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096章 谈判结果
    包厢门外,整整齐齐站满了人,为的正是太鳄门主,以及羿武狂等人,在其身后、两侧则是伫立着皇都、十大战城的众多强者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此次镇天楼夜宴,赴宴的所有逆命境之上的强者,全部站在包厢门外,从门口一直排到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神情皆是无比恭敬,尤其是皇都一众强者的额头,都是渗满了冷汗,有人脸上更是有着惊惶失措之色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其原因很简单,就在奕铭风、秦墨等进入包厢的这一会儿,皇都各大门阀势力,以及十大战城的总帅们,立刻调集一切力量,搜寻奕铭风、源刀尊、三眼头陀的来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够担任门阀势力领、一方战城的统领,在场哪一位不是心思成精的人物,在秦墨等进入包厢后,太鳄门主等人已是预感到大大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于是,在短短的时间内,整个镇天国各大势力展现了极强的刺探情报的能力,将奕铭风、源刀尊、三眼头陀的来历,调查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其实,想要调查这样的情报,根本没什么困难。因为无论是源刀尊,还是三眼头陀,都是西域的巅峰强者,只要稍一打探,就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至于绝代阵道大师奕铭风,那更是这两年来,名动西域、北域两大地域的盖世强者,修炼祖阵之技,战力堪比武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栾皇一脉覆灭之后,想要探查这些消息,已是再无阻碍,很快就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天来,皇都各大门阀势力,十大战城的总帅们,都在忙于和谈之事,尚且没有精力,去了解镇天国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当一张薄薄的纸张呈现在镇天国这些大佬面前,其上记述的内容,却是令人战栗的震撼,顿时,所有人都是汗流浃背,身躯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包厢里,端坐着一位武主级盖世强者,两位武尊级的巅峰强者,还有四大霸主级势力的使者……

    单是这一点,就让镇天楼内所有强者头皮麻,他们很有自知之明,这包厢里的三位,任何一位出手,都能瞬间抹杀掉这里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镇天国大佬,别说在武尊级强者面前,就算在武圣级强者面前,也根本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然而,让太鳄门主等人惊骇欲绝的,还不仅是这些,他们很快有收到一纸情报,记述的则是刚结束不久的,【跃龙台】之战的一切……。

    这一届的【跃龙台】,乃是两大域合并,盛况空前的一次绝世天才大碰撞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才碰撞,对于镇天国的年轻天才来说,实是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因为,单是进入【跃龙台】的外城资格,镇天国恐怕都选不出几个年轻人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届的【跃龙台】冠,却是一个让镇天国熟知的名字——西城·秦墨!

    盖压两大域无数绝世天才,在这一届【跃龙台】之战上,与妖族盖世天才·火妖·赤疯贤的一战,已经成为两大域无数强者传颂的传奇之战!

    两大域的霸主级势力皆是承认,这两大年轻天才的交锋,堪称是三代以来,最为惊才绝艳的一战!

    这样的评价,如同不真实的梦呓,使得太鳄门主等皇都大佬浑身冰冷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同时,【跃龙台】前十,秦墨、炼雪竹、简月玑,以及前百的左熙天……,这些名字一一映入人群的视野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,比之奕铭风三大巅峰强者来此,还要来得震撼,震得这些皇都大佬们心如死灰,有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布局了这么久,妄图夺取镇天国的掌控权,但在秦墨等人眼中,则是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确实,放眼一方大域的广阔,一个小小的镇天国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秦墨、简月玑,这一对年轻天才已是走出了镇天国,其眼界又怎么会局限在镇天国之内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厢门外,一众强者心中忐忑,太鳄门主一脸苦涩,毕恭毕敬的又说了一遍拜见的话语。

    此时,太鳄门主心中是满腔苦水,这场夜宴是他牵得头,本以为若是顺利,他在皇都的地位必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却是怎么也想不到,事情会变成这样,现在,让他求见包厢中的三尊存在,太鳄门主脚趾就不自禁扣紧,若是包厢内的那三位,任何一位有所不愉,随手给他一下,他这身板岂不是当即就废了?

    见包厢内没有反应,有人小声嘀咕,会不会是刚才,太鳄门主的态度有问题,所以,招致里面的三位前辈不快。

    “我·他·吗……”太鳄门主心中狂骂,他刚才哪里不恭敬了?

    就算不知晓这三尊存在的身份,他们好歹是秦墨的师长、客人,以这少年在镇天国的名头,怎么会有任何不敬?往别人身上泼脏水,也不能这样泼啊!

    这般思忖着,太鳄门主看向羿武狂,眼中有着恳求之色,这种时候,该由西帅出面,才显得妥当。

    对此,羿武狂紧皱眉头,暗中也是苦笑,他之前只知这位奕先生深不可测,却是想不到,深不可测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此刻,让羿武狂拜见一位武主,两位武尊,他心里也没底,这是彼此实力差距太过悬殊,身份差距犹如天壤,所带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轻响,包厢的门没有任何动静,而门前的太鳄门主,鸣凤楼主,以及十大战城的统帅,皆是觉得场景异变,再回过神来,已是在包厢之中。

    而包厢外,其余一众强者则是脸色骤变,他们只看到太鳄门主、羿武狂凭空消失,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的异动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,此时包厢的门才打开一条缝隙,窦都澜如同一条鱼一样,游窜了出来,笑着告诉众人,不需要担心。

    “三位前辈,不想见那么多人,所以,就让羿帅他们进去。你们放心,镇天国的事情,三位前辈,还有那些霸主级势力,不会插手的。”窦都澜这般说着,脸上则是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在场一众强者勉强挤出笑容,却是心中狂骂,这么多人担惊受怕,却是只有窦都澜这货最是开心。

    之前在镇天楼门口,窦都澜的这番举动,无疑彻底赢得了秦墨的友谊。

    当时,还有人觉得窦都澜表现的太过了,就算秦墨的身份,堪称镇天国的少年大佬,但是,他窦都澜也是窦家的太上长老,何必那么放低姿态。

    现在,许多人则是追悔莫及,白白放弃了与这位少年剑豪结交的机会,实是痛心疾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包厢内,太鳄门主等人坐在椅子上,虽说秦墨很照顾他们的面子,没有将他们安排在末席,但是,太鳄门主、鸣凤楼主却是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两人很清楚,别说是这位奕先生,就算是这位源刀尊,三眼头陀,都有一言定他们生死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反观羿武狂等十大统帅,却是淡定的很,除去对在座的三位前辈高人的尊敬,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羿小子,你们镇天国的事,自行处理就好。之前在西城,我就和你说过。至于你西城,将来与这小子一切商量吧,冰焱峰那地方不错,我以后会时常过去。”

    奕铭风这般说着,看向秦墨,表明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旁,源刀尊、三眼头陀也是点头,他们此来镇天国的另一个目的,就是要去西翎战城瞧一瞧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一届【跃龙台】之战,一个小小的西城,可是占据了十强中的三个名额,前百强中还有一个左熙天。

    这四个绝世天才,同出于一个西翎战城,这其中就有很多令人深思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而刚才的交谈中,奕铭风也是承认,西翎战城很特殊,还有一些他看不透的地方,或许正是这些看不透的地方,孕育了秦墨、炼雪竹这样的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“西城以后之事,与秦墨一起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太鳄门主、鸣凤楼主,以及其余九大战城统帅,皆是呆住了,神情瞬息万变,他们自是明白这位奕前辈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即是说,西翎战城将来,将会与秦墨,以及其背后的千元宗绑在一起,很可能从镇天国中独立出去。

    太鳄门主瞪着眼珠,他怎么也没想到,本该是皇都、十大战城之间的谈判,却是展成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西翎战城从镇天国中分离?

    这绝对不行!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