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788章 重如山岳



    “起!”



    “嘿!看本狐大人的狐族神力术!”

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用尽全力,后者更是施展狐族的惊世秘术,将妖力转化为肉身力量,却是无法撼动这朵冰莲分毫。



    这朵冰莲,无比坚固,仿佛扎根在地底最深处,根本无法将之拔出。



    “本狐大人就不信了!”

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秦墨、银澄趴在地上,累得气喘吁吁,那朵冰莲依然生长在玉台上,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。



    一人一狐采用了各种方法,甚至考虑将这座玉台切断,一并带走,却是发觉,这座玉台也是一样的坚固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办?带不走。”



    “想办法啊!这样的绝世神药,岂能放它在这里,若是空手回去,本狐大人一生难心安,以后会做噩梦的。”

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都是急了,若是没有找到这件神药就算了,偏生就在面前,怎么也带不走。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秦墨一转头,眯起眼睛,他看到那具遗骸身下的地面,隐约有字迹,被遗骸的衣物覆盖。



    秦墨立时起身,掀开遗骸的衣角观看,其身下的一块冰玉地面上,确是刻着满满的字迹。



    只不过,被这具无上强者的遗骸坐着,看不清这些文字的内容。



    “难道是取走冰莲的方法!”银澄两眼发光,萌生一丝希望。



    “此物,乃冰玉莲,吾发现时,此莲已有近万年火候,再过百年即能成熟,吾之心愿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只能看到开头的一些字迹,剩下的被这位强者遗骸坐在下方,看不到了。若想看完,需要挪开这具遗骸。



    “这样无上存在的遗骸,逝去时说不定布有后手,擅动会遭到绝杀。”秦墨皱眉,轻声嘀咕。



    他这并不是危言耸听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一位盖世强者逝去,知道肉身不朽,必定留有手段,擅动遗骸,就会触动绝世杀机。



    “本狐大人不管,一定要得到这朵冰莲!”银澄急红眼了,它不管不顾,这朵冰莲对它,不仅是绝世神药那么简单,还有更重要的价值。



    它举着前爪,奋力推去,却是一推之下,这具遗骸纹丝不动。



    “他·丫·的,本狐大人就不信喽!”



    银澄龇牙咧嘴,使出吃奶的力气,爪子不断刨地,也无法挪动这具遗骸分毫,反倒是它累得气喘吁吁,彻底没了力气。



    “这遗骸,这玉台,这冰莲……,有……古怪!”银澄喘着粗气,累得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它怀疑周围布置了莫名的场域,这具遗骸、玉台、冰莲都难以挪动,需要破除周围的无形场域才行。



    “等一等,待本狐大人休息一下,恢复些【青焰琉璃火】,就来破除这些场域。小子,先说好,若是本狐大人破除的,这朵万年冰玉莲的七成都是我的。”



    银澄龇牙说着,秦墨刚才取走的那些地理志、玉饰,让它很不甘。



    此时,秦墨已经调息完毕,恢复了力气,上前推动这具遗骸:“起!”



    一声暴喝如春雷,秦墨运转九成力气,这具遗骸却是纹丝不动,连垂落的黑发也未抖动一下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用白费力气,这是场域的作用。无上强者凝聚的场域,有着种种恐怖威能,这位强者的场域,应该是改变物体的重量,这具遗骸的重量,恐怕堪比一座山岳……”



    话语戛然而止,银澄狐眼圆睁,看着那具遗骸被推开了一丝距离。



    秦墨全身血液沸腾,气血涌动如狼烟,开启了【血气沸腾】,肉身之力暴涨了五成,生生将这具遗骸推动了一丝丝。



    这情况,让秦墨燃起希望,拼尽全身力气,吐气开声,怒吼连连,竭力推动这具遗骸。

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银澄说得没有错,这具遗骸如同一座山岳般沉重。但是,斗战圣体开启第六层,其肉身之变态,堪与一头蛮龙比肩,就算是一座山岳也能推动。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空间震动,一道道纹路浮现,粗如蛟蟒,正是银澄猜测的场域纹路。



    这种波动很可怕,并没有力量溢出,却有着恐怖威压,犹如一座万丈巨岳盖顶,随时要砸落下来。



    地上,银澄咒骂连连,它之前就力量耗尽,如何能抵御,彻底趴倒,站不起来了。



    秦墨周身涌动血气,浓郁的气血犹如实质,迸发着光芒,将他身体笼罩。他全身肌肉跳动,犹如一条条大龙在跳动,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。

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秦墨终是力竭,瘫倒在地,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这具遗骸则是挪开了一些,被推开一根手指宽的距离。



    “你这狐狸,这么说来,若是这遗骸全由我推开,冰莲我取走七成。”秦墨有气无力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别这样嘛!咱们患难与共这么久,怎么能这样算呢!”银澄一脸真诚说道。



    秦墨翻着白眼,不想搭理这个狡猾的狐狸。



    半天后——



    在秦墨又一次开启【血气沸腾】,与银澄一起,终是将这具遗骸推至另一个冰玉砖上。



    仅是一尺见方的距离,却是累坏了秦墨、银澄,一人一狐也是震撼,武主之上的存在,实是太可怕了。



    那块冰玉砖上的字迹,终是显现在眼前,一颗颗古字闪烁,笔走龙蛇,慑人气息扑面而来。



    “此物,乃冰玉莲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吾之心愿有二,其一称雄宇内,此一心愿,在吾四十岁时已成,战遍大陆五域,无百招之敌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惜吾之时代,祖脉之力衰退,大地陷入一个轮回,古之战体消弭,武帝难寻,帝尊绝迹,大陆绝域有天堑,难以深入。骨族骨后闭关五百年,弥陀山千年不现……。遍寻一对手而不可得,可叹……。”

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张口结舌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本以为这具遗骸生前是一位武主。却是想不到,事实更加骇人,这位强者生前很可能已是步入武道绝巅。



    “欲与骨族骨后争锋,骨后啊!万年以来,骨族的旷世奇才……”银澄喃喃自语,看了秦墨一眼。



    “弥陀山……”秦墨怔然,心潮起伏,今生再次见到弥陀山的名字,让他难以平静。



    弥陀山,玄天镜,与他的重生,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密切联系,秦墨曾想过将来实力大成,再次赶往弥陀山,一探究竟。



    “果然,此人后来还是败给了骨后。”



    银澄一声叹息,打断了秦墨的思绪,这块冰玉砖上,记叙这位强者生前的辉煌战绩,也述说了他的唯一败绩。



    纵横大陆百年,这位强者终是与骨族骨后相遇,两位无上存在交锋,这位强者却是败了,败得很惨。



    然而,正是这唯一败绩,让这位强者霍然醒悟,他执着最强足有百年,却遗落了太多珍贵的东西。



    返回故乡,长辈、同辈皆已逝去,昔年等待他的红颜还健在,却是垂暮老去,白发鹤颜,闭门不见,言及昔日她风华绝代时,他却远走大陆,何必再见。



    他伫立故里,慨叹感伤,昔日风华正茂时,他无视红颜知己的挽留,执意离去,踏足大陆各地,寻求一旗鼓相当对手。



    现今,才知是错,却是难以挽回。



    “吾平生心愿之二,欲以万年冰玉莲,换回红颜青春。若是吾逝去五十年内,有后来者,将此莲取走,送于大陆东域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若是五十年期逾,则后来者自凭本事,取走此莲……”



    秦墨感叹,终于知晓这位强者为何隐匿于此,是为了栽种冰玉莲,待到冰莲有万年火候,让红颜重焕青春。



    可惜,这位强者没有等到那一天,他的第二心愿也无法达成。



    “这字迹存留时间,至少数千年,应是上一纪元的无上强者。可惜了……”银澄一声慨叹。



    这位强者的生平,触动了狐狸,让它也感慨不已。



    “若是五十年内,本狐大人至少会去送上一小截莲茎。”银澄嘀咕道。



    秦墨闻之气结,瞪了这狐狸一眼,继续看下去。



    “取莲之法,【暴体天功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