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02章 战主投影
    本来,这雄伟男子言行举止,可谓是磊落之极,使得秦墨毫不怀疑其言语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战斗进行到此刻,正处于僵直局面时,雄伟男子骤然提升力量,若是换成别人,这一下就会重伤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数百丈外,秦墨身形疯旋,卸去这一记撞击的余劲,落在地上,瞪视着雄伟男子。

    然而,对面雄伟男子则是抬起手掌,做出一个暂停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不用误会,本座只是将你震开,有一些话要问你。”雄伟男子开口,战意凝成的脸庞上,浮现一丝奇怪的情绪。

    秦墨一愣,微微皱眉,他心中涌现一丝奇怪的感觉,面前由战意凝成的男子,与之前的青莲战兽、斗傀截然不同,言语之间,充满了一种智慧通达的深邃。

    “你有话要问我,我也有话要问你。你问一个,我问一个吧。”秦墨咧嘴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趣的小家伙,这么多年来,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本座面前这么放肆说话。看起来,战营的那些导师们,并没有将本座的事情告诉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雄伟男子点了点头,同意了秦墨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你剑技卓绝,剑道资质超凡脱俗,却不是青莲山的剑技。你是刚加入战营不久么?一年,还是半年?”雄伟男子问出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是刚加入战营。不过,没有一年半载那么长,算起来,也有快二十天了吧。”秦墨估算了一下时间。

    从领取战营的制式护具,修炼【回天转地逆乱诀】,再加上骆零特训的半个月,确实有二十天了。

    “快二十天?”雄伟男子很意外,这个答案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加入战营才二十天的少年,就来参加“战营预备战”,这不是胡闹么?

    不过,相比参加预备战的缘由,雄伟男子对秦墨的底细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秦墨抬手,制止雄伟男子继续问第二个问题的意图,径直问道:“你既不是青莲山的战兽?又不是斗傀?乃是纯粹由战意凝成,这是怎样的技艺形成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不仅是秦墨的疑问,也是银澄的疑问,从预备战以来,对于青莲山的机关术的成就,已是令秦墨、银澄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现在,由纯粹战意凝成的雄伟男子,这样的存在更是超乎了秦墨的理解范畴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懂得珍惜的小家伙,竟问本座这样的问题。”雄伟男子摇头,“这个问题等预备战结束后,你的师长自会告知你。这具躯体,并不是什么机关术制成的,而是本座在逝去前,以体内的精纯战意,凝成的一具战意投影。镇守在这里,检验后世战营成员的实力,这也是本座生前的最后一个心愿。”

    战意投影?

    以自身的精纯战意凝成?

    秦墨瞪大眼睛,感到匪夷所思,武至巅峰的可怕存在,在逝去之前,确实能留下一些烙印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烙印都是不完全的,仅是这些可怕存在神魂的一部分体现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雄伟男子,则让秦墨确确实实感受到,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生命体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使得秦墨震撼不已,战意攻伐之术,修炼到极致后,能够做到这一步么?

    这时,雄伟男子则是抬手:“第二个问题,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剑技之中,蕴含有不差的实质战意之力,在加入战营之前,就修炼过战意攻伐之术?”雄伟男子又问出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,雄伟男子要问的第二个问题,并不是这个,但是听了秦墨的回答,则问出了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秦墨想了想,道:“修炼战意攻伐之术,有……半个月吧,之前没有修炼过。我在先天境之前,就已能战意冲霄,算天生的禀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生的禀赋?战意冲霄?呵呵,仅凭这些,想要在半个月内,就窥及高阶战意攻伐之术的门径,可是难以办到的。有趣的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雄伟男子喃喃自语,却是没有再继续追问,关于秦墨战意修炼天赋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第二个问题,【战意龙雷爆】的全部变化,就仅是如此吗?阁下应该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吧?”秦墨目光一闪,语气中却是战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有趣,有趣的小家伙……”雄伟男子仰天大笑,“本座的第三个问题,本来就是想问你小子,为何藏着那么多实力,不尽情施展出来。现在,也不用问了,你小子一直不动用全部力量,是想见识这门攻伐之术的全部变化么?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四周,实质的战意化为激流,朝着雄伟男子汇聚,在其手掌周围,形成一圈圈螺旋的涡轮。

    一瞬间,这片区域的战意狂暴起来,狂风四起,隐隐有飓风来临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就是【战意龙雷爆】的最终变化,驭龙雷爆破于只手之间,你想见识,就要有送命的准备!”

    雄伟男子大笑,身上的战意再无抑制,彻底引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,依然压抑在王者境层次,但是,其战意的强度已是超出了这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糟糕!你小子不要命了,这样刺激一个强大存在的战意投影,你知道他逝去前,到底是怎样可怕的强者么?”银澄怪叫连连,狠狠咒骂秦墨脑子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生前么?自然是武主级的存在,能与这样的存在放手一搏,实是人生之快事!”

    秦墨扬起长剑,托于双手之间,行了一个剑礼。

    而后,剑身一颤,顿时,剑华如飞瀑一般闪耀,幻化为一枚羽毛的形状,却是有贯日之式。

    【一羽穿日剑诀】!

    在【寒潮回廊】中,得到这门圣级剑诀有一段时日,秦墨一直暗中修炼,却从未用来对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则是这门圣级剑诀的初战,剑身狂颤,却是幻化出一缕缕流转浑圆的剑势。

    并且,体内的战意受到激荡,也是如潮水一般,疯狂涌入【狂月地阙剑】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剑斩出,剑光如羽,其势贯日,战意如狂,桀骜如天!

    秦墨黑发狂舞,周身闪耀狂暴光辉,经历十二场连胜以来,体内积蓄的战意终是爆发。

    而同时,他的心神则是一片空明,跻入无念之境。

    而后,这一剑彻底爆发,与雄伟男子的双拳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一道强光亮起,随后四散崩裂,无尽光华如同风暴,在两个身影的碰撞之处,疯狂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飞速后退,躲避着这股可怕气劲风波的波及,他虎口崩裂,不断有鲜血渗出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我的全力一剑,也只能抗衡这股力量。【战意龙雷爆】修炼到化境,竟是堪比圣级绝学吗?那战主九杀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身形飞退,终于落至安全位置,抬头望去,却是看到那强光风暴中,雄伟男子负手而立,目光正注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真是有趣的小子,可惜,不是生在我那个时代。当初我逝去之前,想要寻找一个好传人而不可得,不过,你也是战营的成员,也算是我的传人。哈哈哈……,本座也有了一个好传人……”

    雄伟男主大笑,全身光华流转,化为无数光点消散。

    隐隐中,一个晦涩的意念传来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秦墨。我叫秦墨。”秦墨下意识回应。

    “秦墨。有趣的小子,返回战营后,就告诉现在的战营统领,让他把罗战主生前的手札,交由你保管。”晦涩的意念说完这句话,却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秦墨持剑伫立,感受着那强大而不屈的战意,不知为何,胸中却有种淡淡的伤怀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