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195章 屠瀚的执念
    其中一栋空中楼阁中,两名青袍候补长老同时松了口气,脸上惊疑的神情淡去,露出理所应当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闻啊!看起来,你这个得意门人的连胜,就止步于第九场了。也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嘛,这小家伙面对跨越五段以上的对手,修为上的悬殊差距就显现出来了。就算这第十场,他能够侥幸获胜,也是险胜,根本撑不到下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两名青袍候补长老调侃着闻战云,不过在言语之间,则是再没有为老友担心,实是因为秦墨连胜九场,这样的表现堪称惊艳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个少年加入战营预备役,前后不超过半个月,就能参加“战营预备战”,并且,能够取得九连胜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资,在青莲山中的门人中也是相当罕见的,仅凭闻战云将秦墨带回青莲山的这份功劳,就能让其稳坐战营统领之位,无人能够撼动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你们两个家伙,也太小看我闻战云的眼光了。这小家伙是我带回来的,他的战力可不止于此,先不说第十一场如何,第十场秦墨一定能胜!”闻战云咧嘴笑着,拍着胸膛保证。

    闻言,两个青袍候补长老皆是惊异不定,对于闻战云的话很怀疑,这个强盗武尊的保证罕有兑现,这家伙一定是在吹嘘吧?

    不过,秦墨从第一战到第九场的表现,确实称得上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并且,这少年从第一战到现在,除了表现出超绝的剑法,强大的肉身,无比迅快的速度之外,还没有展露过其他强大的绝招。

    两个候补长老细想一下,以闻战云这样的为人,既然敢派秦墨来参加“战营预备战”,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,为这少年准备几手反败为胜的底牌呢?

    见两个老友惊异不定的模样,闻战云则是板着脸,心中狂笑不已,事实上,他就是在唬人。

    秦墨能够获得九连胜,已是大大出乎闻战云的意料,至于这第十场能够获胜,闻战云心中也丝毫没底。

    但是,没底气归没底气,难得抓到显摆的机会,自然先吹嘘够了再说,若是真的胜了,两个老友只会佩服他闻战云眼光毒辣,慧眼识人。

    若是秦墨败了,也没什么,这小子到现在,取得的战绩还不够惊艳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两个候补长老对于闻战云的评价,真是半点都没错,这个强盗统领太会唬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荒原之上,秦墨、半妖虎战斗的区域,方圆数十里之内,皆是一片狼藉,密密麻麻的剑痕、焦黑灼伤的痕迹,在这片区域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秦墨持剑连斩,身形飘忽不定,剑式却是越发沉重,每一剑斩出,其力量则是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 现在,他施展的剑式中,灌注了【回天转地逆乱诀】的阴阳转换之力,每一剑斩出,力量都是正反逆乱,轰击在半妖虎的地焱护铠上。

    此时,这头机关半妖虎身上的焰铠,有着一道道细小的痕迹,这是秦墨沉重的剑势所留下的,一时难以愈合。

    这样的细小痕迹,半妖虎根本觉得没什么,但是,凭借暗魇妖虎的战斗本能,它隐隐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本该是秦墨处于不利的劣势,因为要破除这层地焱妖焰铠,应该已经耗费了秦墨相当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是,战斗到现在,秦墨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,要是换成其他的王者境初阶的强者,先不说真焰的损耗,单是抵御地焱妖焰的侵袭,都要损耗相当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,我说银澄阁下,你研究的够了没有?再这样下去,我还打不打后面的战斗?”秦墨这时也在和银澄心念传音,催促这狐狸快点。

    与这头机关般妖虎缠斗到现在,并不是秦墨的意愿,而是银澄要仔细研究一下这头半妖虎,想要揣摩清楚这头机关兽的一些奥妙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难得让你小子帮帮忙,至于这么催嘛。明白了一些奥妙,不过,关键的部分,看来还是在青莲山中,反正在这里待得时间还长,来日方长嘛。”银澄这般回应。

    “那就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越的剑吟响起,秦墨手中的佩剑陡得加速,一道剑光交错,而后如一朵狂花怒绽,无数道剑气倾泄出来,宛如漫天剑雨,覆盖了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,无数道剑气冲击着半妖虎,疯狂撞击其地焱妖铠上的细小裂痕,蕴含着剑魂之力的剑气,直接将那些裂痕崩开,裂口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半妖虎的妖铠瞬间崩裂,失去了这层地焱妖铠的保护,这头机关妖兽却是越发狂暴,一股可怕的妖力迸发出来,那是体内的妖丹之力彻底引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却是令秦墨为之一惊,他没想到剥离地焱妖铠之后,半妖虎的力量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“原来,这层地焱妖铠并不是防御,而是封锁它体内的妖力,一旦妖铠剥脱,这种妖力就彻底爆发出来,将对手一击必杀。”

    秦墨这般判断,手中的佩剑却是越发振动起来,剑身狂震,挥砍之间,产生一股惊人的剑意,体内神魂之力与肉身之力转换,悉数灌注入剑身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数道剑光骤然汇聚,在【狂月地阙剑】的剑身处,形成一道螺旋的剑气,其中有截然相反的力量疯狂转化,如同一道剑涡袭下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在机关半妖虎的妖铠剥脱,彻底释放妖力的时候,这道剑涡刺入其体内,而后无比狂暴的剑劲如脱缰的野马,在其体内彻底引爆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半妖虎炸裂开来,无数碎片、碎肉横飞,它至死也不明白,明明在自身即将爆发最强力量的时候,为何会被这样生生给击溃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秦墨身形一闪而过,从漫天妖焰中穿出,落在数百丈之外,仗剑而立。

    “第十场了么?王者境后期的对手出现,下一战,相比是王者境八段的强者吧……”

    佩剑“铿锵”归鞘,秦墨很平静,这一战早在他摸清地焱妖铠的防御时,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只要打碎那层妖铠,他的剑气对于王者境后期的对手,足以造成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对于秦墨的平静,屠瀚则是一点也不平静,他半跪在荒原上,视野模糊,只能看到前方,一个模糊庞大的影子,那是他第十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输!战营的荣誉,要靠我来维护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低吼,屠瀚的身形开始模糊消失,任凭他再如何不愿,一旦这片空间认定,他无法再战,就要被传送出去,这是对参战者的保护。

    外界,光门一闪,屠瀚被喷了出来,身形在半空中一阵踉跄,竭力提聚真焰,才使得自己没有从半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“瀚哥!”

    “瀚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强!一直战到了第十场!”

    不远处,传来钟隆三人的身影,三人飞掠而至,围着屠瀚,却是令后者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败了,败在第十场。我愧对零副统领的嘱托。”屠瀚心中愧疚,若是他再强一点,就能战胜第十场的对手,挺进第十一场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距离十二连胜的目标,则是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第十场,很了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才第四场就战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第七场……”

    钟隆、元少宁以及荆豪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却是让屠瀚瞪大眼睛,胸中怒气渐起,这三个好友是怎么了?输得这样理所当然,他们心中没有一点为战营担忧吗?

    “瀚哥,接下来的事,你不用担心。战败了就战败了,剩下的就交给墨兄弟吧。”钟隆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秦墨兄弟?

    他怎么了?

    屠瀚暗中诧异,而后顺着三个好友的目光,转头看向,待看到“战营预备战”的战场上的情景时,则是眼眸霍然瞪大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