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04章 伟岸的刀
    第十四场,会有什么不同……

    寂静的荒原上,狂风四起,秦墨伫立在那里,已经有许久的时间,却是依然没有见到第十四场的对手出现。

    “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调息,恢复损耗的力量,看起来第十四场很不一般呐。”

    秦墨在一个时辰前,就已经恢复完毕,并且,还将前面十三场的战斗总结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样激烈的战斗,对于实力的提升最有裨益,而最佳的领悟时间,就是在战斗后不久,依然保持着盎然的战意。

    从第十场开始,秦墨获得的领悟相当大,尤其是第十三场,与战主投影的交锋,更是使得他对战意攻伐之术,有了一个更深层的领悟。

    “第十四场,看起来难度比第十三场要大的多,小子,做好战败的准备吧!”银澄恶质的声音响起,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自从第十二场战胜后,这狐狸对于秦墨的胜利,就丝毫不关心了,只想看着这少年战败出糗。

    秦墨没有反驳,他依然在领悟,沉浸在刚才的战斗中,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状态调整至巅峰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,就是在前方传来,荒原的尽头,一抹光亮出现,而后一个身影的轮廓逐渐浮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十四场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眼皮一跳,他心中生出古怪的感觉,明明光亮就在前方,他竟察觉不到一丝气机的波动。

    前方,仿佛是一片虚空,丝毫没有任何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那道光亮却是极快,眨眼之间,就已掠至数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一霎那,周围的地气呈现水纹状的波动,朝着那个方向汇聚,一个男子的身影凝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子,须发如瀑,眸如星辰,平静的面容中,有着难以言喻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物,当真超凡卓绝!”秦墨暗中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他见过的出色人物,可谓是不胜枚举,但是,能比面前这男子出色的存在,秦墨遇到的则是寥寥可素。

    “乖乖,这家伙了不得啊!墨小子,前往小心,这家伙对于战意的操控,已是出神入化,所以,才察觉不到一丝战意。”高矮子连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惊,他刚才还有一丝疑惑,现在则是明了。

    对面,那男子的目光投注过来,如星辰的眼眸爆出一丝异彩,似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么年轻,就闯到了第十四场,真的太难得了。小家伙,你的年龄还不超过二十岁吧。”伟岸男子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数月,就满十九岁了。”秦墨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满十九岁……”伟岸男子先是微笑,而后脸色微沉,“教导你的师长脑子进水了么?让你现在就来参加‘战营预备战’?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有两股晦涩的意念传递过来,伟岸男子侧耳倾听,继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是这么回事,罗战主、风战主已是告诉本座了。小家伙,你很不错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伟岸男子屈指一弹,一股战意迅速凝实,化为一口长刀,落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既是闯到这里,又是种种缘由,本来应该给你放放水,减低难度让你闯过去。不过,这样的做法,不是战营的规矩,本座还是按照规矩,接我七刀,你就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长刀一挥,一道轻微的鸣响骤然传出,在伟岸男子面前,一条长长的刀痕出现,横亘在秦墨面前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这条刀痕长达万丈,有着冲天的战意冲出,如瀑布一样冲击而至。

    “我会将实力压制在王者境巅峰,比半步武圣稍逊一线,算是对你这个小家伙的优待吧。”

    刀身一晃,已是消失不见,伟岸男子已是站在秦墨面前,一刀劈至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是虚招!?这样可怕的虚招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暗骂连连,他还震惊于伟岸男子的长刀一挥,想不到对方只是一记虚招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沉重的碰撞声传来,【狂月地阙剑】与长刀碰撞在一起,秦墨眉头大皱,他感到碰撞之处,竟是空荡荡的,仿佛没有一丝力量。

    下一瞬,长刀又是出现,竟是已至秦墨的面门,这样神鬼莫测的速度,实是令人惊惧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的刀!?”

    身形一晃,【邪影剑步】和【麒麟踏瑞】融合的身法连闪,瞬间脱离了刀势的笼罩。

    “咦?好神奇的身法,是融合了祖阵之技吗?有趣的小子。”伟岸男子惊异一声,却是刀势如织,如影随行的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秦墨一边疾退,一边全力施展剑技,与这神鬼莫测的刀技碰撞,却是每一次碰撞,都似撞到了虚招一样,让他难受到极点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秦墨从未遇到过,自从他剑道有成以来,凭借斗战圣体的战斗本能,【耳闻如视】的洞察力,以及剑魂之力的神妙,往往都能在战斗中克敌机先。

    却是从未如现在这样,每一次出招,每一次封挡,都似是被对手彻底看穿,哪怕是面对武圣级的强者,秦墨也鲜少会被看穿剑技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他的刀势不可能都是虚招,难道是看穿了我的剑技?还是说,我挥剑的速度,远远慢于他,所以才被轻易的后发先至?”

    秦墨脑海中,掠过种种可能,却又旋即全部否定这些猜测。

    凭他现今的剑技,就算是面对武圣级强者,对方也很难全部看穿,他对自身的剑道有这个自信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秦墨惊疑不已。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银澄、高矮子也是很不解,两个家伙的眼力之高明,尤在秦墨之上,也是弄不清楚,为何秦墨每一次都与对方的虚招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片刻,双方一退一追,以快打快,已是碰撞了数千记,却是没有一声碰撞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有趣的小家伙,小小年纪,剑道竟有如此造诣,难得……”

    伟岸男子点头,这般赞许,“不过,你却是还不明白,为何被本座彻底压制吧?想来也不怪你,毕竟,你加入战营才这么短的时间,估计你的师长也没告诉你,你的师长可能根本没有想到,你能够战到第十四场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伟岸男子长刀一横,一股可怕刀劲疾斩而出,这是交战以来,他第一次挥出实质的刀劲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秦墨被这一刀直接斩飞,沉重如岳的刀劲,将之撞飞至数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好雄浑的刀气!这是王者境巅峰的力量,但是,却有着圣级强者也无法比拟的刀魄之力,还有这种战意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细细体悟刀劲的玄奥,立时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,抬头望去,他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只见,前方,伟岸男子持刀而立,刀身微微发光,而后出现无数细长如触须的光丝,环绕在男子身周,不断飘扬着,笼罩了方圆数百丈的区域。

    这种细长的光丝,乃是由实质的战意凝聚而成,秦墨能够清晰感受到,其中蕴含的战意有多么浓烈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他是依靠这样的手段,才每一次碰撞都克敌机先,清晰把握到我剑技的轨迹。”秦墨本身就是绝世奇才,仅是看一眼,立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这种武学,乃是战主九杀的其中一杀,你想要对抗,就需要同样的战主九杀。在这样的战场,本来就是考验战意攻伐之术,你想要获胜,也唯有依靠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想在预备战的第十二场之后,一直赢下去,只能依靠于此,你明白吗?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伟岸男子挥动长刀,而后,无数光丝不断摆动,又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想要获胜,需要同样的战主九杀吗?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秦墨长吁一口气,“确实,这样的战斗,考验的是战营的成员,战斗时自是应该以战意攻伐之术为主。我一直以剑技迎战,确实有些本末倒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阁下的提醒,您这样说,已算是在指点我了。”秦墨拱手。

    对面,伟岸男子一愣,眼眸中浮现有趣的神色,他本以为这样说,这个惊艳的少年基本就该放弃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,这少年的反应,倒像是有一些胜算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才加入战营半个多月,觉得对战意攻伐之术,修炼得很深了么?”伟岸男子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秦墨收剑入鞘,“我也想请战营的老前辈验证一下,我的战意攻伐之术,到底算是达到如何程度?”

    身躯一震,体内一直积蓄的战意,在这一刻骤然引爆,秦墨的黑发顿时倒起竖直,狂飙般的战气冲天而起,一直贯入厚厚的云层中。

    而后,天空中光亮一闪,战意迅速凝实,化为一条千丈巨兽,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这一刻,战意如龙,震动天地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