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307章 宰猪
深夜。
    战天城,内城,安家。
    家主议事厅内。
    “什么?【圣阵石】?又一个地脉阵道师?”
    安家家主·安岩宗霍然起身,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动了,“神石在哪里?那个地脉阵道师在哪里?统统给本座夺过来!”
    议事厅中,安家数位长老、护法在座,这些人修为强绝一时,实力最弱的也是圣境巅峰的大高手。
    可是,面对家主安岩宗的问询,在座数大强者都没有说话,有人甚至面露苦涩。
    “岩宗,你先别急。”一位年迈老者缓缓开口,他是安岩宗的族叔,在此威望最高。
    “族叔,本座怎能不急!”安岩宗再次坐下,神情却是有着志在必得的决心。
    “因为天城基石的阵纹消弭,还有数千年前,奕铭风那老贼出走战天城的事情,我安家一直被天城各大派系指责排挤。这一次,若能得到【圣阵石】,得到一名地脉阵道师,修复基石阵纹,看谁还敢给我安家脸色看!哼!”
    安岩宗怒哼一声,身周缕缕橙色光焰闪烁,周围的虚空也是模糊起来,使得他的身躯若隐若现,似是要与天地融为一体。
    一丝武主级的气息,随之逸散出来,使得整个议事厅为之抖动。
    随即,这一丝可怕的气息消失,却是令在座众人心颤不已,安岩宗身为安家家主,平素皆是深沉若海。现在会有此异状,显是心绪浮动,才致使力量产生一丝波动。
    “岩宗,你先弄清楚情况再说。”
    那年迈老者说着,长袖一挥,大厅中央的圆桌上,立时有一道道光纹转动起来,浮现白昼时,秦墨三人在外城的一幕幕景象。
    “那年轻文士是萧家的萧雪晨?”
    “这年老的阵道师,是那地脉阵道师的师傅?好可怕的阵道造诣!”
    看着白昼时回溯的景象,安岩宗脸色骤变,低沉道:“麻烦了!”
    大厅中,在座众长老、护法也是神情凝重,正如安岩宗所说,事情是真的麻烦了。
    那年老的阵道师的阵道造诣,根本难以测度,据安家阵道宗师的推测,绝对是冠绝阵殿,其实力至少堪比武尊后期的绝世大高手。
    有这位神秘老者在,想要动那年轻的地脉阵道师,就算是安家的几位老祖宗出手,都是未必能够得手。
    既是来硬的不行,那来软的……
    从白昼的事情中,可以推断出,这对师徒对于战天城,根本没有什么好感。
    尤其,萧雪晨还与这对师徒交好,在战天城中,萧庄与安家的矛盾,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    要知道,在萧雪晨进入战天城前,安家曾经想逼迫萧庄,与之联姻。之后,萧雪晨闯下天关百重,重重给了安家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    有萧雪晨在,安家想与这对师徒打好关系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    端坐在家主的座位上,安岩宗神情变幻,目光一凝,有了决断:“由本座与家中三位老祖宗出手,现在行动,将这对师徒擒来!”
    在座众强一惊,随即纷纷点头赞同,对于安家来说,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大门打开,一名长袍中年人窜了进来,他是安家的管家,此时却是神情有些慌乱。
    “家主,诸位长老,护法,事情不好了。”
    中年人快步走到大厅中间,躬身急声道:“已经查出这对师徒的来历,十有八九是昔日‘古阵坛主’的传人,那位年老的阵道师叫罗坛,其阵道造诣之高,据说是堪比奕铭风!”
    一时间,大厅中很寂静,在座众强脸色有着惊惧,侥幸,身为安家的高层,他们对于“古阵坛主”这个名字,无疑比外界要深刻的多。
    因为,昔日安家与这位传奇的阵道强者,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纠葛。
    幸亏,安管家这个消息汇报的及时,若是晚上一点,那就麻烦了。
    以安岩宗,安家数位老祖宗的力量,一旦联手,自是拥有毁灭性的力量,足以击杀一位武主级的存在。
    但是,足以击杀是一回事,能否击杀是另一回事。
    堪比武主的阵道师,尤其是精擅古阵的阵道师,想要遁走实在太容易了。
    一旦没有得手,安家将会成为众矢之的,战天城各大派系绝不会放过安家。
    安岩宗沉默,脸色难看之极,良久,才是摆手道:“再探!有消息立刻汇报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    战天城各大派系,阵殿、城主殿等重地的强者们,也都探查到类似的情报,知晓这对师徒的来历。
    阵殿的方殿主行事很果决,当即带着唐长老,还有阵殿的数大阵道宗师,前往这对师徒所在的客栈,想借着唐长老赔罪的名义,拜见这两位神秘的阵道强者。
    然而,方殿主等人来到客栈,上到二楼,却是赫然发现,这对师徒所在的房间,凭空消失了。
    整个二楼的房间,生生少了一个,让人群目瞪口呆。
    对于阵道强者来说,却是并不稀奇,这是一种极高明的幻阵,只要找到破解之法,就能够打开入口。
    可是,方殿主一行人破解了一个时辰,依然是一无所获,只能颓然而返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深夜。
    战天城,内城,一处偏僻的庭院中。
    “房间凭空消失了?方殿主他们破解了一个时辰,也是无功而返?”
    彭院首听到这样的汇报,喝着香茗,淡淡冷笑了一声。
    “阵殿这帮家伙,平素都是骄傲的很,目空一切。自认为除了修复基石,其他阵道方面都是独步天下。这一次,跟头栽狠了吧。哼!当初老奕会离开我战天城,就是阵殿这帮家伙太自大。”
    一旁,一名中年人伫立,听到彭院首的讥讽,不禁是苦笑起来。
    “师尊。您看不惯归看不惯,这件事情,您总得出面管一管啊!”中年人恭身说道。
    “这是阵殿、安家的事情,要管也是他们去管,我们这边就不用操心了。你看萧家那丫头,返回剑阁之后,立刻就宣布闭关三天,拒不见客。这女娃子才是真的厉害啊!比老头子我年轻时,各方面都要厉害太多了。”彭院首摇了摇头,一声叹息。
    中年人张了张嘴,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    突然,一股晦涩而恐怖的波动传来,随即一道身影出现,坐在了彭院首对面。
    这身影很模糊,却是蕴含着令人惊惧的力量波动,仔细看去,却是一个投影。
    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这投影中传出:“彭老,这件事情,本城主只能请你出面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城主!”中年人一阵心惊,随即会意,恭身退了下去。
    彭院首则是长叹:“城主,你这是给老夫找麻烦啊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当夜。
    彭院首前往剑阁,将刚闭关的萧雪晨邀了出来,带着战天城主的使者,一起前往外城客栈。
    由萧雪晨出面引荐,才见到了这对神秘的阵道师徒,密谈许久。
    最终,双方达成协议,由“古阵坛主”的传人罗坛出手,助战天城修复基石上的消弭阵纹。
    关于这桩协议,“罗坛”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,修复基石所需的材料,全部由安家负责,如果安家敢推脱,这项协议就作废。
    对于这个附加条件,彭院首等人很不解,为何“古阵坛主”的传人对安家如此仇视。
    “罗老先生,与安家有什么过节吗?若非生死血仇,我会禀告城主,大家坐下可以和解。”战天城主的使者恭敬道。
    归根到底,安家还是隶属战天城,若是能够化解恩怨,自是战天城主愿意看到的。
    “和解?”胡三爷一脸漠然,一派阵道绝代宗师的傲然,“你去问问安家,亏欠我祖师‘古阵坛主’什么,再来说和解之事。”
    安家先辈与“古阵坛主”的恩怨?
    闻言,不仅战天城主的使者吓了一跳,彭院首等强者也是色变,立时打个哈哈,岔开了话题。既是安家先辈自己做的孽,谁也不会去趟这个浑水的。
    “这是修复基石的清单!”胡三爷抛出一叠厚如书籍的清单。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
    彭院首等人大惊失色,这么厚的清单,其总价值根本难以估算。这位罗坛老先生,是要将安家当猪来宰一次啊!
    “本座累了,不送!”胡三爷随即大袖一挥,房间里阵纹运转,将彭院首等人传送了出去。
    “墨小哥,你看小老儿的这个计划,是不是天衣无缝。还狠狠宰了安家一次!”
    送走了彭院首等人,胡三爷立时眉飞色舞,仿佛这一切的功劳都是他的。
    秦墨摇了摇头,不想搭理邀功的胡三爷,却是很期待,即将进入的“天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