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171章 重踏古道
    滴答、滴答……

    山洞中很安静,水滴从岩壁顶端滴落,声音幽幽传荡开来,显得分外寂静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,与秦墨离去时并无太大变化,只是有些地方布满了苔藓,显然从秦墨离开之后,就再没人进入过这里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,但是,对于秦墨的意义却是非凡,他就是在这里,重回到了这一世。

    伫立在山洞中,秦墨环顾四周,想要寻找一些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毕竟,从前世到今生,这样的事情说出去,实是太过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有时候,秦墨会有错觉,自己的重生,是不是因为这个山洞的缘故。

    现在,在山洞中环顾一圈,秦墨则是失笑摇头,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绝处逢生之处,是不是要在这里,留下一点东西,馈赠那些跌落至此,却大难不死的人呢?”

    秦墨突发奇想,武者跌落山崖,绝处逢生,学得绝世武学的故事,在古幽大陆有无数个版本的传说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传说,每个武者在年幼时,都会产生这样的幻想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立刻付诸行动,在一面山壁上,印刻一门玄级武学。

    这门武学的很多地方,由秦墨改动过,其精妙之处,不逊色于地级绝学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也太小气了!只留下一门玄级武学,若是坠崖至此的,是一个武学渊博的家伙,岂不是要被人笑话?”银澄这般挤兑道。

    秦墨则是失笑摇头,若是武学渊博的家伙,何须这样的机缘。印刻这门武学,就是给那些弱小的武者,一个打开武道大门的机会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秦墨飞窜而出,在洞口处布置了一座幻阵。除非是从万仞山崖上坠落,否则,想从正常的入口进入,则是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秦墨如苍鹰般掠起,朝着万仞山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山风呼啸,冰冷刺骨,沿着峭壁附近的小径,秦墨足不沾地,一路滑翔。

    前方,阴诡古道隐隐在望,秦墨则是身形一定,在一片树林边缘伫立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眼眸微动,隐有瑞华流转,同时,也有“卐”字旋转,扫视着周遭的一切,令得一切隐匿之物都难以遁形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施展剑魂之力,能够窥破周遭万丈之内的一切虚妄,秦墨也没有发现那片阴骨竹林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到阴诡古道上来寻找什么?仅仅是想重新经历一遍,曾经走过的凶险之途?”

    银澄很怀疑,这狐狸的心思何其敏锐,又与秦墨签订有灵魂契约,自是能察觉到,秦墨离开家族,来到阴诡古道附近,目的绝不是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秦墨也没有隐瞒,将当初进入阴诡古道,在这里遇见的阴骨竹林,以及剑魂之力的滋生,一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白骨为竹!”

    “阴骨竹林!”

    银澄、高矮子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它们是第一次听秦墨说起这段往事,而“阴骨竹林”这四个字,着实令两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关于阴骨竹林,银澄、高矮子也听闻过,那是在阴诡绝域深处,存在的一片恐怖竹林,传闻,武至巅峰的存在进入其中,都未必能够生离。

    这样一片恐怖竹林,为何会曾经出现在这里,实是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尤其,秦墨说起在那片可怕竹林中,曾遇到的那个剑客,还有那把金色巨剑……

    这种种的遭遇,令得银澄一阵毛骨悚然,它固然胆大包天,但是,也不愿与这种恐怖的地方牵涉上干系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的遭遇,怎么都是如此麻烦!你那时才是什么修为,竟会遇到阴骨竹林,还能从那里生离。快走,快走,这地方不能待了,多待一刻都晦气……”

    银澄、高矮子连声催促,秦墨也没有停驻太久,搜索了一番,便是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哗哗哗……

    沿着阴诡古道前行,秦墨的步履很悠闲,再没有当年,战战兢兢赶路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道路两旁的树林、灌木丛中,根本没有一头凶兽存在,感受到秦墨释放的王者境气息,这片区域的妖兽、鬼兽都远远逃逸了。

    阴诡古道上的凶兽,对于危险的感知力,远远超过人族,对于一位武道王者的气息,这些凶兽尤为敏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秦墨踏足阴诡古道开始,四周的凶兽就将危险的讯息,迅速传播出去,也使得秦墨所过之处,根本没有一头凶恶怪兽的踪迹。

    站在河流旁,秦墨遥遥望着河对岸,那里有着几间木屋,却是已经破败,在风中摇摇欲倒。

    “木屋竟是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怔了怔,略一迟疑,身形掠出,足尖在河面上蜻蜓点水,几个起落,已是窜入木屋中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狼藉,桌椅已被虫蛀,只能依稀辨认出,当初屋子里整洁的情景。

    从那天后,就再没人来过这里吧……

    抚着残破的木墙,秦墨脑海中浮现那个山间精灵般的女孩,以及那个心肠如蛇蝎的姐姐。

    当初的手段,是否太狠绝了些?

    秦墨自问,却是微微摇头,既是做过的事,就没什么后悔的。而其结果,对于那女孩来说,恰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,那女孩心中,却是会记恨他一辈子,对此秦墨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若是两年后,古幽大陆的巨变来临,唯有强大的实力,才是活下去的依仗。

    至于爱恨情仇,恩怨是非,一旦身陨之后,还能剩下什么呢……

    从木屋中出来,秦墨略一驻足,还是朝着当初的练剑的树林中而去。

    树林中,几棵巨树的树干上,依稀可见剑痕的存在,只是斑驳模糊了许多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当初遭到秦墨练剑摧残的几棵树木,如今却是树林中长势最好的,明显高出其他树木一大截。

    看了看这几棵巨树,秦墨也是有些费解,难道说当初他的剑气中,蕴含有丝丝生机,使得这几棵树木的长势特别好?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曾经练剑的地方。”秦墨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随后,则是引来银澄、高矮子大声嘲笑,这些剑痕显示的剑道造诣,实在太低劣了。

    秦墨撇嘴,懒得理会这两个家伙,从树林中出来,他看到河畔的一座孤坟,坟头已是长满了蔓草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你都是死在我手!若是在地狱化为厉鬼,尽可以来找我,至于你妹妹,与你终是有姐妹之情,你就莫嫉妒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伫立坟前,秦墨沉默片刻,喃喃说了这番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一座山丘上,一位青衫少女伫立,眼眸泛红,握剑的手攥紧,几次想要冲上去,似是要与远去的少年生死一搏。

    “丫头,别去了。凭你现在的修为,十个加起来,也比不上那小子。这段仇怨,就放下吧,报仇无望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,一个中年大汉的身影出现,若是秦墨在场,必定认得两人。

    中年大汉连声劝慰,让青衫少女不要冲动,这少年如今修为高绝至极,根本不是她能够应付的。

    “他当初,真的杀了我姐姐么?师傅你那时,真的是亲眼所见么?”

    青衫少女忽然转头,美眸灼灼,紧盯着中年大汉,后者顿时一阵语塞,当初的那件事,实则他也要负上极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只是,若是说出真相,对青衫少女有百害而无一益。

    紧盯着中年大汉的神情,青衫少女转头过,冷声道:“师傅,你不用说了,这件事我自有决断。我知道现在不时他的对手,但是姐姐的死,总是要有一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娇躯晃动,青衫少女周身流转翠光,而后身影模糊,已是没了踪迹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