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55章 不完全的奇功
    “天级上阶绝世武学,圣级丹药……,这样的报酬……”

    姿湘桓****急剧起伏,微微荡漾着,她很想平复心境,却是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样惊人的报酬,令她一下子想到了许多,若是能够拥有这些报酬,并且,秦墨也说了,能开出这样优厚的条件,是因为他和她之间的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这少年如此说,有些客套的成分,但是,话既出口,又有太上护法在一旁,就是既定的事实。

    若能达成这样一笔交易,姿湘桓能够确定,踏云岭下一任的宗室之主,十有八九就是她的囊中物。

    诚然,一直以来,她都是踏云岭的第一天才,但是,想要获得下一任的宗室之主的位置,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秦墨开出的条件,无疑是重的无法再重的筹码,让她能提前数十年,就确定宗室之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,姿湘桓、太上护法虽是呼吸急促,两人却是没有出声答应。

    “湘桓小姐,我觉得我的诚意很足够,你是觉得报酬太少吗?”秦墨皱眉,心中却是做好讨价还价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开出的条件,就算是霸主级势力都不会拒绝,但是,也难保有意外发生,若是这种炼化黑焱的方法,对于踏云岭很重要,他是考虑再加重一些报酬。

    这样讨价还价的本事,秦墨早在前世就驾轻就熟,就算是狐狸都有些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墨先生,你开出的报酬,老夫能够清晰领会到你的诚意,但是……”太上护法连声开口,却是面露苦笑。

    姿湘桓深吸口气,苦笑道:“秦墨,你们随我来,等看完炼化黑焱的方法后,再做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领着秦墨两人,朝着秘窟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秦墨、嵇伯雷有些好奇,两人也是大概明白,并不是姿湘桓不愿做这笔交易,而是有其他的隐情。

    秘窟最深处,那里有一个独立开辟的空间,秦墨两人知晓了答案。

    狭小空间中只存放着一具骸骨,是一头不知名巨兽的骸骨,确切的说,这还算不上是骸骨。

    在这具骸骨的大腿位置,还连着一大块皮革,缕缕油脂从中渗出,正是炼化黑焱的那种油脂。

    秦墨一看之下,就已明白姿湘桓的难处,他也是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“湘桓小姐,炼化黑焱的油脂,就只有这么多了么?”秦墨开口询问,心中还是抱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这么一块油脂,解决青莲山的危机是足够了,但是,用来炼化更多的黑焱,则是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秦墨,是的。就只有这么多,你提出的交易,我们踏云岭自然同意的。但是,你看只有这么多,全部给你们宗门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姿湘桓也是苦笑,凭这样一块油脂,来交换一门天级上阶武学,还有三粒圣级丹药,她开不了这个口的,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。

    许久岁月之前,踏云岭先辈为了炼化黑焱,消弭这片区域的灾厄,用掉了绝大部分的兽皮油脂。

    之后,这具骸骨就没什么作用,踏云岭会保存下来,也是为了纪念先辈,同时,也是防止黑焱灾难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去,踏云岭门人并不认为,那样可怕的黑焱灾难会再次席卷。

    因此,在姿湘桓,乃至太上护法心中,这么一块兽皮油脂的价值并没有那么高,至少绝对比不上秦墨开出的报酬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这么一块兽皮油脂,足够了!咱们青莲山的危机是能解除了。”嵇伯雷连忙传音,表面却是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秦墨微微颔首,却是很失望,这么一块兽皮油脂,只能解青莲山之危,古幽大陆的危机又如何解除呢?

    略一沉吟,秦墨询问这具巨兽骸骨的来历,姿湘桓则是无奈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毕竟,关于踏云岭曾经爆发的灾难,先辈们忌讳莫深,没有一言半语流传下来,这具巨兽骸骨到底是如何来的,却是没有人知情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湘桓小姐,不管如何,这么一块兽皮油脂,足够解决我们宗门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秦墨故作沉吟,而后道:“反正报酬方面,也不是我出。就将圣级丹药减少一颗。一门天级上阶武学,两粒圣级丹药,作为交换的代价吧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墨先生真是慷慨!”

    姿湘桓、太上护法大喜过望,他们哪里有什么不同意,自是千肯万肯。

    这样一块兽皮油脂,换取一门天级上阶武学,两粒圣级丹药,这消息若是传出去,整个踏云岭都会为之欢呼。

    秦墨笑着点头,却还是加了一个条件,需要有关踏云岭先辈的一切典籍,他要从中寻找这种巨兽的来历。

    太上护法二话不说,都是一口答应,他生怕秦墨反悔。

    当天。

    踏云岭宗室主寨举行了盛大的宴会,来款待秦墨一群人,同时,姿斯、李淡飞也在邀请之列。

    得到这样丰厚的报酬,姿湘桓则是很清楚,并不是这少年对她有多少好感,而是因为姿斯、李淡飞在踏云岭。正是因为这两人在,所以,秦墨才许以那样丰厚的报酬,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对此,姿湘桓自是投桃报李,对姿斯、李淡飞给予足够的优待。甚至于,踏云岭宗室还决定,将姿斯、李淡飞列入宗室门人,却遭到姿氏分支的强烈反对,姿、李两人也拒绝了。

    宴会上,嵇伯雷、屠瀚等人则是饮酒狂欢,他们都是无比兴奋,这一趟行动本来是搜寻黑焱的踪迹。现在,出去绕了几天,竟解决了青莲山的巨大危机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返回青莲山之后,秦墨这支小队将获得何等荣耀的褒奖。不仅战营的奖励难以想象,青莲主山的奖励更是会高到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踏云岭,落风寨。

    一栋竹楼中闪烁灯光,秦墨正在翻阅的速度极快,一目十行,“哗哗”的轻响中,已是翻完了一本典籍。

    “毫无线索。有些难办啊!”秦墨揉了揉额头,看着屋子里堆得满满的典籍,不禁是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整整一屋子的典籍,都是记录踏云岭先辈的书籍,因为获得的报酬太惊人,踏云岭宗室很不安,所以,干脆将所有相关的典籍,一股脑搬了过来,以示他们的诚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可就让秦墨头疼了,只能一本本翻阅,试图从中找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灯座空间中,狐狸衔着一根碧玉烟管,也在一本本翻阅着典籍,它深知黑焱的可怕,想要从中找出那种巨兽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本也没有,那本也没有,该死的,怎么一点记载都没有!”银澄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秦墨无奈摇头,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就算能够找到这种巨兽的来历,恐怕这种巨兽也是灭绝了。否则,前世黑焱之灾那般肆虐大陆,既有炼化黑焱的方法存世,总会有人能够炼化黑焱,消弭那场浩劫。

    可是,前世那场黑焱之灾却是愈演愈烈,即使秦墨深入黑血沙漠时,也是没有停歇的迹象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这种巨兽灭绝了,很可能在漫长岁月之前,踏云岭区域遭受黑焱之灾时,就被踏云岭的先辈捕杀干净。

    咯吱!

    一声轻响,房门打开,李淡飞提着两壶酒,满脸喜意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秦墨不禁莞尔:“你这家伙不却陪老婆,来我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过两天才成亲嘛!特别来感谢你这个大媒人,大恩人。”李淡飞扔了一壶美酒过来,“知道你待不了几天,咱们兄弟好好聚一聚。下一次相聚,还不知到几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待不了几天,也要等你成亲后再走。”

    秦墨接过酒壶,打开灌了一大口,却是笑了起来,算起来这是他重生来第一次,参加朋友的婚礼呢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