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937章 生死大恨



    秦墨三人没有停留很久,眺望了半个时辰,就朝城门走去。临近城门前,秦墨心中越发震动,他仿佛看到那尊睡卧头陀的虚影,双眸几乎要睁开了,其中有星辰闪耀之光,如同星空一般深邃难测。



    一座古老城池上,浮现这样一尊奇陀虚影,实是惊世骇俗之事。可惜,四周人群往来如潮,却无人与秦墨一样,能够看到这样的奇景。



    不过,在秦墨看来,这也只是一尊奇陀虚影而已,并无其他特殊之处,只是虚影中蕴含莫名玄妙的气机,令他有所感悟,却根本称不上是旷世机缘。



    “昔日,那些看到头陀虚影的天才们,是否与我所见一样……”秦墨喃喃自语,却是得不到答案。



    究竟,为何目睹这尊奇陀虚影,未来就能迈上武道巅峰,秦墨没有答案。难道说,仅是验证武者的资质,证明未来有迈上绝巅的可能性?



    在他身后,银澄悬空漂浮,狐身萦绕圣火,若隐若现,难以被旁人窥见。它从靠近奇陀城开始,就一直沉默,眯起的狐眼中,倒映着一尊头陀的虚影。



    不过,与秦墨所见相比,这尊头陀的虚影很模糊,只有半清晰的轮廓。



    “奇陀城的睡陀虚影,本狐大人竟然见到了……,难道说,本狐大人的成就,真会超过那老家伙吗……”银澄低语。



    砰!



    秦墨身躯一震,恍惚间,他看到那尊睡陀的双眸睁开,无尽星光铺洒,将他笼罩其中,一股天地浩荡,莫不为道的气息传来。



    仅是一刹那,秦墨尽进入一种玄奥的状态,似是入定,又似自如的行走,似是顿悟,却又将四周一切看在眼中。



    这样无比玄妙的状态,他从未遇到过,也从未听说过。



    “糟糕!这是要顿悟吗?在这样的地方。”秦墨心中震动,想要退出这种状态,却又如何舍得。



    武者进入顿悟状态,乃是一次莫大的机缘,很可能一番顿悟,修为就会突飞猛进,一飞冲天。



    虽说秦墨身具斗战圣体,又有着种种底牌,进入顿悟的几率,远远超过其他武者。但是,让他随意退出这种状态,又如何愿意。



    并且,这种奇异状态太玄妙了,与此前的顿悟截然不同,秦墨心生预感,这次顿悟之后,说不定体内的剑魂就彻底凝成了。



    “咦!这小子进入顿悟状态,这种状态是怎么回事?似是入世,又似入定……”



    银澄与秦墨有着灵魂契约,立时察觉到他的变化,这狐狸无比惊异,它也从未见过这样的顿悟。

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不是一种顿悟,而是一种修炼的状态,似是在修行某种神奇的功法。

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小子无意中,触动了奇陀城的传承,那个睡陀虚影,这小子也看到了,还看的比本狐大人仔细?”



    思绪一转,银澄差点炸毛了,它对这座古城的了解,实则比单烈杰、江鹏京都要深。



    因为狐族一位盖代强者,年轻时就曾目睹这座古城的睡陀虚影,从而顿悟武道,修为一飞冲天,成为狐族的最强者之一。



    这位盖代强者看到的睡陀虚影,比之银澄看到的还要模糊,这位狐族强者曾推测,若能目睹一尊睡陀的全部虚影,很可能获得那位无敌奇陀的传承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仅是一种推测,无从考证。



    然而,银澄却是记在心里,它自小就是狐族无双的天才,誓要超过所有先辈,成为一位绝代妖狐。自是要在每一个方面,都超越狐族的大高手,谱写一段无敌的狐生。



    本来,银澄还很是得意,它能目睹一尊睡陀虚影,已是超越了那个老不死。却是想不到,秦墨则是更加彻底,很可能看到完整的一尊睡陀虚影,正在接受那无敌奇陀的传承。



    这种事情,让这狐狸如何忍受,它很想伸出爪子,一巴掌将秦墨拍醒。终是没有付诸行动,它眯着眼睛,盘算着若是秦墨真的获得传承,该怎么从这小子口中套出来。

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一点,这无敌奇陀的传承,与【寂天经】截然不同,妖狐一族也能修炼,很可能超越狐族的无上秘典,是震惊天下的奇功。

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银澄爪子摊开,一缕透明圣火摇曳,它吹了口气,圣火化为无形光圈,护持着秦墨全身。

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这小子虽说软硬不吃,但是,怀柔的手段还是有效果的。看到本狐大人的圣焰护体,再付出一些代价,怎么也能分一杯羹。”银澄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。



    咚!



    突然,一道无形气机袭来,周遭人群皆无所觉,但是,秦墨却觉置身于刀山火海中,无边冷厉气劲袭至。



    这股气机太强大,远远超过了天境,气息如地狱深处般可怖,若是秦墨被这股气机击中,即使是开启第七层的斗战圣体,也是必死无疑。



    砰……,秦墨身周一阵轻响,圣焰护罩消散,抵挡了这股气机,并未造成任何损伤,但是,却将秦墨震出了那种玄妙的状态。



    “谁?!”秦墨双目立起,心中杀意沸腾,刚才那一瞬间,他似乎接触到一股意志,有着莫大的声音回荡,要传授一种浩荡无边的功法。



    然而,却被这股气机震出了这种状态,让秦墨心中暴怒,扰乱武者的顿悟,乃是生死之仇。



    抬头望去,只见人群中,一道冷厉目光一闪而过,就彻底没了踪影。



    四周,人潮熙熙攘攘,不仅有人族,还有其他族的强者身影,各种气息混杂在一起,哪里能找到出手者的身影。

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!到底是哪一个混蛋,本狐大人与他没完!”银澄也是暴跳如雷,那道气机出现的太突然,待它反应过来,那偷袭者连影子都没有了。



    只能肯定一件事,这是一位绝世强者,掩盖了自身的气息,连是哪一族的高手都分辨不出,至少是武道王者境的修为,才能暗中袭杀,瞒过银澄的六识。



    也只有武道王者境之上的修为,才能发现秦墨陷入这种玄妙状态,出手偷袭,欲直接击杀秦墨。



    “诡剑兄弟,你怎么了?”江鹏京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,是不是水土不服?”单烈杰则是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

    秦墨脸色确实很难看,透着些许苍白,一方面是心中暴怒,另一方面,也是刚才的气劲入体,让他脏腑受到震动。



    正在这时,地面震动起来……

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

    远处,一支支骑队飞掠而至,如一道道闪电,瞬息就到了古城门前。



    这些骑队的坐骑无比神骏,有的坐骑是强大的妖兽驯化而成,毛皮呈现蛟纹,乃是亚龙种的神驹,奔行之间,浓烈的妖气扑面而来,让人群纷纷推开,让出一条通道。



    蹄声如雷,一支支骑队飞驰而过,冲入城门中,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四周,许多武者暗骂不已,这些骑队中不乏鬼族、妖族、兽族的强者,却是如此肆无忌惮的奔行,这种目空一切的态度,让周围人群很气愤。



    不过,恼怒归恼怒,人群却不敢大声出言斥责,先不说那些坐骑皆是价值连城,非霸主级势力不能拥有,敢在【奇陀城】驾乘坐骑狂奔,都是有着极为不凡的背景。



    “你们看清了吗?刚才为首的一个家伙,好像是骨族的弓刺,西域骨族首屈一指的绝世天才!”



    “不仅有骨族的弓刺,还有妖族的天蛇一族的绝世奇才,传闻仅在天蛇公主之下。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人群议论纷纷,猜测这些骑队的身份,这些年轻强者中,说不定就会有一个脱颖而出,跻身【跃龙台】排位的前十。



    此次【跃龙台】的排位,份量实在太重了,让各大势力、无数强者不得不关注。



    这一场盛会,很可能改变未来两大域的格局,很可能造就一个个大势力的崛起。

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人潮中,秦墨三人进入古城,三人在西域鲜少露面,并未被认出来。



    “那个混蛋,一定要找出来,碎尸万段!?”秦墨心中杀意更盛,刚才的暗亏实在吃得太大了,白白错失了一场天大的机缘。



    “放心,刚才的碰撞,那混蛋身上沾上了本狐大人的妖火气息。只要再次接近,肯定能揪出来,何止要碎尸万段,本狐大人要将那家伙的神魂都炼掉!”银澄更是咬牙切齿,它的心也很痛,那位无敌奇陀留下的传承,很可能是超过狐族无上秘典的奇功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奇陀城中,这里的格局很奇特,环顾四周,皆是一片古老沧桑的气息,却没有多少出奇之处,只有一丝淡淡的气韵在回荡。



    然而,在秦墨、银澄看来,则是截然不同的风貌,这里回荡的淡淡气韵,竟能勾动祖脉之技的流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