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0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第1364章 碑之威
    清晨,冰焱峰后山云雾如烟,笼罩着这座冰与焰交织的山峰。

    后山,一处山洞中,大阵封天,隔绝了外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万丈刀芒斩出,如天边极鸿,所过之处,将虚空挤压的寸寸龟裂,幸而有大阵封锁,使得这处山洞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刀芒落处,秦墨的身躯倒飞出去,身在半空,他身形连转,如在虚空裂缝中穿梭,将刀芒的余波尽数卸去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!刀尊的五成力量的一刀,正面交锋就完全无法抵挡!”

    秦墨身形连闪,终是在落地之时,将刀芒的余劲卸去,并随之斩出一剑。

    这是清晨以来,与源刀尊交锋半个时辰,他斩出的第三剑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势如龙,临空九转,顿时化为一道剑龙直袭向前。

    【万谛斩龙诀】!

    这门地级巅峰的剑技,在如今秦墨施展开来,注入一丝剑魂之力后,已是拥有天级剑技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这种威力对付同阶强者还可以,在本座面前,就不够看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,源刀尊提着佩刀,微微旋转,以刀柄叩出,将这道剑龙立时叩成粉碎。

    随后,源刀尊伫立不动,并未追击,微笑着看着洞穴另一端的秦墨,却是暗中颔首,眼神中有着赞赏和震惊。

    他以五成的力量,与秦墨交手,却只能完全压制这少年,而无法将之击败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况,已是惊世骇俗,更何况,源刀尊也察觉的出来,秦墨还有许多手段未曾施展。

    对于秦墨的目的,源刀尊则是很清楚,这少年就是想验证一下,在不施展杀手锏的情况下,与武尊强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剧烈喘息,体内真焰鼓荡如潮,每一次呼吸,都卷起一阵狂风,这是难以完全控制体内力量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仅靠本体的修为和剑技,与武尊强者的差距还是很大啊!源刀尊前辈大概只有了五成左右的力量吧。”秦墨暗中盘算着。

    远处,洞口处,在大阵的入口位置,金铁泽、羿慕风正在观战。

    清晨,两人来找秦墨,本来是陪同一起,前往秦家如今的驻地,却是想不到,遇到秦墨与源刀尊在切磋。

    并且,本来两人都认为,这场切磋的时间会很短,估计最多五十合就会结束。

    毕竟,源刀尊在武尊级强者当中,也是西域数得上号的,几乎能与老一辈武尊相抗衡。

    秦墨如今的实力,就算是圣境无敌,终究也只是武圣强者而已,与尊者境的差距太远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这场切磋竟持续了半个时辰,秦墨虽是被打得没有招架之力,却始终未曾落败。

    “墨兄真是了不得啊!这才短短一年,就能和源刀尊前辈过招了。”

    羿慕风擦着额头的冷汗,这半个时辰的切磋,实是看得他全身冒冷汗,内心的震撼就别提了,当他看到秦墨与源刀尊硬碰硬的第一招交锋,就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慕风老弟,你说墨兄弟一年多前,才刚跻身王者境不久?”金铁泽也是脸色发苦,深受打击。

    在镇天运河上航行的几日,金铁泽对秦墨是极佩服的,年龄不过二十岁,就已是圣境中后期的修为,且领悟战主杀法第三境,真正的战力冠绝同辈,几乎是拥有圣境无敌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知晓一年多前,秦墨的修为如何,则是对这少年的进步速度,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,由王者境初期,一跃成为圣境中后期,单是修为提升的速度,就足以让金铁泽羞愧至死。

    “金兄,其实墨兄的进步神速,并不算奇怪。”羿慕风擦干额头的冷汗,说出他的看法,“墨兄以前的宗门是千元宗,一直缺乏真正的名师指点,即便是后来拜奕大师为师,那也是两年多前的事情。况且,奕大师乃是阵道大宗师,在指点武道方面,终是欠缺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对于秦墨崛起的轨迹,羿慕风是相当清楚的,他认为秦墨这一年来的进步速度,比以前更快,并不是反常的事情。反而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在青莲山中,秦墨终于享受到天宗核心弟子的待遇,有名师指点,又修炼与自身最契合的战主杀法,所以,进步才会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金铁泽叹了口气,全身有些无力,他承认羿慕风说得没错,但是,这个事实对他的打击也越大。

    那岂不是说,在武道天资上,秦墨远在他之上,这让他如何追赶?

    相对于金铁泽的自怜自哀,战局中,秦墨则是对源刀尊摆手,示意这场比斗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就这样认输了?本座还期待你小子有更强的杀手锏呢。”源刀尊微笑着说道,颇不情愿这场对决就如此匆匆结束。

    秦墨翻着白眼,很是无奈,这场对决可不是他先提出的。他原本的计划,是先返回族中看一看,再请源刀尊指点他数日,作为赶赴镇天国边境的特训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源刀尊凌晨就赶来,提出要与他切磋,秦墨只能无奈接受。

    “等从族中回来,再向前辈您单独请教。”秦墨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源刀尊一愣,旋即明白秦墨的意思,有羿慕风、金铁泽在一旁,这少年有许多手段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“好。本座也很期待。”源刀尊颔首,他确实很期待。

    这半个时辰的切磋,秦墨虽是一直被压着打,但是,这少年每一次回击的剑技,都有一种无可抵御的锋锐,让源刀尊感到隐隐的压迫。

    与这样的剑手交锋,对于源刀尊来说,也是有着极大的裨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峰山脉的山门处。

    秦墨、羿慕风,金铁泽三人的身影出现,站在山脚下,看着远处西翎主城的轮廓,羿、金两人齐齐发出一声欢呼,终于可以单独出来游荡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墨兄弟,你也真是,与源刀尊前辈切磋那么久干什么。先到西翎主城游玩一番,再回来特训不迟啊!须知,磨刀不误砍柴功啊!”金铁泽这般埋怨,他早就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墨兄,你是不知道,这一年多我有多惨,每天都在处理城主府的事务,难得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啊!”羿慕风也是大吐苦水。

    秦墨也很无奈,也不是他找上源刀尊切磋的,而是后者找上他的呀。

    随即,金铁泽已是兴奋起来,嚷嚷着要去西翎主城,领略这里的风俗世情。

    羿慕风则是拍着胸膛保证,待人接物方面,他出身西帅府,乃是此道中的行家。

    当问及金铁泽的喜好,后者则是咧嘴,露出有些“羞涩”的笑容:“慕风兄弟,有没有男人喜欢去的地方,让兄弟我开开眼界?”

    秦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羿慕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、羿两人交换眼神,皆是闪过一个猜测,金铁泽看来也有二十好几,快奔三十了,不会还是一个童男吧?

    “唉……,墨兄弟,慕风兄弟,你们别看我出身隐世天宗,又是宗门内的核心弟子的头把交椅。实际上,天宗遁世对于我等年轻弟子来说,是一种莫大的煎熬啊!”金铁泽神情痛苦,说起金空谷弟子们的种种苦处。

(本章完)