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294章 紫刹地牢
    “黑焱,鬼灵附体,紫刹堂一处分舵被鬼灵侵占……”

    密室中,血炼邪听闻一连串的消息,容颜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“秦墨,你是猜测我们血魔殿,也被鬼灵侵占渗透?”

    秦墨点头:“不仅血魔殿,我担心南域的众多势力,都有鬼灵的渗透。”

    血炼邪神情凝重,她身为血魔殿未来的殿主,有着很强的洞察力,自是明白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随即,她有了决定,以最快的速度,将整个血魔殿彻查一遍。

    “炼邪,还有一件事。”秦墨微微一笑,“你有没有想过,将紫刹堂彻底铲除?”

    密室中,血炼邪、银澄,高矮子皆是一愣,对于秦墨的性子很了解,这少年不是心性残忍之人,为何会突然要铲除整个紫刹堂。

    “紫刹堂与血魔殿是世仇,我自然想铲除紫刹堂。你为何也有此想法?”血炼邪很不解。

    秦墨也没有隐瞒,既然紫刹堂分舵会将井伊兰的师弟,押送到紫刹堂的总坛,说明其总坛被鬼灵渗透的情况也很严重。

    再加之,在【寂天古墓】中,被紫刹堂强者追杀的恩怨,秦墨并不介意,将紫刹堂彻底抹去。

    血炼邪嫣然一笑,欣然同意,她修炼的是血魔一脉的武学,心性本就冷酷,对于敌人向来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“彻查血魔殿,铲除紫刹堂,马上开始!”

    当即,血炼邪便着手去安排,本来这次闭关出来,她就要准备与紫刹堂开战,消灭这一世仇。

    现在秦墨愿意出手相助,有十大武圣的奇兵,紫刹堂根本没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小子!你终于上道了,本狐大人很早就想出手,覆灭一个人族势力。否则,返回狐族之后,就没有任何功绩可言了。走,走,走!咱们先去光顾紫刹堂的宝库!”

    银澄放声大笑,两只前爪摩擦着,已是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高矮子也是两眼放光,干这种勾当,他一向都会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勾当!?是我与紫刹堂的恩怨。”秦墨纠正道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小白虎不二也是低吼一声,它虽然不知要去干什么,但是,一定会尽心尽力替主人办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刹堂,总坛。

    位于南域中部的一座庞大山城,这里聚集着紫刹堂的各大强者,戒备深严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总坛地牢中,其中一个牢房里,柔和光辉流转,凝成一个光球,包裹着一名七八岁的孩童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你们这帮混蛋,知道我师傅是谁吗?知道我父亲是谁吗?他们若是知晓我在这里,一定将这里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光球中,小男孩怒容满面,挥动小拳头,朝着牢房外的高大狱卒咆哮。

    可惜,孩童的声音并不大,又有着光球隔音,牢房外也只能听闻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

    地牢的大门打开,一名紫袍中年人走了进来,脸庞很僵硬,注视着关押孩童的牢房,他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的护身宝物,还没有破解开吗?”紫袍中年人的声音很嘶哑,低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护法,总坛的好几位机关师,阵道宗师都来过了,都是毫无办法。”一名狱卒快步走来,躬身禀告。

    紫袍中年人皱眉,从关押孩童的牢房门前径直走过,进入到地牢的最深处,走进另一个牢房中。

    这个牢房中,悬挂着一个人,全身布满伤痕,头发散乱,蓬头垢面,看不清模样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进入牢房,紫袍中年人什么没说,握着长鞭,疯狂抽了这犯人数百鞭,抽得这人皮开肉绽,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你又何必挣扎呢?早点说出那个秘密,交出那件秘宝,我们立刻就放你离去!”

    紫袍中年人凑近,在这人耳边低语,声音诡异阴森,透着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快一甲子了,就算你神魂无法被我们侵占,身躯却是会腐朽的。只要你和盘托出,我们立刻用天材地宝淬炼你的身躯,让你身体彻底复原,放你自由。说出来吧,说出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阵阵声音回荡,充满了蛊惑,整个牢房中都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气息,让人想要去顺从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一声虚弱的轻笑,从那人口中传出:“不用白费力气。要么就杀了我,想从我神魂中抽取记忆,那是徒劳的。你们这些鬼物说的话,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紫袍中年人怒哼,脸上杀意密布,却是狞笑两声,“我们明天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长鞭放回刑架上,转身离开了牢房。

    “这片地方的鬼气,越来越浓烈了,看来紫刹堂至少有一半的门人都被鬼灵侵占了。古幽大陆的这场浩劫,无法避免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那人抬头,蓬乱的头发下,一双眼睛流转光芒,双眸如同两个漩涡,不断的旋转着,无比奇异。

    牢房外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紫袍中年人走过关押孩童的牢房,看了看光球中的男孩,吩咐狱卒好好看守。

    “这种防御宝物倒是麻烦,干脆想办法弄死这小东西,然后再侵占他的躯壳。不过,这是最后的办法,绝都城不比紫刹堂,若是侵占一具尸体返回绝都城,很容易被看出破绽……”

    注视着小男孩,紫袍中年人笑了两声,旋即离开了牢房。

    这个牢房中。

    小男孩停止了咆哮,脸色苍白,幼小的身体不自禁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那个坏家伙想杀我!我要死了么……”男孩忍不住哭嚎起来,他天生感官敏锐,几乎能够洞悉人心,看出了紫袍中年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突然,牢房外传来一阵闷响,看守的狱卒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阴影中,一抹鬼魅般的身影出现,正是秦墨的虚身,悄无声息的从虚空中穿出。

    淡淡的青焰闪动,银澄也是出现,身体几近虚无,趴在秦墨的肩膀上,扫视着周围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鬼气还真是不加掩饰啊!比外面浓烈百倍。”银澄嗅了嗅,很是厌恶的捂鼻。

    妖族对于鬼族的鬼气,是相当不喜的,尤其是狐族这样的妖族,更是对浓烈的鬼气很排斥。在狐族领地中,鬼气被当作是污秽之气。

    “那光芒?”

    目光一转,秦墨就看到一间牢房中的柔和光辉,悄然掠了过去,看到牢房里笼罩在光球中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井伊兰的小师弟?果然在紫刹堂的总坛。”秦墨扫了一眼,他见过这孩童的画像,正是井伊兰所要寻找的同门师弟尚善飞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级顶阶的护身宝物啊!?”银澄眯着眼睛,认出释放光球的宝物的品阶。

    井伊兰是绝都城的外城弟子,她的师弟拥有天级顶阶的护身宝物?

    就算是天宗弟子,想要拥有一件天级中阶以上的宝物,也是相当困难的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动,迈步向前,虚身如同虚空一样,穿过了牢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尚善飞?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忽然响起,惊醒了惶惶不安的孩童,他猛地抬头,惊惶四顾,看不到一个身影,越发惊恐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在说话?你们若敢对我不利,我师傅,我父亲都不会放过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尚善飞惊叫连连,他实是被吓坏了,尤其刚才窥透紫袍中年人的杀心,他以为杀机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阴影中,秦墨身影出现,虚身逐渐凝实,与他本体无疑。

    经过数天来的修炼,他对虚身的掌握更加娴熟,能够利用虚身进行伪装,也能变的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“你师姐请我来救你。”秦墨这般说道,顺便拿出井伊兰交付的一张凭证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,她没事……,她在哪里?”尚善飞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秦墨没有回答,他伸出手,毫无阻碍的穿透光球,探入尚善飞腰间,将这件护身宝物关闭。

    顿时,光球消失,一团青焰闪烁,封闭了这男孩的六识。银澄嘿嘿小子,拿着圣灯灯座,将男孩装入【灯座空间】中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地牢外传来阵阵轰鸣,一道道破空声响起,激烈的战斗声不断爆发。

    “攻打紫刹堂的总坛开始了,他们的动作很快嘛!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虚身一闪,已是传出了牢房,秦墨也有些意外,本以为这一次的救人,会遇到一些波折,想不到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刚出现在地牢的走廊上,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最深处一个牢房传来:“等一等。小兄弟,可否过来一下?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