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93章 血魔殿中
在南域的诸多势力中,血魔殿一向是神秘、冷酷的代名词,这一宗门行事亦正亦邪,且向来不与其他势力往来,也被各大势力边缘化。
    赤云山脉中,一片延绵的古老殿宇林立,这里就是血魔殿的所在。
    与外界的种种猜测不同,血魔殿所在的区域很安静,既没有尸骨堆积如山的情景,也没有肃杀可怖的情景。
    血魔殿。
    一处宽敞的庭院中,四周的陈设很古老,也很简单,秦墨等人就落脚在这里。
    前来拜访血魔殿,秦墨等人并没有表露身份,只是告知血魔殿的长老,是血炼邪的故人来访。
    并且,秦墨还出示了那块血晶,声称是带给血炼邪的礼物,要与血魔殿未来的殿主见上一面。
    有血魔的血晶在手,血魔殿的各大长老不敢怠慢,将秦墨等人安置好,等待血炼邪出关之后,就安排这场会面。
    庭院的凉亭中。
    秦墨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已是整整三个时辰,面前香炉中的凝神熏香已是燃烧了一半,他依然未曾动弹分毫。
    不远处,井伊兰见此情景,很是奇怪,从见到这位前辈开始,就很少见秦墨走动。一天中有一大半的时间,都是这样静坐,难道是在修炼某种奇功?
    “前辈他是在修炼一门绝世奇功么?”井伊兰很好奇,悄声询问屠瀚四个年轻人。
    闻言,屠瀚四人立时来了精神,凑近身,抢着回答。
    “不是。队长是在参悟一门盖世奇功。”屠瀚咧嘴,连忙答道。
    “这门奇功应该快要大成了,只是差那么一点。”钟隆则是补充。
    “咱们那里,队长是唯一一个,有可能将这门奇功修至大成的。”荆豪锋也是插了一句。
    虽然秦墨吩咐,暂时不要透露己方的身份,但是,却不妨碍屠瀚等人说一些模糊的讯息,引起井伊兰的注意。
    另一边。
    两个中年武圣摇头,战营的女门人一向很少,又因为修炼战意攻伐术的关系,战营女门人的外貌都是太过粗犷了。
    而莲池的门人又眼高于顶,也难怪见到井伊兰,屠瀚四人会这般殷勤。
    “少主他修炼的这门武学,还没有达到第三境么?”西一询问封师叔两名中年武圣。
    “应该……,还差一点点,在【上古兽王涧】的断崖处,墨统领大概已是踏出了第三境的那一步,不过,想要彻底领悟,恐怕还需要一些时日。”封师叔不确定的说道。
    这两天来的赶路,秦墨一直都是在车厢中,来到血魔殿也鲜少走动。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与这少年此前很不一样,封师叔大致推断出,这位少年统领在战主杀法第三境上,已是真正踏出了一步,却还没有真正掌握。
    此时——
    凉亭中,秦墨身躯一动,活动了一下手脚,暗自摇头:“操控虚身的时候,本体却无法自如行动,就算勉力想一心二用,也是不能。这是为何?难道说,是修为不够,需要突破到武圣境界?”
    这数天来,秦墨对于虚身的运用,已是越发娴熟,若是全力施展,虚身爆发的威力,丝毫不逊色于本体催动全力。
    可是,本体与虚身之间,却是难以同时行动,这是秦墨一直苦恼的事情。
    “不过,虚身用来追踪,确是难以想象的手段。真想不到,那两个鬼灵强者隐藏在紫刹堂中。”
    在之前的树林中,虚身发现那两个灰烟身影的踪迹,便是一直追踪下去。却是发现那两个身影潜入了紫刹堂的一处分舵,并且,其真正的身份是鬼灵头目。
    “看起来,这个幕后黑手筹划了很久啊!对于南域势力的渗透相当深了。”银澄如是说道。
    “估计五大域的各大势力,皆有不同程度的渗透,他们这次的目的,是渗透到绝都城中去。”
    在那个分舵中,竟有一小半的紫刹堂门人被鬼灵侵蚀,这令秦墨很吃惊。不过,井伊兰所说的小师弟,却是不在那里,在前一天就被转移到紫刹堂总坛去了。
    这说明整个紫刹堂,已经被渗透的很彻底。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    这时,院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大门打开,一抹血红长袍的倩影出现,血魔殿的数位长老也是跟了进来。
    院落内,屠瀚等人眼眸睁大,直直的看着走进来的血袍少女。
    井伊兰的容貌已是少有的绝色,即使莲池的门人都有许多比不上,但是,血袍少女则是真正的倾城绝色,血眸血唇更是有着惊心动魄的别样艳色。
    凉亭中,秦墨则是起身,他也有些吃惊。与血炼邪分别数年,记忆中的血炼邪还是那个血色女孩,现在,却已是绝色倾城的少女。
    相比【寂天古墓】分别时,血炼邪的气息彻底收敛,周身却是隐隐有血纹缭绕,这是血魔殿绝学跻入王者境的征兆。
    “这少女是血魔殿的未来殿主?很不一般啊!”
    封师叔等圣境强者也是心惊,没想到在一个三品势力中,竟见到不逊色于莲池林希若的绝世天才少女。
    嗖!
    血色身影一闪,血炼邪已是掠至凉亭,扑入秦墨怀中。
    “长老说是故人,我就猜到是你。”略带沙哑的动人声音响起,血炼邪在少年怀中抬头,露出绝美的笑容。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墨张嘴,却是被血炼邪这般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    周围,一片寂静,一双双眼睛看着这对少年男女,皆是充满了震惊之色。
    血魔殿的数位长老,原本还是笑容满面,现在则是笑容凝滞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。
    身为血魔殿倾力培养的天才,血炼邪的性子冰冷孤傲,向来对任何人都很疏远。哪怕是血魔殿中,教导她的几位长老,都从未见过这少女的笑颜。
    现在,血炼邪竟是扑在一个少年怀中,这不会是中了什么幻术吧?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    屠瀚四个年轻人愣了半晌,才齐齐哇了一声,神情之间有着无比的钦佩。不愧是他们的队长啊,不但在宗门内,被莲池无数少女爱慕,在南域也有这样的红颜知己,这本事真是了不得。
    两位中年武圣看向西一等八大英灵,后者也是有些尴尬,在西翎战城的时候,与少主交好的红颜也是很多的。
    井伊兰则是瞪着眸子,她心中想的是,这位前辈与血炼邪到底相差多少岁数。
    “炼邪殿主,您……”
    一位血魔殿长老连忙提醒,这样的场合,血炼邪抱着一个陌生男子,若是传扬出去可是不好。
    旁边,血魔殿的几位长老怒容满面,他们懊恼不已,早知道秦墨此来,是为了勾引他们未来的殿主,说什么也不会安排两人的见面。
    “咱们进去说。”秦墨轻声说道。
    血炼邪点了点头,转头吩咐几个长老,她要与秦墨密谈,不要来打扰。
    随后,在血魔殿几个长老杀人般的目光下,秦墨与血炼邪一起离开,进入血魔殿的一间密室。
    密室中。
    “秦墨,你不是说,很快就会来看我。为何到现在?”血炼邪血眸流转,露出嗔怪之色。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不也是才出关么?”
    秦墨失笑摇头,心中却是暗叹,时间真是奇妙,才短短数年,那血色女孩就出落的如此美丽,比预想中的变化还要大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青焰一闪,升腾起来,银澄的身影浮现,摇晃着八条尾巴,舔着爪子,眯眼瞪着血炼邪。
    “丫头,你和这小子亲亲我我的,也要看场合。当本狐大人不存在吗?”银澄咧嘴道。
    旁边,高矮子也是窜了出来,抓着桌上的食物大快朵颐。
    两个家伙与血炼邪也很熟悉,当初在血魔遗址中,彼此相处的很不错。
    “为何要注意场合?”血炼邪有些诧异,反问道。
    银澄顿时一噎,咧嘴翻着白眼,血炼邪虽是出落成少女,却还是女孩的心态。
    不过也正常,在遇见秦墨之前,这少女从未与任何人很亲近,而从【寂天古墓】返回后,又一直在闭关,又哪里了解多少男女之事。
    “炼邪,我此来,一是送还血魔前辈的血晶,二是有重要之事与你商议。关乎你们血魔殿,还有紫刹堂的的事情……”秦墨肃容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