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686章 月狼刀·狂月剑



    身为兽王后裔,拥有月狼王的血脉,和乌狼对于危险的感应,最是敏锐不过。



    秦墨施展的这一记【剑化千杀】,其中蕴含的锋锐剑意,令和乌狼感到莫大的威胁。



    “哼!这小子看来很棘手,先下手为强!”和乌狼当即有了决断,率先出手。



    他身上肌肉鼓动,瞬间滋生一层银色狼毫,一根根竖起如钢针,喷薄浩荡如海的气势,在他身后,那头巨狼之影越发清晰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和乌狼双臂挥动,不断撕扯虚空,交织出一座巨岳之影,朝着秦墨盖压过去。



    虚空震动不已,仿佛是无法承受这座巨岳的力量,不断呈现龟裂的痕迹。



    以血气凝成山岳,这需要自身的气血雄厚到不可测的程度,与秦墨的剑意化神兵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漩涡擂台上,都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压力。



    “兽王血脉,能将体内血气凝练到这种程度,比我现在的圣体血气还要可怕!这种血气凝形的手段,堪比剑意化兵!”



    秦墨心中震动,对于传说境的古兽王者血脉,有了深刻的认知,实是武道上打破平衡的一个族群。



    古兽血脉,一旦体内的血脉之力苏醒,即使不修炼古兽武学,也会拥有强大的力量。



    而古兽武学的修炼,则是与血脉之力纯度有关,纯度越高,进境越快,甚至没有屏障的存在。



    大战立时爆发,一柄柄巨剑斩至,将那座血气山岳斩断,和乌狼立刻凝聚第二座山岳轰至。



    碰撞的气劲澎湃如山,朝着四面八方肆虐,将漩涡擂台的地面犁出道道深痕,声势无比惊人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情景,已是超越了秦墨和厉棕之战,而观战的六人都清楚,擂台上交战的两人,实则并未动用真正的力量。



    “秦墨,这小子与厉棕之战时,绝对没有这么厉害!看来连闯两重【天地碑拓】,使得他获得了极大的机缘,实力突飞猛进!不过,乌狼尚未动用杀招,这小子毕竟是宗师境的修为,获胜的机会渺茫。”



    一团光晕中,一个脸似羊脸,留着山羊胡的男子,密切注视着擂台上的战斗,他正是兽王山脉的和共羊。



    另一边,一团光晕中,一个俊逸青年穿着长袍,腰挂金色缠丝双节棍,默默注视这场战斗。



    “果如师叔所言,此子剑道天赋堪称绝艳无双,在宗师境,已是凝聚剑魂,并触摸到剑魂之力的运用。若是修炼本宗剑典,必定能够大成。只是……,此子已成气候,来历也必定惊人,想要他拜入我地极宗门下,难!”



    突然——



    擂台上,和乌狼一声怒吼,双臂的银毫暴长,不断缠绕凝聚,在肘部化为两把三尺银刀,流转绝世锋芒。



    砰得一声,和乌狼庞大的身躯冲出,放弃与秦墨的远距离对轰,踏着鬼魅步伐,眨眼间侵至秦墨近前。



    双臂如电挥动,两把银刀上下翻飞,迭起无数光华,犹如月华洒落世间。



    【月狼临世斩】!



    无数银色月光垂落,覆盖了漩涡擂台一半的面积,湮没了秦墨的身躯。



    这一轮攻势,正是月狼王典中的绝强杀招之一,也是月狼王血脉的古兽武者,仗之统领兽王山脉,震慑大陆南域的绝世武学。



    秦墨不禁动容,这种刀势实是可怕,以凌厉狂暴而论,远胜简月玑的刀技,在实战中尤其恐怖。



    更令秦墨吃惊的是,这种刀势与落月峰的蚀月刀技,有着一些相似之处。



    想到落月峰,秦墨心中滋生杀意,【幻天拔剑术】中,【狂月地阙剑】已是出鞘。



    万千剑芒交织成剑幕,层层叠叠,竟呈现一种难以言喻的动人涟漪,环绕在秦墨身周。



    那情景,就如同一顶剑之披风,披着在秦墨身上,将【月狼临世斩】悉数弹开。



    这些剑芒中,每一道剑芒皆蕴含着【大易周天剑】的三种剑势,蕴含着【风剑如逝】的快,【剑岳镇海】的重,【大道杀剑】的凌厉杀意……



    剑芒与刀芒碰撞,而后一一泯灭,如同绚烂的烟花不断盛放,又归于虚无。



    忽然,身处剑之披风中的秦墨,却是身形一阵晃动,竟是模糊起来,瞬间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“残影!”和乌狼双瞳立时紧·缩,他没想到在这样的碰撞中,秦墨竟还能以极速,用残影来惑敌。



    一瞬间,无比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,和乌狼有种一只脚踏入鬼门关的窒息感觉。



    叮叮叮!



    和乌狼挥动双臂,两把银毫长刀翻飞交错,瞬息间形成一道道刀幕,挡在身前。



    这样的快刀,已是达到了地境的极限,也只有兽王后裔这样变态的身体强度,才能挥出这样的快刀。



    从进攻到防守的转换,和乌狼应对的堪称神速,但是,却是他丧失主动的开始。



    秦墨手腕迭震,手臂在狭小的空间里,做着高速的平刺,无数道匹练剑芒疯狂射出,并没有寻找刀幕的任何破绽,而是每一剑都与刀芒发生碰撞。



    以快打快!

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,无数清脆的碰撞声此起彼伏,在漩涡擂台上不断回荡。



    整座擂台,此刻都被笼罩在气劲碰撞的光华中,越来越明亮,渐渐的,已是看不清秦墨、和乌狼的身影。



    “月狼王血脉的古兽武者,最擅长的就是速度,鬼魅的身法,雷霆闪电般的刀势,这个秦墨竟要与和乌狼比拼——快?!”



    “这少年剑手的快剑,也是达到了极为精深的境界,并不比和乌狼逊色多少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比拼的,不仅是两人的快剑、快刀,比拼的还有集中力,持久力,这毫无疑问是古兽武者占据优势。这少年以己之短,对上和乌狼的优势,有些不智!”



    观战的六人,可谓是年轻一辈强者的翘楚,眼力皆是极为毒辣,觉得久战下去,秦墨没有任何优势。



    兽王血脉的古兽武者,集中力、耐力乃是最强的两个方面,因为身体就是他们最强的武器。即使是专注修炼体魄的强者,也不愿与古兽武者比拼身体强度。



    擂台上,快刀对决快剑中,和乌狼一开始心中狂喜,这少年剑客实是太过托大,明明能够凭借已臻化境的剑道造诣,寻找破绽,不断扩大优势,从而建立胜势。



    却是未想到,秦墨会放弃最大的长处,与之比拼——快!



    月狼王典中记载的武学,大部分都是以快为奥义,而月狼王血脉的古兽武者,天生的优势就是——快!



    和乌狼以为,这一战他赢定了!



    可是,随着快刀、快剑的战斗持续,秦墨刺出的剑芒中,竟是每一剑皆蕴含着雷霆之力,与两把银刀碰撞,雷霆之力顺势注入。



    初始,和乌狼还不在意,但是,片刻之间,对决近万招后,他感到双臂竟是有些麻痹。



    然后,他忽然惊异:“咦!这小子的剑,怎么好像变快了一点……”



    这时,和乌狼才反应过来,剑芒中的雷霆之力,在不知不觉间,对他的经脉造成麻痹,使得他的刀势在不知不觉间,竟是迟缓了一些。



    这种刀势的迟缓,非常微小,甚至和乌狼自己都不曾察觉。



    但是,在这样快刀和快剑的对决中,这一丝的刀势迟缓,却是立时改变了战局。



    “糟糕!赶快脱离战团!”



    和乌狼暗叫不好,脚步一动,想要凭借鬼魅的步法,拉开距离,缓解经脉的麻痹,重新再战。



    可是,秦墨却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,随着和乌狼的后退,秦墨也是踏着剑步跟上,如影随形,犹如是附骨之蛆。



    和乌狼这才发现,他的步法——【月狼步】,其速度之快,固然是独步古今。



    但是,秦墨的【邪影剑步】,也是丝毫不慢,堪堪能跟上他的步伐。



    并不是【邪影剑步】与【月狼步】是同阶的身法武技,前者是秦墨补遗而成,终究比月狼王典的绝世武学逊色了一点。

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和乌狼体内的经脉麻痹,影响了一丝他的速度。

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对决,差之毫厘,就已是谬之千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