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902章 血剑姬

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秦墨能够生还下来,已是极为震撼的事情。虽然这青年剑手的剑技,乃是焰气怪物的克星,但是,刚才的冲击太可怕,犹如要灭世一样,已经不是单凭相克剑技能够抵抗的。



    再相克的武学,也要有相应的实力来施展,刚才的冲击远远超出了逆命境的范畴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

    其实,秦墨所受的伤势,与刚才一样,依然只是皮外伤,只是以内劲震破血管,流出的缕缕血迹。



    “你这狐狸,我流了这么多血,你该怎么赔我。”秦墨以心念传音骂道。



    “小子,本狐大人的妖火若能转化妖族圣火,咱们一旦联手,那是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你这样帮助本狐大人,不是应该吗?你还找我要赔偿?”银澄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

    这一毛不拔的死狐狸!



    秦墨心中狂骂,立时出言威胁,若是没有报酬,别想他再出工出力。



    一人一狐飞快的讨价还价,在极短的时间内商议完毕,银澄以一小瓶神泉(100滴)的代价,达成了这笔交易。

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勉勉强强算是辛苦费吧。”秦墨不情愿的回应。



    银澄则是在磨牙,它的心一阵绞痛,若非为了火蛟焰气,它才不会舍得这样的代价。



    “墨弟弟,有什么计划吗?再不动手,恐怕就没机会了。”天蛇公主飞掠而至。



    与秦墨相处这段时日,她很清楚这少年的潜藏实力,所受得伤势根本没有表面那么严重。



    “很是困难!若是剩下五个蛇头同时爆开,谁都难以幸免。”秦墨摇头,这般说道。



    这是他最大的顾忌,若是这头炎蟒不顾一切,爆开所有的蛇头,那威力太过可怕,恐怕超出了天境的层次,根本不是在场年轻强者能够抗衡的。



    以秦墨斗战圣体现在的强度,硬抗天境强者的攻势,或许只是受伤。若是武道王者境界,那就太危险了,正面对上,很可能有致命的危险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一股可怕的青焰漩涡腾起,施潮尘置身漩涡中央,整个身躯似要与青焰漩涡合一,朝着剩下五个脑袋的炎蟒杀去,这片天地一片诡异的炙热,令人心惊肉跳。



    这种炙热很诡异,隐隐有着森森的鬼气,令活物毛骨悚然。



    【鬼焰邪功】!?



    施潮尘所施展的青焰,正是邪炎宗的镇宗绝学之一,传闻这种功法的修炼,需要以鬼族的鬼火作为引子,一旦修成之后,有着至阴至诡的气息,却又有着阳火的高热温度。



    这种青焰邪功,对于蛟纹焰气来说,也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。



    “想独自击杀?做梦!”刁远楠怒喝,一袭黑袍飘动,如太阳般的黄金光辉从他的身上冲天而起,如一轮大日东升,直冲云霄。



    璀璨、浩荡的气息四溢,如此浓烈的金色真焰,其精纯程度已是远远超出逆命境的层次,即使是天境强者也有不如。



    若是在【寂天经】四境经文贯通前,秦墨体内的金色真焰的精纯程度,也无法达到这个程度。



    并且,刁远楠身上的金色真焰,分明经由特殊的功法增幅,强大无匹,犹如一座金光铸成的太阳之山,从天而降,盖压向巨型炎蟒。



    这情景无比可怕,让周围许多强者悚然,这是魔蛟城城主开创的绝世武学,也正是依仗这种绝学,魔蛟城城主只有一人,却能与城中各大势力抗衡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下一刻,巨大的碰撞声响起,无比恐怖的力量波动爆发,如同无边风浪高卷冲天,朝着四面八方蔓延。



    施潮尘、刁远楠双双倒飞出去,鲜血洒落长空,两人眼中皆是充满不甘。他们拼尽全力,想要一举击毙炎蟒,却是无法奏效。



    吼……,炎蟒发出愤怒咆哮,它剩下的五个脑袋,被生生轰去三个,只剩下两个,其中一个蛇头还有一个巨大的伤口,正朝外溢出缕缕焰气。



    刚才的这轮碰撞,它受到了重创,施潮尘、刁远楠的实力确实强大,以逆命境的修为,生生轰碎了三个蛇头。



    不过,炎蟒剩下的两个头颅,却没有盯着施、刁两人,而是紧紧锁定秦墨的身影,诡异的蛇眸中闪烁疯狂杀意。



    真正让它受创的,是秦墨直中七寸的那一剑,剑气中蕴含着一种可怕妖异的青焰之力,不断侵蚀着它体内的蛟纹焰气。



    以蛟纹焰气的可怕,竟是一时无法驱散这种青焰之力,这让炎蟒无比愤怒。



    嗡!



    突然,一道轻微的声响传出,初时如蚁闻,继而响彻天地,漫天的火沙中,一道血色剑锋刺出,锋利夺目,直斩向炎蟒的一颗蛇头。



    噗哧……,这一柄血剑泛着无尽的锋利,直接将那颗蛇头斩断。



    只剩下一颗脑袋的炎蟒疯狂咆哮,它彻底暴怒了,被一群蝼蚁这般围攻,竟然被斩断了五颗脑袋,这让它本能的感到无比羞辱。



    这种羞辱感,是蛟纹焰气中的火蛟,所残留的高傲本性!



    血色光华散开,四周人群这才看清楚,在战场的最中心,一个妖娆的倩影伫立,手持一柄两尺血剑,剑锋吞吐着妖异血芒。



    “万仞楼·第三刃·血剑姬!”有人失声惊呼。



    “三刃!?”八刃低语,眼中有着炽热的光芒,那冰冷的面容透着一种炽热。



    此刻,秦墨正在蓄势待发,与天蛇公主一起,给予这头炎蟒最致命的一击。但是,秦墨忽然止步,他嗅到了一丝极度的危险,当即扯着天蛇公主飞退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怒吼,炎蟒彻底发狂,仅剩的一颗蛇头疯狂咆哮,整个身躯发出诡异的焰光。



    一声巨响,方圆万丈的区域爆裂开来,四周众多强者这才注意到,炎蟒的一大截蛇尾竟是断去,它竟是引爆了自身的一截蛇尾。



    无数道焰柱直冲而起,呈现无差别的攻势,距离稍近的强者都被卷进去,当即被洞穿,熔成灰烬。



    周围众多强者皆是骇然,纷纷飞退,没命的逃遁。



    “三刃!”



    八刃高呼,不退反进,冲进前方爆裂的区域。



    后方,七刃连连跳脚,却是阻挡不及,只能干看着八刃的身影飞掠而去。



    嗖……,一道倩影飞掠而至,其后还有一颗蛇头紧追不放,要将其吞噬。



    “血姬……”八刃露出喜色,毫不犹豫的冲前救助。



    在两人接触的刹那,血剑姬娇躯一动,鬼魅般的消失,再出现时,已是在八刃身后,而后一掌拍在其背心,将其轰向炎蟒的蛇嘴中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八刃神情惊骇,有着极度的不信,以及无边的痛楚。



    “你既来救我,不就是做好为我死的准备吗?”一个冰冷悦耳的声音响起。



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火焰冲天而起,方圆万丈的区域彻底崩溃,焰浪滔天,将这片地域化为一片炼狱。



    周围,幸存的年轻强者们惊魂未定,他们既有着惊惧,又有着不甘。六头炎蟒就这样消亡了,谁也没有真正击杀这头可怕的焰气怪物。



    “三刃!!!”



    远处,响起七刃喷怒的咆哮,他站在血剑姬面前,英俊的面容扭曲着,浑身充斥着暴戾的杀气。



    “七刃,收起你的怒气、杀意,真的动手,你胜过我的机会,连一成都没有。”血剑姬冰冷开口。



    “八刃前去救你,你竟这般坑杀他!”七刃的神情癫狂近疯,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明明是同门,却这般坑害。



    并且,一直以来,八刃对身为三刃的血剑姬,有着近乎疯狂的爱慕,到头来,却得到这样的一掌。



    “这是魔蛟荒原,为了生存下去,任何东西都能割舍。”血剑姬冰冷说道,她绝美无暇的脸蛋毫无变化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施潮尘、刁远楠的身影出现,两人脸色苍白,所受的伤势并不轻。



    “炎蟒自毁前的最后一剑,是我斩出的。若有【魔蛟丹】为奖励,当归我所有。”血剑姬开口,直视施、刁两人。



    闻言,施潮尘、刁远楠皆是色变,暗骂这女人真是狠辣,趁他们受伤之时,逼他们承认这个结果。若是真有【魔蛟丹】作为奖励,则只有她是唯一可以获得的人选。



    毕竟,刚才的战斗情况,皆是有目共睹,真正重创六头炎蟒的,只有施潮尘、刁远楠,以及血剑姬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