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688章 古老原住势力

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

    姿湘桓等人接踵掠起,朝着秦墨的身影追去。



    “谈度正,真会是血魔后裔吗?那一脉不是已经销声匿迹,据说已经彻底灭绝。你们地极宗曾与血魔祖殿关系匪浅,血魔一脉真的存在?”



    姿湘桓看向金丝双节棍青年,容颜有着忧虑,传音询问道。



    这个青年,正是地极宗年轻一辈的首席弟子谈度正。



    “宗门典籍记载,血魔一脉并未灭绝,只是隐匿起来,却是不知为何,会突然出现。那些紫黑煞气萦绕的强者,看来是当初血魔祖殿的宿敌,紫刹堂的可怕强者!”谈度正这般说着,神情亦是充满忧色。



    血魔祖殿、紫刹堂这两个名字,对于大陆南域的三品势力来说,是两个禁忌的名字,被各大势力掩埋在时间长河中,从未曾提及,唯有各大势力的核心弟子才能接触到这些秘密。



    孤峰上,帝衍宗闭着眼眸,侧耳倾听,却是露出诧异之色。



    “奇怪!刚才的那番碰撞,应是破坏了第五城区,为何护城大阵没有反应?难道说交战的双方……”



    似是想到某件紧要之事,帝衍宗脸色变幻,纵身一跃,衣袖挥动之间,须臾已至千丈之外,紧随而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第五城区尽头。



    一座巨大碑影耸立,古老晦涩而滂湃的波动传出,宛如一座天门矗立。



    这,即是第五城区的【天地碑拓】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一座孤峰顶部雾气萦绕,一抹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。



    山顶的阴影处,血炼邪隐匿在那里,气息若有若无,几乎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。



    不时的,她的气息产生一丝絮乱,小嘴溢出一缕鲜血。



    “紫刹堂竟然一直跟着我,看来这一次,血魔祖殿在我这里,真的要灭绝了!”



    血炼邪低声自语,透明眼眸却是一如既往,没有丝毫情绪波动,仿佛对于生死毫不在意。



    忽然,她娇小的身躯一震,猛地看向一处,一抹身影不知何时,就站在不远处。



    黑发及肩,腰佩长剑,秦墨整个身躯若有若无,如同鬼魅一样悄无声息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,怎么找到我的?”血炼邪睁大眼睛,有些意外。

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看到帮手应该欣喜才是。”秦墨走了过来,皱眉道。



    他在飞窜而出时,心中就有了计较,要摆脱其他人的追踪,免得陷入更多的麻烦中。



    于是,就由银澄出手,以【青焰琉璃火】凝成一具分身,而秦墨的真身则伺机遁走,以高矮子堪比妖狗的嗅觉,寻觅血炼邪的气息而来。



    走到近前,看到血炼邪的伤势,秦墨眉头更是紧皱,这丫头的伤势实是有些重。



    近乎透明的肌肤,呈现一道道裂纹,仿佛即将碎裂的瓷娃娃一样,令人望之触目惊心。



    看着那张绝美若半透明的脸庞,竟是交错着一道道裂痕,秦墨莫名想到了秦小小,两个妮子皆是差不多的年纪,为何要在这样的稚龄,承受如此多的劫难。



    “快喝下去!”秦墨取出一瓶【地元液】,要给血炼邪灌下去,却遭到后者的拒绝。

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我身上的伤势,乃是紫刹堂的绝学造成,这是我血魔祖殿的克星。除非找到血魔祖骨,才能够复原。现在……”



    血炼邪淡淡开口,似是在述说与她自身无关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血魔祖殿、紫刹堂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不禁皱起眉头,耳边随之传来银澄的心念传音,这是两支无比古老的势力,在上一纪元销声匿迹,彼此之间乃是世仇。



    据狐族的典籍记载,这两个势力的源头,则是来自同一个地方,却不知为何结仇。



    现在看来,“寂天古墓”既是血魔祖殿的源头所在,那紫刹堂也是出自这里。



    随即,银澄告诫道:“血魔祖殿,紫刹堂,这两个古老势力都诡异的很,小子,你最好不要牵涉到这场纷争中去。”



    思绪一动,秦墨就有了决断:“你既进入漩涡之城,想必是有血魔祖骨的线索,咱们相识一场,说出来,看看我能如何帮你。”



    “帮我……”



    血炼邪抬头,她绝美的脸蛋露出诧异,旋即摇头:“不要,你做了那么多烤肉给我吃,就不要牵扯进来了。”



    秦墨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高矮子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这丫头竟是因为这个理由,才不想连累他。



    秦墨叹了口气,道:“既然喜欢吃我做的烤肉,就要保住性命,才能继续享受美食啊!”



    闻言,血炼邪愣了愣,小脸散发出明悟的光泽,仿佛是悟通了武道上难以参透的至理一样。

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确实是这个理儿。”血炼邪罕有的赞叹,点头道。

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银澄、高矮子皆是掩面,因为这个理由,重燃一位武道天才的求生之念,也是古今奇谈了。



    随即,血炼邪也不隐瞒,告知秦墨,在漩涡之城中,埋藏着关于血魔祖骨的下落线索。



    她已将第五城区的一条线索找到,就被紫刹堂的强者追踪而至,联手将她击成重伤。



    “关于血魔祖骨的另外两条线索,分别在第六城区,和第七城区中,只要集齐这三条线索,我就能离开漩涡之城,去‘寂天古墓’它处寻找祖骨的所在地。”血炼邪轻声说道。



    第六城区、第七城区?岂不是说,还要闯过两重【天地碑拓】?



    秦墨皱眉,端详着血炼邪的伤势,凭她现在的状态,恐怕连第五重【天地碑拓】也难以闯过。



    “带上我,你有信心,闯过第五重、第六重的【天地碑拓】吗?”血炼邪问道。



    秦墨不禁一怔,闯【天地碑拓】还能结伴而行?



    他旋即想到灯座空间,不禁恍然,将这丫头塞进灯座空间,应该就可以了。



    然而,血炼邪却是摇头,告知秦墨,这个方法行不通。



    “【天地碑拓】,是对人族武者的考验,讲究个人机缘,严禁结伴闯关。至于其他种族只要不相助闯关者,则会无碍,因为其他种族难以获得闯关的机缘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我则不同,能和你一起进入碑影空间。因为血魔一脉,乃是这座巨城原始住民之一。”



    血炼邪道出这个惊世秘密。



    不过,她随后又告知,带上她结伴闯关,非常艰难。比之两人相加的闯关难度,还要难上一筹。

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帮我吗?【天地碑拓】的机缘,非同一般,若是错过,又要等上许多年,才能再临漩涡之城……”



    血炼邪正说着,却是已被秦墨抱起,后者身形一动,已是疾掠而出,朝着前方的巨大碑影冲去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半空中,秦墨将【邪影剑步】运转至极限,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透明痕迹,撕裂虚空,鼓荡出无尽罡风。



    片刻,第五城区的【天地碑拓】已是遥遥在望,却在这时,数道紫黑身影风卷残云般窜来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留下血魔后裔!”



    “死吧!竟和这等妖邪之女搅合在一起,肯定是被迷了心窍,这小子也不是好东西!”



    数道紫黑气劲凌空袭至,其中浮现一头头可怕怪物的轮廓,嘶吼咆哮着,仿佛要将人的身体和灵魂一起吞噬。



    虚空中,顿时涌动无边的诡邪之气,并充斥着彻骨暴戾的杀意。



    这样的联手攻势,堪比地境巅峰的强者联手合击,即使逆命境的强者一时不察,也很可能身受重伤。



    半空中,秦墨前冲的速度毫不停滞,对于身后袭来的可怕攻势,他看也不看,【狂月地阙剑】出鞘,随手就是数剑斩出。



    数道清晰晶莹的剑痕化为实质,透着无比锋芒,狠狠斩在那数道紫黑气劲上,随之传出鬼哭狼嚎之声,将这些紫黑气劲尽数斩灭。



    “该死!剑魂之力!”一个紫黑身影嘶声厉吼。



    前方,秦墨微微转头,瞅着这些紫黑身影,冷笑道:“说别人是妖邪之女时,先撒泡尿照照镜子,你们这些家伙的尊容,连迷惑人的资格都没有,和妖猪一样丑陋,还不快将脸遮起来。”

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银澄则是跳脚不已:“小子,你别侮辱咱们妖族的猪,妖猪都比他们英俊三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