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672章 三品势力核心弟子



    轰!



    那青年怒斥之间,周身焰芒再盛,头发、眉毛皆化为火焰,宛如一尊火神,睥睨四方,足以焚尽天地。



    “大哥,我已尽力!”



    厉严铮神情畏惧,怯然开口,一身赤红长袍处处焦黑,再不复与秦墨交战时的凶戾威武。



    对面这青年,乃是厉严铮的大哥,也是幽问宫年轻一辈的翘楚厉棕。



    厉严铮很清楚,他这个大哥的凶暴脾气,在盛怒之中,即使是自己的弟弟,厉棕也会毫不留情的击杀。



    “闯过第一、第二城区的碑影空间,地境的修为提升一段,大哥,我的提升不小了。”厉严铮怯然辩驳。

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

    厉棕沉声喝斥,“那些庸才提升一段,还说的过去。你是我的弟弟,只提升这么点,就是丢脸!踏云岭、兽王山脉、地极宗、巨灵门那些三品势力的天才精英,尽皆在第三城区,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们,你这样的提升,还不丢脸?”



    闻言,厉严铮不敢言语,低头不语。



    “更丢脸的,还是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。”厉棕神情冷森,“我已安排好人手,那小子只要进入第三城区,就将之擒来。由你亲手割下他的头颅,不要给我幽问宫丢脸!”



    “是,大哥!”厉严铮不禁大喜,有大哥替他出头,一定能将那小子擒杀。



    一想到在第一城区的惨败,被那个少年剑手如撵狗一样,赶逃到第二城区,厉严铮就觉得无比屈辱。



    现在,只要那小子进入第三城区,就只有一个下场死!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“想不到,第三城区是这般景象,真是别有一番天地!”



    进入第三城区,秦墨惊讶于此地的古老优美,与前两个城区宛如天地之别。



    这样的修炼环境,恐怕放眼镇天国,也找不出一处来。



    不过,留意到楼阁、亭台周围,皆是静坐修炼的身影,秦墨也意识到,闯过第三城区【天地碑拓】的难度,恐怕比想象中要大很多。



    “炼邪,你前两个城区的碑影空间,得到了什么好处?”秦墨这般询问。



    “关于血魔祖殿的功法缺陷补遗。”血炼邪这般回应。



    秦墨有些意外,这丫头的意思,她修炼的功法有缺陷?



    这时,血炼邪娇躯微颤,似是发现了什么,身形一动,化为一道虚影,便已是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“这丫头,连招呼都不打。”秦墨有些无语。

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见人家小姑娘美丽绝伦,动了歪心思吧?啧啧,这丫头一旦长成,也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,也难怪你小子动心。”银澄哼哼开口。



    秦墨黑着脸,这狐狸说话越来越损了,真想拖出来,暴打它一顿。



    “血魔祖殿的美人,可是邪的很,你小子要快点将斗战圣体第六层开启,否则,身体可是罩不住啊!”高矮子淫·笑着建议。



    秦墨脸色更黑,懒得搭理这两个货,循着街道走去。



    片刻,秦墨竟在一条街道尽头,寻到了一座酒楼,位于第三城区的中部,临湖而建,景致优雅。



    这座酒楼中,在座的皆是武道天才,三三两两坐成一桌,谈笑风生,彼此交换着交流心得。



    “此次第三城区聚集的势力,大多来自大陆南域,这些三品势力的年轻一辈精英齐聚,可是充满了火药味啊!”



    “可不是,幽问宫、踏云岭、兽王山脉、地极宗这些势力的绝世天才,会同时云集漩涡之城,还是很少有的事情,现在第三城区卧虎藏龙,咱们都要小心行事。”



    “如今第三城区的水太深,听说前些时日,在第一城区,幽问宫的厉严铮就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,随从尽数被击毙。”



    “厉严铮,幽问宫厉棕的弟弟?”



    “厉棕?!幽问宫这一代天才之首?”



    酒楼角落里,秦墨默默聆听,神情很平静,他心中有些诧异,看起来那个赤红长袍青年,在幽问宫中很有背景,有一个地位极高的哥哥。



    三品势力的核心弟子?



    秦墨心中琢磨,按照姿斯等人给出的信息,三品势力的核心弟子皆是极其强大,不仅修为达到地境之上,并且,先天意境皆在九成以上,修炼该势力的镇宗绝学,手持神器,底牌众多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对手,乃是劲敌。



    “三品势力的核心弟子,如果有必要,倒是希望碰上,验证一下现在的实力。”



    秦墨暗中嘀咕,他心中有着强烈的渴望,期望与这些绝世天才碰撞。



    在镇天国,能够与他抗衡的同辈天才,已是寥寥可数。并且,这些天才身份敏感,与秦墨一样,一旦交手,无论胜败,皆是震动太大,互相都有顾忌,实难尽兴。



    秦墨一直很怀念,在鹰隼试翼会上,与强敌战斗的感觉,那也是提升实力的最佳途径之一。



    端着酒杯,秦墨心中思忖,举杯欲饮,却听“撕拉”一声。



    一道寒光如电射来,将手中酒杯击成粉碎,一群赤红劲装身影飞掠而至,已是窜至桌前,围成一圈。



    酒楼中,很多人饶有兴致地望了过来,在第三城区发生冲突战斗,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不足为奇。



    可是,当人群看清这些人的身份,不由得面露惊容,这群赤红劲装身影竟是幽问宫的天才精英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得罪了我们幽问宫,还敢在第三城区大摇大摆的喝酒。你很有胆色啊!”



    这群赤红劲装身影中,为首的一个面容白皙青年冷笑,居高临下,瞪视坐着的秦墨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多人也看清这个面容白皙青年,惊异声迭起。



    “柳桐,幽问宫的核心弟子,怎么会亲自出马,寻一个少年的麻烦?”



    “那个少年,不会就是击败厉严铮的那个小子吧?”



    “若真是那小子,可是倒霉了。柳桐在幽问宫年轻一代天才中,排名第四,并且年仅二十二岁,很有希望在30岁前,突破逆命境,比之那厉棕,仅差一筹。”



    在座人群低声议论,对秦墨投以同情之色,这少年再过片刻,恐怕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

    “幽问宫?”秦墨皱眉,旋即抬头看向掌柜,喊道:“掌柜的,这酒杯的损失,记在幽问宫的账上。”



    闻言,在场人群一片哗然,这少年敢如此调侃,太不将幽问宫放在眼里。

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本来你态度谦卑一点,还能留住一条狗命。现在,我只能脏了自己的手,送你上路!”



    柳桐淡淡冷笑,身躯一动,化为一道火影,如赤炎狂风一般袭来。



    一刹那,整个酒楼炎气弥漫,仿佛成了一个大蒸笼,所有人面前的酒水皆被蒸干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一个火焰凝成的手掌,居高临下,拍向秦墨的脑袋。



    此刻,周围人群纷纷摇头,对于这一战的结果,则是没有任何期待。



    早在认出柳桐身份开始,酒楼中的食客们就认为这一战,没有任何悬念。



    而现在,柳桐拍出的这一掌,分明是幽问宫的镇宫绝学【焱天焚地功】,乃是震动大陆南域的恐怖武学。



    这一掌拍实,就算是同阶强者,也是当场毙命,何况那少年显露的气息,仅是宗师境而已,如何能幸免?



    轰!



    炽烈火焰席卷,将秦墨身前的桌子都笼罩进去,但是,当焰气消散之时,显露出的情景,则是令人群眼眸紧缩,纷纷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

    那个地方,秦墨依然坐在椅子上,椅子完好无损,他伸出一根手指,凭空刺出,与柳桐的手掌尚有一寸的距离。



    而柳桐的掌心中,则是有一个指洞,缕缕鲜血溢出。

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……”



    柳桐身形暴退,他神情惊骇莫名,刚才手掌被洞穿的一瞬,他竟是毫无察觉,甚至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。



    直到掌心被洞穿后的两息,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这只能有一个解释,这少年一指的速度太快,快到连他都不及反应。



    刚才这一指,若不是刺在掌心,而是刺向他的喉咙……



    “掌柜的,这张桌子也是幽问宫的人毁掉的,记在他们账上。”秦墨起身,这般喊道。

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