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169章 双亲谜团
    秦墨则是来到密室的一面墙壁前,观摩着墙壁上的无数痕迹,那是练功时留下的掌印、指痕,这些痕迹中有惊人的气劲残留。

    “父亲的修为,竟然达到了先天宗师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抚着墙壁上的掌印,那是男人的手掌大小,应是父亲的掌印无疑。

    秦墨很是吃惊,据乐叔所说,父亲在焚镇固然是武道天才,但是,在前去游历之前,也不过是武师的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想不到,父亲的真正修为,竟是先天宗师的境界,秦家竟是无一人发觉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正常,一个先天宗师要隐藏实力,大武师之下的武者又如何能发觉?

    数百年来,除了秦墨这一辈之外,焚镇中出现的最强者,也没有达到先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父亲的修为是先天宗师,那母亲呢?

    目光一转,秦墨看向墙壁上的指痕,那些指印很圆润,是女性的。

    “先天巅峰!”

    秦墨做出判断,也很是诧异,父母的修为竟全部是先天之上。

    虽然以秦墨现在的修为,天境之下都难入眼界,但是,在十数年前的焚镇,先天境的修为足以横扫整个山城了。

    父母外出游历,到底是怎么没有归来?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突,想到了这一点,以父母当时的修为,在焚镇周围的这片区域,根本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正思忖时,传来银澄、高矮子的一阵欢呼,在一面墙壁的夹层中,发现了一本薄薄的帛书,其书面上有着四个字——【拢天聚地】!

    “怎么打不开!?”

    银澄使劲翻动帛书,这本秘册仿佛是完整的,根本找不到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高矮子也是东瞅西看,也是毫无办法,却是不敢用蛮力打开,担心会破坏这本阵道宝典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点过来,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。由你来打开吧。”银澄瞅向秦墨,挥舞着这本帛书喊道。

    秦墨磨了磨牙齿,这狐狸若不是打不开这本秘册,如何也不会将这本帛书交给他。

    接过这本帛书,秦墨捏了捏,翻动了一下页角,竟是非常顺利的掀开了第一页。

    顿时,柔和光辉溢出,一个个阵纹跳动而出,立时引动这间密室的地气暴动,朝着这本帛书疯涌而至。

    “快关上!”银澄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此时,整个密室空间抖动起来,不断扭曲,似是要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秦墨一惊,立时合上帛书,异动戛然而止,密室又恢复了原状。

    顿时,三双眼睛注视着这本帛书,充斥着莫名的震撼,秦墨如今的眼界,早已是大师级的水准,自是清楚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这帛书能够操控【拢天聚地阵】?难道说这间密室的修炼神阵,是由这本帛书布置而成的。”

    秦墨惊诧莫名,握着帛书的手一抬,闪电般避过银澄的爪子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本狐大人只是想鉴定一下,这本帛书到底有什么玄妙!”银澄一脸贪婪,死死盯着这本神奇之书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狐狸已是垂涎三尺,若是此间的【拢天聚地阵】,真是由这本帛书所成,这就是一件稀世的神器。其价值之大,已是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爹娘的东西,银澄阁下你又打不开,肯定是放我这里。”秦墨毫不客气,直接贴身收藏起来。

    银澄咬牙切齿,却是无可奈何,它也知道要研究这件阵道神器,就要有求于秦墨了。

    在这间密室里逗留了一会儿,秦墨等再没有其他发现,除了这本帛书,密室中再没有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从墙壁上的痕迹中,秦墨能够推断出来,父母的修为是先天境,但是,武技却是乏善可陈。

    由此推断,父母的修为提升会那么快,正是借助这件帛书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这本阵道神器,到底是母亲的,还是父亲的?”秦墨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在秦家墓场中,获得了【天工开物】这样的神物,也使得秦墨有理由相信,这本阵道神器若是出自秦家,并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可是,也可能是得自母亲,如此一来,母亲的来历,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“爹娘外出游历,真的是身陨了么?还是说,是有什么其他缘故,才没有返回家族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中,秦墨不禁产生这样的猜测,当然,他也很清楚,这极可能是他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。

    若是父母如今能够健在,这是他,还有爷爷最希望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秦墨看了看这间密室,没有再逗留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焚镇半空,一个庞大的黑影划破云层,俯冲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地境实力的妖兽,庞大的身躯长达百丈,在半空中翱翔,不时发出低沉的鸣叫,回荡在夜空中。如鞭子一般的尾巴甩动,发出噼啪的脆响,震得云层翻腾,当真翻云之势。

    若是在数年前,焚镇区域出现这样一头妖兽,乃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,会引起方圆千里的无数人族的恐慌。

    毕竟,传说境实力的妖兽,对于七品势力以下,根本是梦魇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与地境的存在发生冲突,对于一个七品势力来说,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焚镇的居民看到这头妖兽,则都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焚镇的居民都知道,这是秦家豢养的一头妖兽,乃是秦家小少爷驯服的,给家族中的长辈,还有邀请来客时乘坐的坐骑。

    数天前,这头妖兽出现在焚镇时,当真引起了不小的恐慌,但是,在了解到情况后,焚镇的居民们就没了惊恐,只有羡慕,以及无比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许多武者都感叹,秦家出了秦墨这样一位绝世天才,如今是镇天国搅动风云的存在,也使得秦家的地位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如今的秦家,哪怕是东烈战城的那些大宗门,途经焚镇时,也会投上拜帖,殷勤的上门拜见。

    这样的待遇,恐怕就是东烈战城的帅府,都得不到这样的尊重。

    这样一头妖兽坐骑,则更加使得秦家,在焚镇的地位举足轻重起来。也使得焚镇的居民非常有安全感,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家族依靠,镇上每个人的安危都有了一份保障。

    “这么夜了,秦家是有什么重要客人吗?由这头妖兽坐骑来接?”

    “现在哪里夜了?咱们焚镇现在,那里还有白昼、黑夜之分,街道上从来是行人不断,秦家的客人来访也那里有昼夜之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现在秦家可不时以前,咱们东城哪一个势力不希望来拜会,能够有上门的机会,就算是再晚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镇上的大街小巷,人群议论纷纷,看着那头妖兽的庞大身躯落进秦家府邸,皆是传出一阵阵的惊叹。

    镇上的孩童们更是兴奋的尖叫连连,对于他们来说,能够看到传说中可怕的妖兽,被人族所驯服,真的如同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家前院,那头庞大的妖兽匍匐在那里,虽是收敛了妖气,但是靠得近了,却依然有种慑人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,腿都站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头飞禽妖兽的背上,三个身影站了起来,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,黑袍玉带,脸庞方正,有着莫名的威严。

    这是距离焚镇最近的一个郡城的郡守,名为庞栩,焚镇周围的地域,就在这位郡守的辖下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说秦家小少爷突然将您请过来,不会对您不利吧!咱们郡守的辖下,是不是做了什么冒犯秦家的事情?”

    旁边,庞栩的管家轻声开口,战战兢兢的从妖兽背上滑下来,看了看这头小山般的巨兽,管家脸上浮现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请放心,属下誓死保护您离开。”另一边,一个军士沉声开口,语气中透着视死如归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胡说什么!若是秦家要对付我,需要派这头妖兽坐骑,载我过来吗?”

    庞栩瞪了两个下属一眼,而后抖了抖双腿,那种战栗的酸麻终于褪去,能够迈步自由行走了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庞栩平复心绪,他并不担心此行的安全,但是,还是有些忐忑,秦家的小少爷指明要见他,到底是有什么用意?

    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