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69章 变幻的战戒
黑焱中心的图案,与面具雕像上的面具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,则是黑焱中心的面具,眼眶中闪烁着两个光点,如同是一个诡异的存在在观察外界。
    这是黑焱的灵智!?
    “不对!不是黑焱的灵智,是从外界介入的神魂,在尝试操控这团黑焱!”
    十三坞主操控着四周的阵法,对于周围的力量变化极是敏锐,她清晰的感应到,一股诡秘的神魂之力降临,钻入那团黑焱中。
    “呵呵,想要镇压黑焱?多么可笑的想法,多么幼稚的行为……”
    黑焱中央,那面具图案中传出声音,在血湖上空徐徐回荡,充斥着无比的讥讽。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存在,从天空中拨开云雾,俯视着地上蝼蚁,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。
    轰隆!
    那团黑焱彻底狂暴,表面的黑焱触手一下子增多数倍,疯狂扣住那道虚空裂痕,要撕开一道虚空的裂口。
    周围,一重重大阵在崩溃,在狂暴的黑焱之力面前,仓促布置的天级阵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    “糟糕!布置的所有阵法要崩溃了!”
    十三坞主纤手连挥,想要阻止大阵的崩溃,却是无济于事。
    呼……,银澄八条尾巴甩动,一缕缕青焰飘动,努力维系四周阵法的稳固,也是无法遏制大阵的溃散。
    维系这些防御阵法,首先需要与血魔之力相抗衡,现在又有黑焱之力的侵蚀,等于是和两种可怕的力量对抗,如何能够保证防御阵法的完整。
    撕拉……,虚空那道裂痕终于被撕开,并逐渐扩大。
    那团黑焱则是升空,朝着那道虚空裂痕飞去,一阵诡异而得意的笑声,从黑焱中传出,似是在嘲弄十三坞主、狐狸之前都是在白费功夫。
    “麻烦了!丫的,本狐大人好气啊!”银澄全身毛发竖立,怒到了极点。
    它本就是乖张睚眦的性子,被一团黑焱中的神魂嘲弄,让它如何能忍受的了。
    同时,那团黑焱的下方,与血魔臂骨相连的焰线,也是逐渐增粗,拉扯着那根臂骨,竟是要将血魔臂骨取走。
    “不能让血魔臂骨被夺走!”十三坞主彻底变了颜色。
    在血湖中逗留的这几天,她已是明了,血魔臂骨中有着血魔的可怕力量,这本来是用以镇压黑焱的。
    却在漫长的时间中,血魔臂骨被黑焱侵蚀,后者对于臂骨中的力量一直很窥视。
    若是血魔臂骨被夺走,其中的力量被吞噬,这团黑焱不知要变大多少,甚至可能产生不知名的变化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一片片青莲花瓣绽放,十三坞主身周光辉大盛,磅礴无边的气势升腾起来,整个空间也随之颤抖起来。
    接近武主级的力量完全释放,已经不是这样的空间能够承受的,毕竟,这个空间虽是血魔创造的,但是,经历了漫长的时间,空间中的力量损耗了许多,已经无法承受一位盖世强者的力量全开。
    “本座要拼尽全力,破坏血魔臂骨和血晶,小狐狸,你及时躲起来。”十三坞主漠然开口。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一来……”
    银澄欲言又止,若是摧毁这里,这团黑焱就会逃逸。
    若是任由黑焱夺走血魔臂骨,其后果自是更严重,总而言之,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都是无比糟糕的局面。
    “该死的黑焱!若是被本狐大人揪出幕后黑手,一定要狠狠蹂躏至死……”狐狸快要抓狂了,它憋屈极了。
    嗡!
    突然,一道光芒亮起,一个身影模糊显现,而后迅速清晰起来,赫然是秦墨。
    与之前不同的是,这一次秦墨出现,并没有受伤。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少年周身上下,没有一丝伤痕,换上了一身全新的衣袍,里面套着圣级防具。
    “你小子出来了,咦,你的气机怎么……”
    银澄先是吓了一跳,随后就发觉有些不对劲,秦墨身上的气息太微弱了,若非是站在面前,根本察觉不到这少年的存在。
    随后,狐狸眯着眼睛,看到秦墨的手上,佩戴着那枚战戒。
    原本古朴无华的戒面,现在却有着瑰丽的图案,如同是虚空一样深邃的花纹。
    这小子,通过了战戒的挑战?!
    “这团黑焱要逃逸么?还有一道神魂之力降临,幸好赶上了。我说刚才在战戒空间中,为何有些心神不宁。”
    秦墨转头,环视一圈,已是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十三坞主眼眸也是睁大,她没想到秦墨突然出现。
    并且,这少年身上的气息,太奇怪,太隐晦了,即使近在咫尺,她也有些捕捉不到。
    身形一晃,秦墨已是来到十三坞主身旁,轻声道:“接下来,交给我吧。等我斩断了黑焱与血魔臂骨的联系,再由你出手。”
    十三坞主怔了怔,随即散去力量,周围空间的崩散立时停止。
    刷!
    秦墨身形一闪,在原地消失,再出现时,已是在血湖上空,【狂月地阙剑】已是出鞘,持剑在手,剑身轻轻抖动,却是感应不到一丝气机。
    “这小子突破了?达到了【凝虚瞬狱杀】第三境?真的假的。”
    银澄有些不敢相信,前后不到四天的时间,由战主杀法第二境中期,突破到第三境的层次。
    这样的修炼速度说出去,恐怕整个青莲山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    十三坞主没有出声,她盯着这少年的身形,也是惊疑不定。
    “十三坞主大人,【凝虚瞬狱杀】第三境,身蕴虚空,到底拥有怎样的威力?”银澄问道。
    “简单的说,就是能驱使虚空中的力量,与自身融合,这也是能够斩断黑焱与血魔臂骨联系的关键。”十三坞主这般解释。
    虚空,空间……,这是武道中极为玄妙的领域,也是无比神秘的领域,从久远的年代至今,武者、阵法师对此的探索也没有停止过,却始终无法把握这个领域的奥义。
    对于虚空、空间之力的运用,一直停留在一个知其然,却不知其所以然的层次,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,若是武者能够驱使虚空之力,则能够针对任何目标,发动最精准的攻击。
    【凝虚瞬狱杀】第三境,就能达到这样的层次,即使黑焱与血魔臂骨结合的再紧密,也能将之斩开。
    银澄有些不相信,它在武道上的见闻,也是极其广博。却是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武学,【凝虚瞬狱杀】第三境的威力,真的能达到这样的层次?
    砰!
    血湖中央,缕缕黑焱飞射而出,疾袭向秦墨。
    一个王者境的武者,敢靠近血湖中央,在黑焱中那团神魂看来,根本就是在找死。
    然而,黑焱横空,却是穿过了秦墨的身躯,仿佛撞击的是一具虚影,根本不是实体。
    “这种黑焱,对于施展第三境力量的我来说,果然是没有威胁的。”
    秦墨握着佩剑,丝丝缕缕的战焰沿着手掌溢出,将剑身包裹起来,这口【狂月地阙剑】竟也是模糊起来,如同是一柄虚幻的长剑。
    嗡!
    一道若有若无的剑鸣响起,长剑斩出,却是没有一丝剑光,剑身也随之消失。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佩剑连同秦墨的手臂,全部化为虚无,好像直接刺入虚空之中。
    下一刻,连接着血魔臂骨的那条黑焱光线,则是直接斩断,切口无比平整,竟是一时无法再连接起来。
    “什么,被斩断了,无法再连接上?这是什么剑气?什么力量?”
    黑焱中的那面具惊呼,传出难以置信的呼喊,连接血魔臂骨的黑焱之线竟会被斩断,这不可能!
    黑焱这种火焰,实则根本不是实体,而是一种极其诡异的焰气,想以剑气将黑焱斩断,且无法合拢,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    “看来是有效。第三境的【凝虚瞬狱杀】,形成的凝虚之力,能够斩断这种诡异的黑焱!”
    刷!
    秦墨的佩剑再次出现,横剑于胸前,他的目光看向坠入血湖中的那根血魔臂骨。
    在臂骨上,有着丝丝缕缕的黑色焰线缠绕,只要斩断这些焰线,血魔臂骨中的力量就会彻底引爆出来。
    “从臂骨中滚出来吧!”
    身形一晃,秦墨彻底消失,再出现时,已是在湖面上方三尺之处,右臂震动,一道道剑光乍起,却是又迅速化为虚无之剑消失。
    这些剑光,似乎全部没入了虚空中,根本难以捕捉到轨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