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365章 遁世天宗的规矩
    “墨兄弟,慕风兄弟,遁世天宗这名头摆出去,确实是很威风的。咱们金空谷的弟子若是走出去,也确实是倍有面子,到哪里都是高人一等,但是,前提是要能出谷啊……”

    从十峰山脉的山门,到西翎主城的大门,这一段距离并不近,不过,以修为最低的羿慕风的脚程,半个多时辰也是能抵达的。

    这半个多时辰,金铁泽说起金空谷弟子们的种种痛处,金空谷既是遁世,自是与外界隔绝,门内弟子罕有出世。

    事实上,金空谷的大门每隔一年,才会开放一次,谷中门人若想出去,必须经过金空谷高层的层层同意。

    并且,金空谷的年轻弟子想要出谷,是有年龄限制的,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,是严令出谷,否则,则视为叛徒,会遭到严惩。

    本来天宗遁世,就是要杜绝与外界联系,撇清之前的是是非非,让宗门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这样的规矩,才符合天宗遁世的本意。

    至于三十岁以上的门人,若是修为不够,也是不会被允许出谷的,否则,在外界被人击败,岂不是丢了金空谷的脸面。

    所以,金空谷的年轻一辈,都是要熬到三十岁以上,才有机会到外界历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是有机会而已,事实上,这样的机会一百个人里面,也未必能轮到一个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!金空谷难道没有女弟子么?”

    “金空谷既是一方天宗,其面积至少也相当于一方城池吧,里面的女性门人很少么?”

    秦墨、羿慕风都是疑惑不解,别说是一方天宗,就算是一个五品势力,也是不乏女门人的,姿色上佳者也必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以金铁泽在金空谷年轻一辈的地位,应是能够追求到最出色的女门人才对。

    “墨兄弟,你以为金空谷是你们青莲山么?”金铁泽摇头叹息,“金空谷的镇谷绝学,不管是【极火佐罡劲】,还是其他几门,走的都是阳刚的路子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金铁泽瞅了秦墨一眼,投以一个“你懂得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墨自是懂得,战营中的女成员的模样,他是很清楚的,顿时,他也明白金铁泽的苦处。

    因此,在镇天运河的航行上,金铁泽对于秦墨的其他待遇,其实倒并不太羡慕,但是,对于有四位美若天仙的莲池侍女,金铁泽暗中羡慕的眼睛都绿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心思自是不能表露,否则,少不了被凌锐农狠狠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此时,银澄、高矮子在【灯座空间】中腹诽,金空谷这样安排的规矩着实是不人道的,若是其他天宗还好说,但是,这规矩在金空谷绝对是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【极火佐罡劲】这样的绝学,修炼的久了,必然是阳气炽盛,更需要阴阳调和。这样的道理,难道金空谷的强者们没有发觉吗?

    “铁泽兄,这事包在我身上!”羿慕风拍着胸口保证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!”金铁泽拍着羿慕风的肩膀,大有碰到知己的感慨。

    随即,进入西翎主城之后,羿慕风便带着金铁泽,去领略西城的“迷人风情”,而秦墨则是赶往秦家如今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“墨兄弟,咱们待会见。”金铁泽临走时,不忘与秦墨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秦墨摇了摇头,转身朝着另一条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——

    街道上汹涌的人潮中,一个老者伫立,他眯着眼睛,盯着秦墨离去的背影,手掌微动,一缕剑芒在掌中吞吐不定,恨不得一剑将这少年斩成八块。

    这老者,正是圣剑天楼的那位林长老。

    可是,林长老最终没有动手,将掌中的剑芒散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林长老环视一圈,在他眼中,四周的虚空弥补着无数阵纹,构筑成一座座大阵,将整个西翎主城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其中任何一座大阵的威力,都让林长老战栗不已,他很清楚若是一剑斩出,等待他的则是这些大阵的雷霆禁制。

    “奕铭风真是好手段!将西翎主城,乃是一方战城,都笼罩上古大阵之中,想在西城对这小子动手,等于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林长老暗中震撼,他早就听闻奕铭风的绝代阵道大宗师之名,但是,真正见识其手段,还是感到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最好龟缩在西翎战城,永远不要出来。否则,本座必定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心中愤恨的想着,林长老身躯一颤,只觉双股之间,那种锥心的疼痛又开始发作了,他连忙运转真焰压制伤势,而后,则是一连串的响·屁传出,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在来往行人捂鼻的同时,林长老的身形已是消失,出现在远处的一座高塔顶端,迎着劲风,吹散身上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秦墨,你这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林长老心中愤恨的咆哮,这少年的那一道剑芒实是阴损到极点,剑气从双股间直刺五脏六腑,若非他功力深厚,当日连“男根”都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一剑也让林长老受了重伤,修养了这么多天,也未痊愈,伤势发作时,双股之间还会漏气。

    这实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小子,本座等着你离开西城的那一天!”林长老脸色森寒,身形一晃,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秦墨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情,他的感知固然变态,但是,若没有扫到武尊强者,则难以发现其存在。

    况且,秦墨记挂族中的亲人,并未发现林长老的存在。

    西翎主城的一个角落,这里新建了一座宅院,正是秦家如今的府邸。

    在如今喧闹的西翎主城,这样一座宅院并不起眼,甚至没有丝毫引人注目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安排,正是羿武狂的用意。如今是非常时期,他自是不希望秦墨的族人,在西翎主城有任何闪失,这是羿武狂不愿看到的,一切以稳妥为主。

    即便整个西翎主城,如今都有奕铭风布置的大阵笼罩,但是,羿武狂还是不愿有任何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人影晃动,秦墨已是出现这座宅院的前厅,他的身形若隐若现,与虚空融为一体,仿佛是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前厅中,有许多人往来不停,都是秦家的人,却是无人发现秦墨的踪迹,哪怕是在他面前走过,也是恍若未见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人与秦墨的修为差距太大,就算是同阶的武圣,若是不经意,也难以发现秦墨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羿帅办事果是稳妥,有师尊的大阵保护,这座宅院又如此不起眼,爷爷他们住在这里,会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六识如潮水般铺开,秦墨将这座宅院的布局尽收眼底,不禁是暗中点头,终是安心了。

    秦家有这样的重重保护,即便是前世,面对那样的黑焱巨灾,也是足以抵御,更不要说今生,黑焱之灾被局限在三大灾区。

    “嗯?爷爷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感知到爷爷的方位,身形一动,已是如轻烟般消散,朝着那个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