,连侯帅之子侯天从也被彻底压制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任其成长,再过十年,将是他的生死大敌。



    所以,林使者一直隐于暗中,窥准时机,发动致命一击,务求一击毙命。

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秦墨的剑技之强,超乎想像,竟以那样惊艳的开屏一剑,挡住了判官笔的绝杀。



    现在,秦墨有侯天从这一人质在手,令林使者投鼠忌器,不敢妄动。



    面对林使者的威胁喝斥,秦墨笑了笑,也不答话,转头示意八大英灵停手,到一边待着候命。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剑锋微颤,侯天从脖子上的伤口顿时加深,鲜血汩汩流出。



    “秦墨,你敢!?”林使者怒喝,他恨不得当即出手,将这个心腹大患灭杀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空一阵轰鸣,隐隐传出雷声,而后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传来:“小辈,你敢再动我儿一根汗毛,本帅将你碎尸万段!”



    黑夜的天空,一具庞大身躯涌现,如山岳横空,滚滚而来。



    这情景,令在场人群色变,纷纷后退,他们知晓侯府的那位大帅驾临了。



    神都卫营三帅之一——侯云爵!



    整片皇都的夜空,风起云涌,半空中一条条地脉之龙加剧涌动速度,仿佛是受到某种惊吓。



    云层翻腾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出现在镇天楼的上方。



    一股令人神魂颤抖的恐怖力量,随着那具庞大身躯的出现,降临镇天楼的上空。



    轰!



    那具庞大身躯悬于地柱牢笼上空,厚重如山,巍峨如岳,无尽的气息垂落下来。



    地柱牢笼中,秦墨全身骨骼噼啪作响,几乎要被这股恐怖气息碾碎。



    他很清楚,天境强者之间,也是有着明显的高下之分,林使者这样的天境强者,大概是天境中期的层次。



    而神都卫营三帅之一的侯云爵,绝对是天境强者中的顶级,与西城羿武狂不相伯仲。



    不过,在这样恐怖的压力下,秦墨的神情却是越发平静,竟是笑起来,道:“侯帅若再不来,我都不知该怎么办呢?”



    抬头,望着头顶那具庞大身躯,秦墨淡淡道:“既然你们侯氏父子都来了,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件事,劫走‘羽馆’货物的代价,一定会让你们刻骨铭心的!”



    咔嚓!



    一声轻响,长剑喷薄剑芒,如同切豆腐一样,切断了侯天从的脖子。



    凌厉剑芒贯入侯天从体内,随之爆裂开来,他全身肌肤呈现无数血痕,鲜血随之狂喷而出。



    秦墨在这时,却是一脚踢出,那具无头尸首在半空中,被剑芒绞成粉碎。



    而侯天从的头颅,却被秦墨随手丟在一旁,在地上如同皮球一样滚动,划出一道血痕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所有人都惊呆了,无数人瞪大眼睛,脑海中一片空白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秦墨竟敢当着侯云爵的面前,当着两大天境强者的面前,将侯天从一剑斩首。



    百里烟等战城军士,也是一个个傻掉了,他们自问是铁血桀骜之辈,但是,却怎么也做不出如此疯狂的举动。



    “完了,这小子真完了,这下皇都要翻天了!”百里烟喃喃自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